• 【1999年賀歲經典】星爺創業拍《喜劇之王》尹天仇原型竟然係呢個電影奇人?
  • 2019-02-05    

 

《新喜劇之王》預告一出,負皮如海潚般湧至,近乎清一色狠批周星馳炒冷飯,將個人經典搞到不倫不類,但愈罵得狠,其實愈證明星爺策略正確 ──《家有囍事》、《國產凌凌漆》、《唐伯虎點秋香》、《賭聖》等戲寶如雲,《喜劇之王》頂多只算星爺的言志之作,最難能可貴之處,在於是他最後一齣在香港拍攝、百分百針對本土市場的作品,正因如此,拍一齣徹頭徹尾大陸化的《新喜劇之王》,仿如王晶借《賭神》噱頭變出《賭城風雲》,根本就毋須拍得好新(及拍得好好),對當年遺憾錯過《賭神》及《喜劇之王》首輪上畫的內地觀眾,已有莫大吸引力。

《喜劇之王》是星爺罕有的言志之作。《壹週刊》圖片

創業作遭業界阻撓

本小利大,何樂而不為?尊貴的星爺願意手執摺櫈以背脊現身《新喜劇之王》電影海報,並親筆提字「2019 努力!奮鬥!」,而且寫埋繁體字呀!已經好俾面你班香港人,仲想點?

看《新喜劇之王》直接將原版柳飄飄(張栢芝)與尹天仇(星爺)的場面再拍一次,我知道,聰明絕頂的星爺,必定有深層次的寓意或理由去解讀。但當你清楚了解,當年《喜劇之王》誕生過程,星爺在創立星輝之初,是如何在困境中刻意求一個「新」字,你會比唏噓的豬肉佬,更唏噓。

話說星爺自立門戶,憑《食神》打響漂亮頭炮,表面風光,實則內藏暗湧──當時港產片如同樓花,外埠片商未睇片先押注,以堂堂「周星馳」這塊金漆招牌,開戲資金理應不成問題。

但也許樹大招風,片商不但未有鬥出高價爭奪《食神》,反而為防星爺吊高嚟賣,罕有團結地非常忍手,面對資金壓力,《食神》萬事起頭難,水深火熱之中,幸得新寶院線老闆陳榮美支持,率先買下香港版權,總算能穩住局面。
受《悠長假期》啟發,星爺邀日向大介(左三)配樂,為《喜劇之王》注入浪漫感。《蘋果日報》圖片
田雞也有落場,與甜筒輝、林子善演對手戲。《壹週刊》圖片

特務凌凌漆績集出師失利

明知創業難,機關算盡的星爺,一心穩中求勝,繼《食神》後即計劃開拍《特務之王777》,顧名思義,就是《國產凌凌漆》續集,賣埠應該不成問題了吧?跟隨星爺多年的得力助手田雞憶述:「連劇本都寫好了,我覺得好有橋、好好笑,但諗諗吓,之前拍《國產凌凌漆》,永盛有人曾經被捉去照肺,話晒你嘲笑國家精英分子,只不過效果咁好,個個都會心微笑,內地想『發圍』又發唔到!但如果再拍續集的話,可能就會遭受打壓,分分鐘call 錢都有困難!」

同時,星爺亦考慮到,一旦自己做老闆,即便借永盛戲寶再拍新篇,恐怕會得罪向先生,「所以星輝成立初期,盡量避開之前的成功題材,以免被人話周星馳技窮!」

好一句「以免被人話周星馳技窮」,《喜劇之王》,就是星爺絞盡腦汁提煉而成。

真茄喱啡「仙人指路」

1982年,大導演馬田史高西斯與影帝羅拔迪拔路攜手炮製《喜劇之王》,票房失利卻為影癡津津樂道,星爺出身無綫藝訓班,當過路人甲乙丙丁,對羅拔迪尼路的角色完全感同身受,田雞說:「原本想拍一齣瘋狂喜劇,但突然爆出日劇《悠長假期》,找了日向大介參與配樂,個 mood 又變得不同了。」

可是,1998年的星爺已是巨星,眉精眼企又氣場強勁,再演略帶神經質的茄喱啡,恐怕說服力成疑,劇組便以「仙人求」作為原型藍本 ── 仙人求是片場常客,常吹噓自五歲起已在荔園表演,為演戲可以赴湯蹈火,拍攝《喜劇之王》期間,仙人求是星爺之外最多組數的「演員」,不但幫星爺做影子替身,有時又會叫他試唸幾句對白,讓星爺作為參考,可是真正戲分不多,只有在尹天仇與杜娟兒(莫文蔚)共舞一幕,朦朧間才看到仙人求的身影。

撰文:利雲志
看不見的仙人求,是《喜劇之王》的靈魂。《蘋果日報》圖片
栢芝憑陽光檸檬茶廣告引起注目,即獲星爺垂青。《壹週刊》圖片
莫文蔚雖是掛名女主角,但被栢芝搶盡光芒。《壹週刊》圖片
為賺到最盡,眾主角無端端要食薯片。《壹週刊》圖片
栢芝義助星爺替《新喜劇之王》配音,兩個沒分演出的藝人成為宣傳重點。東星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