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事實與偏見】坐看烏雲起(黎智英)
  • 2019-02-11     2,247

 

看Walter Scheidel的《The Great Leveler》,展示人類歷史,社會的不平等,有錢的越有,大部分人都是身無長物,僅僅在生存的邊緣間活着。這明顯是不公平的。然而,每當這不公平、不平等的社會制度被平等化,都是災難的結果或造成了災難。例如兩次世界大戰死了一億多人,男丁少了,戰後經濟復原,勞工缺乏,工資升了兩三倍。同時戰爭破壞的都是有錢人的資產,有錢人失去最多,社會對比以前是更平等了。若沒有戰爭瘟疫革命政府崩潰這些災難性的摧毀,社會穩定繁榮越長久,社會越不平等,富有的一小撮人累積了越大的特權,更富有和控制了更多的社會資源。這顯然不公平。



然而,我們每次用武力將不平等的社會制度平等化,例如革命,我們都造成大災難。蘇聯中國柬埔寨等實驗共產主義革命的國家,殺的殺餓的餓,死了超過一億人,比兩次大戰死的人還要多。犧牲了這麼多人的生命,為的僅是一小撮人追求的理想。



為甚麼每次社會平等化都是災難?這是社會結構不平等,還是人本身不平等?左派說,這是社會結構不平等,是有權有勢的一小撮人,剝削大眾的無產階級,造成不公平的現象。



Give devil its due,左派說這是社會結構性問題,是沒錯。我們只是不知道怎樣解決這問題。這不公平的現象不僅是人的不同能力造成,還有這1%的人控制了相當的政治資源。這些政治資源成了他們的特權。這情況在民主社會也是一樣,控制了物質資源的階級,必然控制了等同的政治資源,這論點馬克思說得倒是沒錯。但是,若這問題的根本是人天生劣根性,這是天意,人沒可能知道解決方法。



這問題可能不是人的「方法」可解決,這可能是人類文明演進的必經之路。我們活着,一路從困難中學習,不斷進步,永遠解決不了最終的問題。因為根本沒有最終的問題,問題解決了,它衍生出新的問題,我們不斷發現問題,不斷解決,不斷進步。我們不是生活得比以前,就是幾十年前,更平等嗎?



可能解決社會不平等不是個議題,改變人性才是。人性是文化的道德文明感化而進步,是我們行為的結果。文化使我們儘管不知道該怎樣做,卻不斷在解決着問題。不,我們一路做一路犯錯一路學,這是條learning curve,一條學習生存的曲線。道德文明是條學習曲線,謹守遵行,不是想辦法去outsmart這 learning curve,我們不是不斷在進步嗎?要的其實都是人的謙卑。



要解決這社會不平等,可能我們僅有知識是不足夠的,我們還需智慧。假設智慧是我們意識和潛意識的融會,意識理智與直覺互相靈動,衍生一種「知識」,讓我們一知半解下,不斷以行動解決着問題。其實我們在解決着,是人爭權奪利這根本的劣根性。可能是行為改變人的基因,基因改善人性。這是個行為隨着道德文明演進,基因改變人性進化的過程。這到底不是社會制度,而是人的劣根性的問題,遵守道德文明,讓人的行為改造人性,是唯一前進的「方法」。然而,這是條漫長的遠路,但我們卻不斷在進步。



這不平等現象在動物世界裏是一樣。最勁的猩猩擁有族群裏所有女猩猩,亦可先吃最好的食物,其他猩猩才有得吃。沒有社會結構的猩猩為甚麼跟我們是一樣,都是不平等的?這不平等是天生(biological)而非社會制度。



然而動物世界的弱肉強食是殘暴,並不邪惡,不知evil為何物。只有人是邪惡的,問題是在人身上。



人以道德文明克服人性的邪惡,我們的文明不斷進步,克服人性邪惡能量越大,社會越公平。人的文明進步帶動社會公平進步。是,有些理想也帶來進步,但更多更多是帶來大大的災難。希特拉、列寧、史太林、毛澤東實行的理想,都是人類多大的災難。以理想辦事極不化算。



除了幾乎每一個行業都會有個Michael Gordon或Michael Jackson的super star,每一階層橫街小巷都有些受尊重的好人義士,助人為樂的神職人員,和啟發人性的藝術家,這些都是社會上的「英雄」。他們是感化人性邪惡的文明使者。



人世間爭名逐利,強弱優劣,造成階級不平等,上層的1%人口控制了大部分資源。這麼極端的資源分配,我們走在街道上,坐在地鐵以至參加萬人音樂會,人與人之間和諧相處,是否奇蹟?這奇蹟叫道德文明。



頂尖1%的人佔據了大部分資源,但這1%的人像海水不斷淌流着,佔據1%資源的人不斷在變動。我們可能解決的是,讓這1%高層的人競爭,social mobility流通暢順,讓誰都有可能進到這1%的階層,讓社會的「英雄」並存於而感化錢財權利,卻解決不了這階層的人擁有的特權。這特權是社會運作必然的結構,也是人性必然的結果。若最後真正要改變的是人性,是基因演進漫長的過程,讓道德文明暢通無阻,是人唯一能做到的職責。



在今天電子世界知識更透明,道德文明一日千里的奔騰衝刺,開放文明社會不斷在改善人劣根性的趨向,讓世界不斷文明,雖是漫長的路,卻走在進步的步伐上。



我們偉大的中國抗拒這道德文明世界,自成一國,孤立於這文明世界的人性,和人的核心價值的改變。問題是中國用它核心價值觀,能否解決它與這世界分不開、衍生的經濟和政治問題。到最後習近平統治的結果,是最好的印證。習近平統治的最後結果無人知道,但是,若習近平倒行逆施的做法可以成功,證明了人性不是演進過程的結晶,而只是政治的權宜,人性可以是隨着習帝的指令改變的物資因果。有可能嗎?我們不可能忽視的道德文明是,我們怎樣看待這世界,前面便會透視出這世界景象的色彩。中國領導人看到的世界不是文明世界人眼中的世界,這差異最後造成的衝突,影響中國將來有多大,無人知道。將來中國社會貧富要是變得更平等,會是大災難造成,抑或習帝死硬社會主義者最後要實現社會平等化制度所造成?會不會,中美貿易雖解決了,卻是最後打開了中國的pandora's box,藏起來的蛇蟲鼠蟻洶湧而出,中國災難才開始?將來難料,但是,目前國內的氣氛,總予人災難將要來臨不安詳的感覺,令人毛骨悚然。



立即下載《壹週刊》Apps,隨時隨地睇盡時政專題、深度偵查、娛樂熱話!按此連結: http://bit.ly/next28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