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畢打街閒人】為什麼香港特別多老千騙子?(渾水)
  • 2019-02-11     6,524

 

講老千,大家嗤之以鼻,不過事實上,香港就是一個與老千共舞的社會。



不一定是股票或者加密貨幣,其實各行各業都有老千,例如之前在同系友報我寫過的榴槤樹騙局,可以橫向延申至另外水果、海味、野味都得。更不用說海外物業投資,英國爛尾樓、日本樓、大灣區機都有老千搵食。簡單如借錢、買公司債券都可有老千,台灣藝人貴婦奈奈夫婦就是一例。



好像英國爛尾樓或部份大灣區物業咁,可以完全無建築過,那當然是老千。貴婦奈奈那種債券是直接托水龍,笠水走人,那也是老千。不過有時所謂老千可以是來自預期錯配,例如預期十塊錢的東西賣三十塊錢,但賣貴貨是否老千?直覺上難說得很。物業的售價很多時高出成本價以上很多,但如果佢真係交到貨,又有實物在手,那「感覺上」又不是好老千喎。又或者,物業推銷員或其他投資品推銷員,講到投資有回報,又或者升值幾多咁,那麼我們人生經驗培養出來的雷達又自然覺得不那麼老千,因為我們常常被灌輸「投資有風險,回報有高有低」的觀念。我們會覺得自己輸了給「風險」,而不是覺得被騙。



所以,直接托水龍笠水走人的低級老千,相對高級的老千會善用價格空間托高價,或者把東西包裝成投資品,因為咁樣就算你輸錢條氣都相對順少少,少少而已,相對而已。



人的貪念不是一個科學和哲學的上解釋。「點解佢要呃晒阿爸副身家?」因為貪心囉。「點解佢要推銷加密貨幣或有毒債券?」因為貪心囉。貪心這個解釋,是套套邏輯,沒有實際內容,更無法添加我們對現實前因後果的理解。



心理上的落差和資訊不對稱才是更好的解釋。老千的形成,離不開簡單的經濟原理。老千的供應來自一堆膽正命平,肯博高風險活動的人,這類唔怕被數臭、被起訴和賺完快錢要著草。做老千的機會成本,是做正行的薪酬回報。如果正行有高薪、有良好晉升階梯和上流機會,誰想鋌而走險?正行搵得多,代表做老千的機會成本夠高,那就無人想騙人了。這兒不是說年輕人而已,中年被炒轉不了行的人更是。身邊都有舊識,都唔係話蠢而且又有基本學歷和經驗,只是行業難做,人又漸入中年,只好去老千證券行掛單搵食。他多次背後攻擊我,我念住微薄交情和自己所剩無幾的名氣地位始終不回一句,心存一絲厚道,見到他搞到咁,只有令人感到傷心和唏噓。



香港行業結構單一,對sales或sales skills之重視,也是成熟經濟體少見。我知道馬拉、台灣都有強勁的傳銷風氣,但香港也不弱。銷售行業到處都是,銷售這個技能的本質是說服人課金,賺佣金差價,一流的銷售員就算是垃圾product都可以銷出去。老千局本身就是一個product,要推銷,就要有推銷員,香港呢,就是有很多這類專才。



供應創造需求,老千多,潛在水魚更多。香港這地方盛產富二代或搵大錢的專才。富二代有過人優越感,但離地唔知現實運作,最鐘意係有錢,這班人完全是老千心目中的完美行騙對象。人生太順利,物質生活太容易,未吃過鹹苦無經歷過挫折,自然唔知道世界險惡,當人性卑劣起上來可以搞什麼花樣。By the same token, 專業人士都有這個問題,自己於在行的專業範圍太叻了,無視了現實世界之險惡。這兒專業人士不是說那些乜師物師,骨場小姐或模特兒常被人騙,都係因為目光和歷練欠缺所致。所以,跑江湖的人無這個問題,在森林和老千打交道,自然培養到sense,這也是物競天擇。



睇住這班抬住有錢然後又目空一切的人,站在老千角度去睇,唔老點你都唔知老點邊個了。最正係,老點完呢班受害人都唔怕被覆桌,被人老圍唱。因為這班人,顧面子啊。



立即下載《壹週刊》Apps,隨時隨地睇盡時政專題、深度偵查、娛樂熱話!按此連結: http://bit.ly/next28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