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壹週灼見】政府開徵入城稅 減低旅客滋擾(關焯照)
  • 2019-02-14     4,840

 

2018年訪港旅客人次高達6,515萬,創下歷史新高。不過,訪港旅客數量上升的主要動力是來自中國內地旅客急升,以按年計算,訪港內地旅客的升幅是14.8%, 而非內地旅客的升幅則只有0.6%。從客源角度來看,本地旅遊業的生死真是完全操縱於內地旅客手上。

不少政府官員認為,訪港旅客越多,本地旅遊興旺,香港經濟便越受惠。然而,香港地少人多,要有足夠旅遊基建容納超過6,500萬旅客人次 (即是每天接近20萬旅客人次)是極具挑戰性的,尤其是公共交通的龐大需求和大量走水貨客等問題已對社會產生明顯的負面影響。假若政府仍然相信旅客數量越多越好,而不盡快解決以上問題,最終只會令民怨升溫,對民望已相當低迷的林鄭政府來說,這無疑是一個計時炸彈。

無可否認,現時本地的走水貨情況已為香港市民帶來不少民生問題,以上年12月天水圍居民發起驅逐水貨客行動為例,走水貨已對多區市民造成滋擾。對此,筆者會問,新界北區的走水貨惡劣程度遠較天水圍嚴重,並且已持續多年,但政府始終沒法解決當區的走水貨問題。究竟政府是無計可施或只是隻眼開隻眼閉,任由問題不斷惡化,直至市民上街後才會處理嗎?其實,走水貨根本不是新鮮事物,大家應該記得幾年前曾發生多次的「鳩嗚」事件,市民上街支持飽受水貨客活動滋擾的店舖,但現在走水貨的滋擾程度更厲害,只要讀者親身去到上水或粉嶺,便會了解到問題的嚴重性了。

走水貨已成為香港一個社會問題,另一個由旅遊業產生的問題是過多的不過夜內地旅客正在衝擊香港旅遊容量。政府公佈在2018年,有超過3,100萬不過夜內地旅客訪港(即是平均每天8.5萬人次),加上過夜旅客,香港的公共交通網絡的確面對巨大壓力。然而,不過夜旅客的人均消費卻遠遠低於過夜旅客,按政府統計處公佈的資料,不過夜和過夜內地旅客的人均消費在2017年分別為2,298元和7,010元,兩者的人均消費明顯有很大差別。如果從成本和效益角度來看,政府需要找出有效方法來減少不過夜內地旅客的數量,但同時也要更加努力地吸引更多的過夜內地旅客來港消費,這才能優化訪港旅客的結構。

非常有趣,原來意大利水都威尼斯也面對旅客過多的問題,令其城市設施面對沉重負荷。從報章報道,威尼斯每年有3,000萬旅客,但只有600萬旅客是過夜的,其餘的2,400萬旅客則是不過夜的。然而,威尼斯面對大量旅客充斥市內,這不但令歷史建築物面對沉重負擔,而且也令物價飈升,最終驅使威尼斯居民成為犧牲品。由於近年威尼斯的居住成本不斷上升,部分居民也被迫遷移到其他城市。另外,大量旅客帶來的清潔和保安等問題亦擾亂當地居民的生活,所以最近威尼斯市政府決定向不過夜旅客徵收最多10歐元(約 90港元)的「入城稅」(Visitors Tax),希望能夠妥善管理不過夜旅客的數量和利用新稅來改善威尼斯城市的環境。

筆者認為林鄭政府應該效發威尼斯採用「入城稅」,原因非常簡單,「入城稅」會加大走水貨客的成本和減低不過夜旅客來港的意欲,但卻不是完全針對內地旅客,因此「入城稅」的歧視性是很低的。一旦林鄭政府採用這新稅項,水貨客及不過夜旅客的數量應會有所下降,至於效果如何,真是試過先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