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樂的眼淚|11歲ADHD玩三項鐵人變陽光男孩 母親拒絕靠藥:其實這症並不可怕
  • 2019-02-15    
馬上成為壹會員
會員專區 只限會員閱讀

 

三項鐵人講求體能和意志,游泳、單車、跑步,耐力少一點也成不了「鐵人」。但11歲的Carson卻不怕艱辛,樂於成為小鐵人。無論訓練多久,他也從不說累。Carson看似擁有無窮精力,其實這份能量,一部分是來自媽媽Sylvia口中「天賜的禮物」──過度活躍症。

甫見面Carson便露出燦爛笑容,潔白的牙齒和他黝黑的皮膚形成對比,一看便知道他是個陽光男孩。Carson四歲確診患有過度活躍症、專注力不足及社交障礙。醫生當時建議Carson服藥控制情況,但媽媽Sylvia拒絕,害怕藥物影響兒子健康。其後Sylvia嘗試帶兒子到科學園踏單車「放電」,沒想到Carson一踏愛上,更陸續參加大大小小的兒童單車比賽,逐漸踏上成為小鐵人的道路。更經常在香港三項鐵人總會的賽事中獲取三甲,亦在海外的小鐵人賽事中取得佳績,過度活躍症情況亦因運動日漸穩定。

要成為小鐵人,日常訓練次數比單項運動頻密。早上8時回校上課,放學後便到運動場、游泳池練習,「星期一跑步,星期三和四就游水,星期五、六、日就會去踩單車或者去區隊訓練。」練習如此密集,Carson卻不覺得辛苦,「因為我鍾意!」好奇的Carson看到鏡頭便做出古靈精怪的表情,又不時唱歌跳舞,一點也不像上了一整天課。

患有過度活躍症的小孩比一般人更活潑好動,Carson亦不例外。因此在他一至三年級時,Sylvia不時接到學校來電,「其實全盛時期,我一星期有五天,都要去學校處理不同問題。都是小問題,可能不經意碰到鄰座同學的東西,又或者他好衝動拿起物件擲。或者他坐不好,在課堂突然間離開、走動等。」

面對老師不時來電,Sylvia坦言曾經氣餒,「其實初初我一見到學校電話,真是有點害怕『甚麼?又來?昨天才先見完,今日又是甚麼?』」不過這些想法一閃即逝,因為Sylvia知道,想辦法改善情況,才是當前必要做的事。

柔情小鐵人

雖然Carson在學校不時會搗蛋,但慢慢長大,在班主任梁老師和中文老師張老師心目中 ,他成了團結同學的開心果。張老師憶述:「四年級時,有一次放假後返學全班變得懶散。老師對他們訓示一番後,他(Carson)就暗暗落淚。我想不到他會落淚,因為他是比較硬朗和愛面子的小孩。後來我才發現他流眼淚是因為他痛心,然後他偷偷遞給我一封信,就說『對不起,我會繼續努力』。同學看到他的行為都被感染,帶動了全班同學『我們要生性』。」

梁老師笑言,Carson的熱情令班中同學更融洽,「有時同學未必敢做、敢幫助同學,尤其女孩子膽小,Carson就會比較主動熱情說『你可以教我嗎?麻煩你啊,麻煩你啊......』不斷黏著他。所以其實帶動到、令到很多同學放膽去問,去互相幫助。我覺得他是中間的催化劑,令同學之間的關係、老師和同學之間的關係更好、更親密。」

乖巧與認同

駐校社工蘇sir,是另一位陪著Carson成長和改變的人。蘇sir指當初經常接到Carson在課堂上搗蛋的情況,不時也要把他從課堂上抽離,帶到輔導室和他談天說教。他認為面對SEN學生,不應用普通人眼中的「乖」作指標,「如果我們用我們普通眼中叫『乖』去看待他,其實很難。所以我的目標不是要他乖乖上課,我覺得我目標是希望讓其他同學、或者老師在他能力範圍內給他一些機會,或者和他相處的時間融合點。」

要協助Carson與同學融洽相處,蘇sir嘗試過很多方法。最後發現,「認同」是對Carson最有力的特效藥,「佢的獎項或者強項,同學未必知道。我們試過連同級訓導在班房裏,讓他分享他的獎項,其實也令到他和同學之間的關係,或者他和學校之間的關係加深了。所以其實就是正正需要一些認同,或者別人認同他一些想法。例如他畫畫原來很厲害,我便會特意讓他畫,畫完後把它們貼在我的輔導室裏。讓他明白他的能力我是重視、看到的,或者佢的表現,佢參與一些好的地方我是知道的、贊成的。」

天賜的禮物

回想起當初確診,Sylvia坦言不願接受,她認為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學生都被冠上「條道好難行」的想法,同時生怕兒子會被標籤。從氣餒到接受,過程中她不斷學習、了解有關過度活躍症的資料。嘗試為兒子找到最合適的治療方法後,她發現其實這症並不可怕,「其實過度活躍症只不過是一個名稱,這群小朋友是很有天份。只要你找到令他有興趣的事,其實過度活躍症對他們來說,是一份天賜的禮物。就如我的兒子,他的過度活躍症,令他在運動上有無窮精力,這樣我覺得是一份天賜給他的禮物。」

撰文:李樂欣

攝影:廖健昌

剪接:Kerwin T

探索驚奇精彩的 wONdEr 故事,請LIKE 我們的Facebook Page,並設定為「搶先看」:

https://www.facebook.com/wondermedia.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