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離婚後人生逆轉】曾擁大埔私樓兼揸保時捷 57歲無家者盼再遇女兒
  • 2019-02-15     42,732

 

五十七歲的孟波,是一名露宿者。然而當年的他,亦曾經風光過。「當時我買了大埔寶雅苑,五百多呎左右,保時捷雖然是朋友不要賣給我,怎樣也好,都是保時捷911呀。」一度生活無憂的孟波,因何淪落至幕天席地?是自作孽,抑或是自作業?命途難明,卻又似早有命定,年輕的孟波,在小學時已是無家者。

「在這五十多年,我和父親只同住過三個月,家對我來說,一向沒有溫暖。」孟波的小學時代,就讀寄宿學校,「當時每個同學都可以回家,我當時有想過為何我們都有父母,為甚麼只有我留在學校?」即使小學畢業後成為打鐵學徒,孟波依然沒有可稱作家地居所:「那時我學鐵器,都是在舖頭睡覺,睡在帆布床,鋪些報紙,蓋住自己後就不要動。」

然而,那年是回歸以前的八九十年代。是憑著努力,可望上流的黃金時代。「機緣巧合,剛剛有朋友找我合夥做生意,我就想,不如出來闖一闖。」平心以論,當年創業所需的勇氣,或與現今不相伯仲,然若論及門檻,卻是天差地遠。「那個年代,應該是八一年,(八十年代)開首的幾年,只要肯出來闖,每一個人都可以賺到錢。今時今日,你沒有錢,一定不能做生意,誰肯賒數給你。」那年,孟波憑著五千港元,踏上創業之路,專門為人安裝鐵閘:「那個年代很有趣的,總之人人買樓,第一時間就是安裝鐵閘。」當年香港經濟蓬勃,樓價亦相當便宜,孟波的生意自是客似雲來,買車上樓兼結婚,儼然踏上人生高峰:「越做越好,就是一個六四打沉我。」

八九六四後,香港人心惶惶,能夠移民的都腳底抹油,更遑論買樓:「有樓都沒人敢買,我們就沒有生意。」也是禍不單行,孟波事業失意之際,與妻子關係亦出現裂痕:「當時我女兒八歲,好記得,她在哭,我說,你長大就會明白,大人的感情事,緣盡,不捨得也要走。」話雖如此,孟波就是放不下女兒,離婚一刻,寧靜將所有家財留給她:「她們孤兒寡婦,(錢)你們拿去吧。怎麼也好,主要也是我不對。我女兒也說是我不對,今時今日她依然如此認為。」奉獻了一切,女兒卻視他為陌路人,其苦其痛,筆墨難以形容:「我女兒對我很重要,我日日夜夜都掛念她。但現在也看開了,你有你生活,我有我忙碌,即使我掛念也沒有用,你都不肯見我。」

當時的孟波,銀行戶口尚有五萬多現金,豈料上蒼不仁,父親竟突然過身:「(喪禮)這筆錢,我做兒子的難道不出嗎?」加上身患肩周炎,孟波無力返回老本行,時也命也,唯露宿街頭一途。

但這一切,卻未能磨滅孟波的自信與傲氣。

「我覺得自己一直是很有骨氣的人,很傲慢,今時今日依然是如此。」不喜求人,連義工所贈的物資大都推卻,最近更積極尋找工作,在孟波身上,亦可見那年的獅子山精神。

雖說,九七以後,所謂獅子山精神,早已不合時宜。時移世易,固非孟波之過,然則又是誰之過錯?相信各位早有答案。



採訪:梁越

拍攝:林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