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每日壹爆〡小業主挑戰巨人長實】 唔想做沉默大多數 警員嘉湖欲組法團被嚇:或者連長俸都無
  • 2019-02-15    
馬上成為壹會員
會員專區 只限會員閱讀

 

全港最大型的私人屋苑、十大藍籌屋苑之一的天水圍嘉湖山莊,落成廿多年來也沒有業主立案法團,小業主最近組織「翠湖居業主大聯盟」籌組法團,惟每當設置街站,管理公司便派出保安員阻撓,又架起鐵馬嚴陣以待,令人聯想警察處理社運景象。本刊記者發現,該聯盟召集人陳傲雲原來是真正的警察,陳傲雲對自己警察的身份直認不諱,「越係不公義,越係要伸張正義,正如我呢個職業一樣。」

陳傲雲(Owen)本來只是一個典型的香港中產,做警員的他,有穩定既收入,買的第一層樓便是長實發展的嘉湖山莊,於90年代初百幾萬元買入,並在此成家立室。快要退休的他,本來可以簡簡單單地生活下去,惟去年底得知管理費再加7.5%,激起他與其他小業主多年來對管理公司的不滿,決定成立法團,走上抗爭之路。

管理費加幅僅數百元,對不少業主來說不痛不癢,起初Owen也沒有太大感覺:「我哋一班小業主冇諗過成立法團,只係一個協商嘅諗法。我哋收集左21%業權分數,要求佢暫緩管理費加幅。」原以為只是簡單開一個業主大會,卻困難重重,「其實呢個業主大會24年黎都未開過,而佢竟然拒絕我地,回信聲稱我哋需要係公契上有35%,先可以召開呢個業主大會。」實際上《建築物條例》表明只需5%業主業權份數便可召開業主大會的規定。

不過就連民政署也回覆指業主須遵從公契條款,令他們感覺得投訴無門。「好多人都覺得7.5%都係一百蚊。但這個不是一個金額問題,而係反映背後有好多危機。」他所指的危機,是隨屋苑老化,維修費只會上漲,如第一期樂湖居大裝修,要巨額斥資完成,小業主攤分費用,日後再有類似維修工程,嘉湖山莊所有業主也無可避免。

可是自投身「業主起義」後,衝他而來的矛頭接踵而來。先是6次擺街站以來,每次也被管理公司報警投訴他們滋擾;後來他所工作的部門便狂收匿名投訴信,打破他34年警務生涯中零投訴個案的記錄。匿名投訴信中,有Owen在街站的相片,以及宣傳單張,並附上「知法犯法,勾結政黨,不夠政治中立」等字條。

本應代表業主的業主委員會,也大力反對成立業主立案法團。上月底,業主委員會貼出告示,指「成立法團亦會有誘因吸引貪財的人謀斷法團職位」,質疑成立法團動機,Owen則反擊:「我做呢份公職,每日我都處理過百萬嘅現金,法團所有嘅現金都不外乎呢個數目,如果要貪我都貪咗啦。」

業委會在剛過去的星期三(13日),更逐家逐戶派通告指「陳姓業主」涉恐嚇保安,又曝露他的警員身份。Owen無奈稱早前於屋苑的一些宣傳活動上,已廣為居民所識,很難不聯想起他就是所指的陳姓業主。不過他也承認曾與保安有爭執,他向保安指出在大堂座頭,僅擺放反對成立法團意見的收集箱,容易令住戶誤交業主授權書,期間情緒一時激動,但是強調那是警告而非威嚇。

「其實我都差唔多退休年紀,如果唔係呢個年紀我都未必會做呢個決定。」Owen坦言,「尤其是我哋有公職在身,一個錯誤,嚴重到可能會紀律處分,或者被革職,或者連退休長俸都冇,所以每一個考慮都要好小心。」

Owen加入警隊已35年,他憶述90年代是衝鋒隊一員,那年代不時發生AK-47械劫案,常備機動步槍應付兇悍劫匪;他又曾任機場特警、要員保護組(俗稱「G4」)等職務。故此對他來說,現時這些衝突可能說不上什麼,惟獨擔心家人受牽連,令他備受壓力。

可能影響仕途、甚至再過多數年便到手的退休長俸,值得嗎?Owen強調,為的不是一千幾百元管理費,而是公道,「我啲小朋友都係喺度出世,我相信佢哋嚟緊都會係繼續喺呢度住,除非我話真係要搬,先至不聞不問。正正係咁,啲業主都係住廿幾年嘅鄰舍,所以咁多人企出嚟爭取權益。」他希望向下一代作榜樣,就如他的哥哥曾替小時候被欺負的他出頭那樣,取回公道。「如果被人恰嘅人都唔出聲,呢啲欺凌事件咪會繼續囉。」

撰文:邱嘉幸

攝錄:財經組

立即下載《壹週刊》Apps,隨時隨地睇盡時政專題、深度偵查、娛樂熱話!

按此連結: http://bit.ly/next28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