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每日壹爆|醫生爆煲】公院五分鐘「衝症」文化 前線醫生:苦了病人和醫生!
  • 2019-02-18     24,335

 

「其實選擇得做醫生,我也預了很辛苦。只是有時這份工作會讓人覺得,好像自己不被當作是人般看待。」食無定時、忙得擠不出去洗手間的時間……是香港公立醫院醫生的日常。

黃嘉恩 (Catherine) 行醫三年半,現於公立醫院擔任前線醫生,身兼「前線醫生聯盟」主席,繁忙工作中仍心繫醫生工會的事務。「今早8點上班,現在差不多(晚上)7點,日常也差不多是這樣」。

黃嘉恩醫生匆忙趕至接受訪問,完成一整天工作,即使隔著口罩也看得見她的疲態。在醫院走廊巧遇同儕,正值農曆新年,除了恭喜發財,Catherine再祝他「生意淡薄」,二人心領神會,相視而笑,難得他們仍能苦中作樂。她說:「收工比較少見到太陽,如果有一天收工可以見到太陽就覺得很開心了。」今天迎接她的還是一彎明月

水深火熱 容不下望聞問切

上月底,「前線醫生聯盟」舉辦申訴大會,公立醫院醫護人員長年面對人手短缺,工作環境水深火熱,冬季流感高峰期,情況雪上加霜。

Catherine試過吃完早餐才回醫院,埋首工作,再坐下來進食已是晚上11時。「如你長年累月也是這樣,你再做幾年如是,你就會覺得自己不是一個『人』。」令人不禁想問,醫生怎樣平衡生活?Catherine想了想,無奈吐出一句:「其實平衡不了生活。而且,醫生身體是很不健康的。」她苦笑著說,大概腦中浮現出平日提醒病人要做的注意事項,但身為醫生卻做不到,兼顧不到自己的生理需要。

「醫管局給醫生和病人的就只是短短五分鐘。」難怪醫生們感到洩氣,回想當日一腔熱誠,對醫生工作有過不少美好的想像和期望,但在戰場般的公立醫院,一切如同泡影,只能在有限的時間和資源盡力做,「一個好醫生至少要給多點時間病人,我認為每一個病人起碼需要15至30分鐘。」

公院醫生爆煲,不只因為排山倒海的工作,還有肩負人命生死的壓力。「醫生常常要衝症。每個病人分得五分鐘,有些急症室醫生只得一分鐘。」Catherine無奈地說。

「衝症」是指醫生門診數量太多,每個病人都只分得五至十分鐘的看症時間。Catherine眉頭深鎖:「在這惡劣的環境底下,病人得不到好治療,而且醫生也面對很大風險,人會有出錯的時候,即使醫生一樣會。」

「除了醫護人員辛苦外,病人也很慘,排一、兩個小時,換來的是醫生看他五分鐘,甚至眼也沒望過他,只是看著電腦,只給你一張藥紙。」容不下望聞問切,理想與現實之間有一道鴻溝。

設備人手 甚麼資源都不夠

她指出,大多數心灰意冷的醫生都是有經驗的專科畢業醫生。為何由實習醫生經歷過六至九年受訓階段,捱過重重難關仍要離開醫管局?「他們看不到將來。因為On Call(隨時候命)的次數太多,工作的繁複不只是On Call,即使是看門診也要每天衝症,未來十年如是。」

Catherine身邊有不少同屆同學選擇放棄專科訓練,決定離開公立醫院轉投私人市場。高薪厚職背後的犧牲,不足為外人道。Catherine明白他們的選擇,身在其中,她很清楚原因。披上純白的醫生袍,除了臨床工作,還有不得不處理的文件、會議和行政工作,如病人要求的醫療報告、申請傷殘津貼的信函和證明等,都是醫生在公餘時間處理。

「很多我認識的醫生都不是因為覺得薪金更高而去私人市場,大部分都是想要回一些自己的生活。」Catherine指不少醫生「捱義氣」,為公立醫院奉上心力和青春。然而,他們也需要一些自己的時間和家庭的時間,這些都是醫管局沒法給予他們的,離開也是迫不得已。

對於Catherine來說,醫生工作中最辛苦的就是要On Call,醫生在編制中要隨時候命30小時。「其實為何醫生每個月On Call的次數要這麼多?五至七次?都是因為人手不夠」。

由門診、住院到檢查病人的大小事宜,醫生都要一一兼顧。「突然變差的病人,例如突然血壓很低、心跳很不正常的,全部都要去。更不用說搶救突然停止心跳和呼吸的病人。」忙起上來,別說吃飯,連如廁的時間也沒有。Catherine對一次在內科 On Call的經歷記憶深刻,「我計過15個小時內,我所收到的電話是120個,那就代表我有120樣事要去做。那晚其實已經沒有睡覺,僅僅只能完成急務。」

「政府五億、五億地投放,其實我們是很歡迎的。但去年的五億去哪了?我問前線的同事,他們也不覺得多了人手或是有什麼改善……」Catherine搖頭慨嘆:「我們沒有看到醫管局有任何措施去挽留人手。」

輪侯門診無期?凡檢查必排長龍?歸根究底是因為公立醫院無論硬件還是軟件都供不應求。「政府要認真正視醫療逼爆的問題,其實每一樣都不夠,不只是醫生護士,甚至是清潔姐姐、推床姐姐、助理、病床、超聲波機、電腦掃描機等……全部都不夠」,這就是前線醫生的聲音。

前線親歷 50%產婦是新移民

對於近日的社會爭議,指新移民加重醫療壓力。Catherine表示,工會曾向醫管局索取新移民使用公立醫院服務的相關數字,但醫管局拒絕。但她分享在前線工作的經驗,「在公立醫院產子來說,至少有一半真的屬於新移民。如何得知呢?就是看他們的身分證字頭,英文字頭是R、M、P甚至是V,這些都是屬於新移民」。

「幾年前已有指香港人口增長,大部分是來自新移民,為何幾年前政府不因應這個人口政策而加大撥款,在醫療、房屋和福利等方面撥款予這一批病人。明知有這一班人的需求,但仍是什麼都沒做過?」在Catherine眼中,一切都源於政府的規劃出問題。

Catherine坦言在公立醫院工作是辛苦,堅持的原因只有一個:「在公立醫院工作很有意義。因為你所幫的病人都是一些基層人士,他們真的需要公立醫院服務,他們並非能輕易去私家醫院看病的人。」醫者父母心,背後還是以病人為首。

「我仍是很喜歡做醫生,亦很喜歡現在自己每天所做的事。但這樣不眠不休的情況可以維持多久?」Catherine回答不了,或許政府和醫管局心中有數。

撰文:文倩儀

攝影:王命源、胡智堅、李育明

立即下載《壹週刊》Apps,隨時隨地睇盡時政專題、深度偵查、娛樂熱話!

按此連結: http://bit.ly/next28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