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坐看雲起時】五百年舊帳說從頭(陶傑)
  • 2019-02-17    
馬上成為壹會員
會員專區 只限會員閱讀

 

梵蒂岡非常渴望與中國建立邦交,中國有恃無恐,加強打擊國內的宗教活動,包括拆除教堂頂十字架,教堂清真寺和佛寺也要加掛五星紅旗,以堅持在上帝之外還有共產黨的無上權威。

梵蒂岡對中國的恩怨情仇,延綿最少五百年。首先耶穌會教士利瑪竇等來華,帶來歐洲的科學知識,已經令所謂天朝文化大受衝擊。

本來康熙皇帝甚為好學,對傳教士帶來的曆法和西藥很有興趣,一度將耶穌會會士宣至殿前講學,請教他們數學、哲學、化學,機械等科學知識。

但即使康熙皇帝,也喜怒無常,今日向西洋傳教士自認學生,堆上笑臉,明日即刻龍顏大怒。康熙即位後,顧命大臣鰲拜專政,朝中大臣楊光先,反對西洋曆法,指摘天主教為邪說,上奏康熙,應將耶穌會教士治以竊盜「正朔大權」之罪。

康熙即將西洋治曆官員分別處以凌遲與斬首,又將各省傳教士押往廣州,準備驅逐到澳門,全面禁絕天主教。後因太后出面干涉,這批洋人才撿回一命。

楊光先這個中國漢族官員,頭腦頑固。南懷仁提出辯論,叫他將曆法交付測時的實驗,證實南懷仁的西洋曆法準確,保全了性命,西洋傳教士的大罪又得以平反。

這是中國史上第一次牽涉梵蒂岡的華洋權力之戰。楊光先等中國人以曆法為焦點,反對西洋文化,也仇恨西方人。不幸「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西洋曆法確實優於舊曆,康熙的太后及時發現,這場鬥爭,中國人的話語權不爭氣,自己出錯誤,南懷仁經此役,想必對這個利瑪竇以來就心懷敬畏的所謂燦爛文化,增加了一重鄙視。

但梵蒂岡也有黨爭。本來利瑪竇翻譯聖經,將「天」與「主」兩字合稱,後來又借中國經籍中的「上帝」作為神稱。

耶穌會本來是羅馬天主教之中的叛逆,教士崇尚文化多元,不但也研究科學,來到中國不禁止華文教徒同時祭孔拜祖,認為這種行為不是宗教崇拜,只是紀念儀式。

但另一支基督教勢力道明會,明末也來華傳教,看見先到一步的耶穌會大受歡迎,即向教廷指控耶穌會在中國曲解教義。洋人相互「篤背脊」而分裂,與今日歐洲之匈牙利捷克,不服美國,擁抱5G為相同。

一七○四年,教廷下令在華傳教士禁用「天主」一詞,也不次再叫「上帝」,並禁止教徒同時祭孔與拜祖先。梵蒂岡派使節來北京傳達教宗御旨。

康熙一見大怒:命令傳教士選擇,留在中國傳教要順從中國民治國情,文化習俗,若遵從教廷御旨,即行離境。

羅馬也拒不讓步。康熙晚年正式禁止全國的西方傳教工作。一七七三年乾隆在位,教廷宣旨解散耶穌會,在華耶穌會教士全部解散。由此直到鴉片戰爭之後,英國人來了,中國才開放教禁。

當年教廷禁止中國人拜祭祖先和祭孔,觸動了中國文化體系根本。今日的中國吸收歷史教訓,也永不相信教廷不會觸及中國共產黨統治的根本。兩大衝突,一脈相承,如果梵蒂岡有點歷史知識,當不會感到意外。



立即下載《壹週刊》Apps,隨時隨地睇盡時政專題、深度偵查、娛樂熱話!按此連結: http://bit.ly/next28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