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畢打街閒人】周星馳這個香港品牌(渾水)
  • 2019-02-19     4,373

 

經常消化財經新聞常讓我領悟到一些怪道理。我記得幾年前王維基發牌風波時新聞各版如何爭新聞搶點擊。發牌是政治,港聞版要報導,電視是娛樂產業,娛樂版又關事。財經分一杯羹的方法是這樣,先把事態最新發展報導出來,然後象徵式加一段「香港電影(1137)最新報價乜乜乜,升幾多%」,那麼看起上來就像財經報導了。

我是想講周星馳的《新喜劇之王》,所以唯有學一學上面的處理,比高集團(8220)截稿前收報0.041。嗯,這就變成了財經內容了。順帶一提,個人不建議買入這股票,公司盈利不穩定。事實上香港上市的電影產業股很多都唔易玩,非常古靈精怪。

內地娛樂圈的財技很多種,票房可以篤數,收益權可以對賭,然後概念注入上市公司又可以炒到飛天,這已經不是財經知識可以涉獵的範籌,而是既要有財經知識,同時又要有industry knowledge。當然,電影是craftmanship,很「人」的行業,然後「人」的名聲和商譽可IP方式賣出去。IP可以分地區、功能去賣錢,例如搞個電影工作室、參與影城項目、對賭一些電影製作,既可以當概念集資,又可以炒股票,都係那些資本操作啦......直至范冰冰逃稅事件,行業出現整頓和收斂。

我覺得《新喜劇之王》好睇,就是很主觀地覺得好睇,睇完有笑有淚,睇到小子蛻變的感動,無頭厘風格的呈現,沒有別的。我草草睇過好些影評,我覺得蕭若元先生的影評係講得最到位,點擊反映現實,當然大家還是最愛他的政治預測和判斷,講周星馳的點擊不夠一般多。不過,他是跟周星馳多次合作過的電影人,睇住佢成長,而且佢好熟小子蛻變這條電影橋,總之學到野。

每一次周星馳電影一出,都會有炒冷飯和江郎才盡的評論。他接受內地《時光網》訪問時也承認的:「你都想不出現在創意有多難,只有創作者自己會知道。江郎才盡是真的,不是開玩笑。但這是現實啊,就是要面對。不然怎樣呢?是不是就算了?可是我又非常喜歡拍電影,我相信會有很多方法得到新的創意,你不放棄的話,創意從任何地方都能得到,雖然它愈來愈困難。」

蕭若元一開始有一個觀察是這樣的,他提到周星馳簽了一些協議,這幾年的電影票房有保證協議,一定要達到某個數等。能力上的江郎才盡可能是真的,但既然有這些合約簽了,商業上偏向炒冷飯,也是出於風險性價比和成本效益計算,合理得很。

跟他簽這類對賭或盈利保證的第三方思維不能推測,他們是看中了「周星馳」三個字作為商譽的價值,無論周星馳做乜都好,只要有周星馳的味道和影子,抽到這個商譽水,合作方就滿意了。若果周星馳變新橋,搞唔知乜鬼新玩法,這些合作方會怯,因為本身佢地傾這個IP時無呢個合理預期,如果周星馳炒集體回憶的冷飯,反而有信任基礎。新春片很多,但以成本性價比,《新喜劇之王》算係商業上成功了。

會計學上,商譽的價值可以短期谷好高,收購一個資產值以上的溢價,就是商譽了。不過商譽要定期做impairment assessment,過高的價值要定時減減數。至於點做可以自己睇HKAS,好多唔同方式,有些要出計cash generating unit,我不是這方面的專家。

很多人都講香港是一個品牌,但每年都impair,去到我們這一代,都沒剩下多少價值了。至於推動改革和創新,維持這個價值的人,大概都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