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知道子女在家直播「拍拖」嗎?|趙麗如
  • 2019-02-21    

 

剛過了的情人節及元宵,令我想起現在部份中學生、大學生的「拍拖」新方法:男女雙方各自在家中做功課、上網等,但又同時開啓手機視像通話 (video call) 功能或用社交媒體例如面書視像直播功能(Facebook video live)「現場轉播」(live) 自己,令雙方也好像感到對方相伴左右,形影不離。以我所知,不光是「拍拖」,現在部份年輕人喜歡交功課、旅行、入醫院等通通「直播」。他們對私隱的概念已經改變,亦可能很喜愛分享及被關注。

最近家長朋友表示,他們在唸高中或大學的子女,開始談戀愛了。我以為他們最擔心子女誤交損友,他們卻說:「那當然,不過還有一件事同樣困擾!」朋友解釋:他們的子女除了逛街、看電影、吃飯外,原來現在還流行有些時候,男、女朋友各自在家,開啓手機視像通話模式、或在電腦使用Facebook video live等的直播功能,令雙方一邊處理私務例如上網、看書、做功課甚至吃飯等,一邊看到對方及其身處的環境,又一邊聊天,儼如一起在同一個單位的不同房間甚至就在身旁。這類直播是長時間的例如以一小時計算,有時畫面訊號著了,情侶雙方默不作聲,繼續做各自喜愛的事,有點像一起到圖書館溫習或幼童階段的平行玩耍期(parallel play),即兩個小孩坐在一起卻各自在玩自己的玩具。

朋友認為子女的戀愛新方法為舉家帶來不便:作為父母,他們在家中素顏之外,有時更會穿上睡衣、內衣走來走去。偶一不慎,被攝入鏡頭,令子女的另一半看到自己那「街坊裝朿」,被監視著似的,個人私隱所剩無幾,彷彿連自己的家也不再安全了。這種溝通方式和從前父母作為年青人「拍拖」時,用家裡的固網電話「煲電話粥」,電話聽筒因而變熱、或和家人爭電話用的情形截然不同。

大學以後,我在電視新聞圈成長。九十年代,要替重大新聞事故作現場直播,涉及的龐大器材、花耗的人力、物力、準備時間等,對台前幕後也十分大陣仗。做直播的表現從來更是一個電視記者或主播被考量的重要指標,表現好才有資格作現場報道。現在科技如斯進步,輕輕薄薄的手機便能直播,每個人也可以參與,有勇氣嘗試就有資格直播。年青人直播自己主要分兩種:一對一的如「拍拖」,或一對多名受眾的,即直播給部份或所有人看。網上曾有人直播犯罪、不當或不法的行為,包括強姦、洗澡等,又有一名女朋友,在男朋友被槍傷後直播男朋友滿身鮮血的情形。

除了一群KOL (KOL 是潮語,即Key Opinion Leader 關鍵意見領袖) 或blogger (blogger 也是潮語,即寫blog部落格的人)會定時直播自己的生活片段,包括做飯、旅行、素顏教化妝等外,部份普通中學生、大學生或年青人也喜歡記錄重要時刻:一些被父母看似無關痛癢的時刻,現在子女可能都很重視。記錄及分享即時生活片段,令朋友更關注、更了解自己及與自己更接近,彷彿成了年輕一代的日常。我看過或聽過的本地年青人的直播事例包括:

(一)交功課

走入學系交功課的辦公室,把論文交到職員手上。學生然後自對鏡頭,發表遞交最後一份功課或交完功課的感受。無可避免,接收論文的職員也會「被入鏡」。職員們發現「被直播」後都盡量廻避:「無化妝喎!唔好影啦唔該!」本來光明正大上班,職員突然被很多人窺探,當然不爽。我當記者時作過無數現場報道,但造夢也沒想過交功課要直播!

(二)去旅行

有年青人旅行,像主持旅遊節目一樣,定時開live 介紹抵埗情形、當地酒店、風土人情、餐廳、食物、在當地買餸煮飯以及洗碗的情況。不少介紹得相當不錯,直逼旅遊主持人的專業水平。旅行時間寶貴,我的「老餅」朋友要不把鴨仔團式的旅行排得密密麻麻,連購物的時間也不夠,要不連電話也不想開啓,不受打擾,徹底休息。一邊旅遊還花時間直播及介紹經歷的想法,明顯和上述的南轅北轍。

(三)入醫院

又有年青人不幸入院,病情稍趨穩定,便不忘直播自己,報告入院的情形、傷勢、身體狀況、服用什麼藥物等。部份年輕人告訴我,這樣做是希望「報平安」,讓朋友、家人不用擔心自己、加上在醫院沉悶,精神好時直播像和朋友聊天。我曾因不同原因入院,住院期間覺得異常疲憊及不在狀態,親友也幾乎無力招架,很難想像有人會直播自己那個模樣和狀態,與人分享, 再次證明新一代的想法不同!

(四)去婚禮

部份年青賓客直播親友的婚禮、晚宴或當中感人的致辭環節也不是新鮮事了,難得參加,當然為一對新人記下人生重要一刻,任重道遠!我愛出席婚宴,替人家高興,亦愛拍攝主角後,把片段及照片傳送給他們留念;但我卻從未想過要一面直播人家婚禮,一邊當旁白介紹。

(五)談點滴

朋友家中的煲子在廚房發了霉,滿佈霉菌,狀甚恐佈。友人除了馬上拍照外,更拿著煲子直播,介紹那難得一遇的罕見噁心現象,繪聲繪影。角色對調的話, 我定當尶尬萬分,因為明顯是家中的衛生出了亂子,還好意思家醜外揚?

「開心share」和你分享我的即時生活片段或時刻,令我想起九十年代末,即約二十年前的一齣電影:The Truman Show,(中譯 《真人Show》)。主角Jim Carrey的生活原來一直被偷偷直播,讓人觀賞。他知道「被直播」後馬上逃跑。Vanity Fair 雜誌,(中譯《名利場》或《浮華世界》)曾經於去年刊登一片文章,指現在「Everything is the Truman Show」,當年觀眾認為荒誕的僑段,竟可能已經成為今日的常態。 https://bit.ly/2l3Nl04 )

邀請你進入我的生活或即時觀看我這一刻的活動,然後給予評價,例如給like 或留言,心態為何?我部份朋友認為只是年青人覺得新科技刺激好玩、又有人認為是新一代希望被關注或得到認同、成為焦點及主角,更有意見指他們寂寞;真正原因可能要留待相關研究找出真相。無論如何,這個現象值得家長、老師們留意及深思,以更了解新一代。

插圖: Hui Madeline

作者:趙麗如,Bonnie,曾任職記者超過十年,現從事傳媒教育,育有一女及一對孖生兒子,感恩當上媽媽,努力享受育兒過程,希望做個充滿正能量的母親。

探索驚奇精彩的 wONdEr 故事,請LIKE 我們的Facebook Page,並設定為「搶先看」:

https://www.facebook.com/wondermedia.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