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移民離譜要求】遺棄病童隱瞞虐兒為攞公屋
    護士憤怒了:我哋要有單程證審批權
  • 2019-02-25    

 

關於新移民加劇公營醫療系統「爆煲」危機的爭論近月成為城中熱話,有前線醫護人員認為香港政府必須檢討接收新移民的政策,堵塞制度漏洞。曾在公立醫院服務二十載,見盡醫護界荒唐事的註冊護士趙寶琴(Lucia)不贊成社會大眾視新移民為醫療系統爆煲的罪魁禍首,但認同每日一百五十個來歷不明的移民佔去了本港不少醫療資源,認為香港政府應擁有單程證審批權。

過往曾在明愛醫院附設,接收全港殘障最嚴重的兒童的「陽光之家」工作的趙姑娘指:「在中國大陸,有些婦女懷孕未必會做產前檢查,即使有也不一定全面。來到香港產子,她們生出來的小朋友可能會較多先天性疾病。有些個案是先天失去了一些器官的功能。他們是很容易就想遺棄這些小朋友,一出生就決定不要他。我們稱為sign off(終止關係),那位小朋友就會成為孤兒,我們就要安排他之後的住處,例如明愛醫院的陽光之家。我們香港承擔了很大部份他們的生活和醫療。這些個案其實是多的,有很多機構接收了大量這樣的小朋友,照顧他們十幾二十年。孤兒院會收容一部份,一些會被外國人領養。」

「但是,有些父母不會sign off的,但他們會以『沒有能力照顧』為由,把小朋友丟在醫院。這些小朋友仍有父母,但父母不會照顧他,長期住在醫院的大有人在。他們的父母會說『我還想生小朋友』、『我不希望街坊歧視我』。很多的社會福利會因而落到父母處,例如小朋友的綜援和傷殘金。例如政府批出每月五千元,不一定都花在小朋友身上,其他支出就由醫院來承擔。他們有些極少來探望自己的小朋友,我聽聞過的理由包括『我也要搵食(謀生)的』、『我也有社交、娛樂的』。」

除了遺棄有先天疾病的幼兒,不少人為求得到社會資源,其不擇手段的程度更是駭人聽聞:「有一個國內新移民家庭,夫妻已經離異,小朋友由母親照顧。小朋友被父親虐待,甚至性侵犯,最後迫於無奈去看醫生,還驚動了警方。那位母親甚麼都不想追究,甚麼都不想揭露。她不是想保護小朋友,使她免受虐待,而是不斷地要求,快點給我公屋吧,快點給我公屋吧。」

然而,趙姑娘強調濫用醫療資源者不止是新移民:「濫用醫療資源的人包括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有老人家中了風,要不回家復康,要不就是去老人院。很多個案會用很多原因去要脅醫院,讓他繼續留下。例如有人會說,我媽媽不會去老人院的,你送她回家吧,我就跟媽媽一起抱著跳樓。她就可以籍著這個籍口,住在政府醫院的復康床位,可以超過一年、兩年、三年的。這些個案真的比比皆是。

對於近月關於新移民掠奪香港醫療資源的爭議,趙姑娘表示自己反對標籤新移民,但希望香港擁有單程證審批權:「其實很多國內的人有病,是來香港求醫的。有錢的可能找私家的醫生和醫院;窮的就希望得到香港的免費醫療福利。我也覺得很奇怪,為甚麼他們一來到香港就患上絕症?所有的藥物,所有的治療都極之昂貴,使得香港突然有額外的醫療負擔。其實他們移民來的時候是怎樣的呢?有時候也會看到大陸有些貪官被抓,是因為販賣單程證。他們被抓的時候,單程證買家的名單沒有公開。最後我們是否要取消他們住在香港,成為香港人的權利呢?因為他們的單程證是從不正當手法取得的。我們也有疑問,但從來沒有數據公佈。」

「現在的醫療系統『爆煲』了,主因是人口老化。連人口老化都解決不了,還要容許額外一百五十個不明來歷的人來到香港取去很多醫療資源,我們是承擔不了。香港本身既有的問題,醫療問題都從來沒有處理過,再來一百五十人,然後那班人是會有病的,一來到就有腎病有癌症,花費我們許多的資源和人手,我們是否有能力承擔?其實我們感覺到國內人來到香港,是想取盡香港的福利,並非真的想貢獻香港,不是想把香港的好處帶回國內。如果香港的醫療制度真的崩潰了,其實對國內有甚麼益處呢?你覺得香港醫療、教育好,你才來,最後你卻使它爆破,還說我們歧視他們。」

根據社會福利署的統計資料,截至2018年12月為止,待領養兒童數目為68名,當中超過一半為殘障,惟資料並無顯示這些兒童的父母的國籍背景。社署及醫院管理局回應本刊查詢時表示,當局並無收集被遺棄兒童,包括中國內地婦女在港生產的兒童被遺棄在醫院的數目。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06年,時任衞生福利及食物局局長周一嶽回應立法會就遭遺棄的新生嬰兒數目之詢問時已表示,社署並無相關數字,亦沒有細分協助這些被遺棄的嬰兒涉及的有關公帑開支。換言之,過去十多年來社署一直沒有收集,或沒有公開中國內地婦女在港所生的嬰兒被遺棄的數目。

採訪、撰文:梁浩維

攝錄:林金展、李育明

立即下載《壹週刊》Apps,隨時隨地睇盡時政專題、深度偵查、娛樂熱話!

按此連結 http://bit.ly/next28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