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登神棍狂呃女錢】踢爆 90後扮高登起底組收錢查案 苦主:利用個名真係好垃圾
  • 2019-03-01    

 

高登起底組一向給人正義、精通電腦的形象,有人正正利用這一點,假扮起底組,收錢替人查案,事後逃之夭夭。

網上有一個名為「高登私家偵探社」的facebook專頁,聲稱可調查通姦、商業調查等案件,又上載不少「成功案例」,指「我們偵探社的能力,相信好多香港人都知」,該公司沒有營業地址,職員亦從未露面,十分神秘。

Molly(化名)去年需要替公司調查合作伙伴的背景。自稱高登絲打的她於是在網上搜尋有關高登起底組的機構,便找到「高登私家偵探社」。

她稱:「他們說自己16年賺了百多萬,幫了無數的人查了東西,又幫薛可正有關起底組的電影做顧問,好像很厲害似的。」

Molly主動接觸該公司,付了8000元調查合作伙伴與公司競爭對手有沒有任何瓜葛,惟對方未有按期限交出資料,多番催促後只收到一封電郵,指二人沒有關係,並附上調查對象的私人電話號碼。

Molly發現該電話號碼屬於一名女性,惟其調查對象是一名男子,於是她要求偵探社提供證據,並要求退款,但對方堅稱資料正確,之後不了了之。

另一苦主Angel(化名)同樣被偵探社的名字吸引,委託對方調查丈夫的外遇證據。她說對方聲稱可取得丈夫與懷疑外遇對象的WhatsApp紀錄:「他說刪除了的都可以查到,一聽了他這樣說便十分心動。」於是Angel二話不說過賬一萬元到對方的戶口。

過了承諾的交貨日期十多天,Angel一直未收到有關資料,她向職員表示會報警處理,但對方態度差劣,稱報警亦無補於事,之後便音訊全無。

Shirley(化名)委託該偵探社調查父親的外遇對象。她表示,曾向其他偵探社查詢,指單憑一個電話號碼,難以查出對象的背景,但「高登私家偵探社」向她承諾可在5個工作天知道對方的家庭背景和工作地址等,於是便選用該偵探社並支付6000元調查費。

「我都打了十多二十次電話給他(偵探社職員),他都沒聽過。之後可能見我凌晨都一直找他,他便給了我一些資料。」Shirley到對方所指,父親外遇對象工作的地方查證,但發現該人一直沒有在那地方工作。

Shirley多次要求偵探社交代事件,惟對方只拋下一句:「有保證查對嗎?」令Shirley十分不滿,稱:「就算你是不是高登的人也好,這樣的欺騙手法是不應該。」

Molly表示:「在我心目中,高登仔是很正義的,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高登仔,如果他真的借了高登的名義,他們真的很垃圾。」

Angel則深受事件困擾,指當時她剛誕下小朋友,情緒容易波動,終日以淚洗面:「為什麼生完小孩的人也騙,那一刻覺得很無助。」

據了解,該偵探社的負責人姓鄧,21歲。本刊記者曾到其住所求證,對方表示不知情,拒絕回應。

本刊2014年曾專訪高登行動組,該偵探社亦有轉載報道,稱得到各大媒體的認同。記者向當年受訪的高登行動組成員阿豪求證,他表示沒有成員開辦偵探社,亦不認識鄧姓男子。他說:「當年發起這些事純粹為了公義,完全沒想過為名為利,完全沒想過賺錢。現在被人冒認了,還要拿來圖利,覺得很憤怒。」

私家偵探社負責人Nic Li表示,正規私家偵探社甚少接受調查對話紀錄的委託,如WhatsApp、微信的對話內容,因要入侵伺服器索取資料,有機會干犯「不誠實使用電腦罪」。他又說私家偵探會與顧客簽訂委託書和保密協議,並會面商討調查內容。他提醒,若該偵探社沒有辦公地址又拒絕會面,消費者便要考慮該公司是否可信。

採訪:亦安

攝影:韋平 胡堅 李育明

立即下載《壹週刊》Apps,隨時隨地睇盡時政專題、深度偵查、娛樂熱話!

按此連結 http://bit.ly/next28app
Molly曾多次要求偵探社交貨,但對方一直諸多推搪。
該偵探社曾轉載本刊的報道,惟當年受訪的成員表示沒有人開辦偵探社。
偵探社負責人拒絕回應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