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雞變潮雞 65歲雞仔嘜掌舵人譚建東:「先要學識點輸!」
  • 2019-03-11     13,034

 

一件白色三粒鈕線衫,穿在李小龍身上,配上唐裝褲,「唐山大兄」的功夫衫成就一代經典。內衣外穿,五、六十年代的男士原來才是潮流先鋒。八十年代,經濟起飛,羊毛底衫陪著香港細路成長,是暖笠笠的標誌,延續至今。這些不但是市民的集體回憶,亦寫下香港製衣業歷史中光榮的一頁,最有代表性莫過於555線衫、利工民、雞仔嘜等,皆是以香港製造為賣點的香港品牌。

時光荏苒,堅守了九十多年的555線衫去年宣佈停產,將近百年歷史的利工民默默守著傳統,惟獨當中最年輕、六十六歲的雞仔嘜不但「唔認老」,還要做一隻潮雞。一手湊大雞仔嘜的掌舵人譚健東,零三年起推出多次改革,成功將雞仔嘜改頭換面,分店數目由五間增至二十九間,他笑說:「依家雞仔logo隻腳既代表了線圈,亦有如一對彈弓,代表活力,跳起來。」

三隻雞變一隻雞

譚健東比雞仔嘜小一歲,可說是和這隻雞仔一起成長。雞仔要做潮雞,譚健東自然「唔執輸」,一件圓領紫色羊毛衫,配深藍色牛仔褲、啡色皮鞋,清瘦身型,六十五歲,一樣型得起。這天,譚健東開車前往上海街分店,途經利工民分店,大理石門面配以黃銅大字招牌,一派老店風格,「競爭對手?」「行家。大家(股東)都認識既。」譚健東答,說著車已停在雞仔嘜店外。木色裝修光鮮明亮,找不到老店痕跡,譚健東刻意在門口旁的一面牆身,放置了一些舊照片及包裝盒等,店內上方,寫著「震歐線衫廠」。「這間係最老既分店,六零年開,以前店名就叫震歐線衫廠,係我地總公司既名,改左做雞仔嘜後,試過有街坊熟客來到,搵唔到震歐,以為執左,所以我地專登係鋪入面整返舊時既店名。」

一隻毛茸茸的黃色小雞,是雞仔嘜的標記,「最初係有三隻,所以品牌英文Chicks係眾數,當時爸爸找畫家畫了三隻雞仔,一隻低頭吃米,一隻坐著休息,一隻展望明天,寓意豐衣足食,係佢地嗰代人嘅願景,容易令顧客產生共鳴。」譚健東最後挑選了仰望的小雞做招牌標誌。「展望將來,相信明天會更好,對守業、創業來講都好重要。」譚健東是震歐線衫廠的第三代舵手,祖父創業做製衣生意,來到譚健東一輩已是衣食無憂,中三後便到英國留學,七六年大學畢業後回港接手家族生意。「七二年爸爸去泰國開廠,心臟病過身,靠媽媽撐住盤生意,大哥先返來,再到我。」

平價線衫打響名堂

譚健東自小在工廠長大,織布機、漂染房到處跑,和工廠夥計一起吃「大鑊飯」,所以離開再回來,亦不感陌生。「那時工廠還在青山道元洲街,八二年才搬到葵昌路呢度,結婚、搬屋、搬廠、搬寫字樓都係同一年,好難忘。」當時,震歐除了做出入口生意,旗下還有數個自家品牌,譚健東如數家珍:「有棱角、千秋、金蜆、雞仔嘜等。當時,線衫雖然流行,但價格好貴,一件線衫可能等於普通工人一個嘅人工,雞仔嘜以『上等質地、最平價錢』為賣點,成功跑出。」

「線衫排汗快,乾得快,香港天氣潮濕,所以好受歡迎。為降低成本,我地將紗的支數由八十幾減到四十幾支,效果差不多,但價錢平好多,令線衫變得大眾化。」譚健東指,對當時的製衣業來講,「Material is king!」掌握材料就是贏家。七十年代末,羊毛底衫開始流行,但因易縮水而被詬病。雞仔嘜於八十年代,由英國引入防蛀防縮水的羊毛,自此成為羊毛底衫的領跑者。

一件簡單的底衫,除了贏在材料,還有心思。譚健東拿起一件經典的白色線衫,指著領口說:「普通衫領口位好多時係平車,我地用人字車,車出來彈性會好好多,方便過頭笠著。」再反轉件衫,「膊頭接駁位唔係正中間,而係攤後左少少,唔會同面衫膊頭既骨位重疊,咁你揹背囊唔會覺得唔舒服,呢種做法係用多左布料,但點解客人覺得你唔同啲?就係咁簡單。」

寧做品牌 不為他人做嫁衣裳

震歐初時以貿易為主,品牌為副,所以開店亦以「震歐」為名,至譚健東接手,才真正「養大」雞仔嘜。「九七金融風暴給我好大啟示,當年包括我地在內,好多朋友做入口商,買貨再轉售畀百貨公司,因為零售市道差,好多貨落左單就來落貨都可以取消張單,反而品牌客就唔會咁做。我地睇到,人地啲做品牌嘅單頭穩定,到經濟好返,仲翻生得好快。」譚健東指做品牌非「斷斤秤」,毛利較高,「我地有自己的品牌,係一個寶藏,點解唔做好佢?點解要幫人做嫁衣裳?」

經此一役,譚健東的目光開始由工廠轉向市場,重新學習做「品牌」,期間免不了「交學費」,第一次改革便失敗收場。「零零年科網潮,我地將銅鑼灣店裝修轉為cyber look,但忘記左同原有品牌之間既掛鉤,顧客經過會話好靚喎,但入唔入來呢?舊既客唔入來,新既客又儲唔夠,咁就好危險。」

零三年,另一次經濟低潮,譚健東逆市而行,請來顧問公司,為品牌進行大改造。「我稱之為revolution,要改就要大改,要引到人注意。」修改雞仔標誌,改裝修,推出成衣等全新系列,譚健東形容是走出自己的「comfort zone」,「我地做開廠,唔識用顧客角度去諗,例如我用材料方面去諗客人想要乜野,但原來顧客根本都買唔到我地產品。」為此,譚健東大膽行出去,接連在銅鑼灣及旺角一線位置開舖,更請來當時得令的歌星Twins及Boys為店舖剪綵。「做廠但求日日清,講效率,做品牌係長線投資,講信任和溝通。」十年後,雞仔嘜六十歲時,譚健東一改再改,店內的黃色小雞變成「木雞」,在分店營造「家」的感覺,推出嬰兒衫等。十五年過去,雞仔嘜的分店由五間增至二十九間,百貨櫃位亦由五個變為十八個。「香港製衣業輝煌一時,但有幾多個品牌係由製衣廠出來?」譚健東笑說。

女兒接棒 父訓:最怕貪勝不知輸

曾是百分百香港製造的雞仔嘜,順應製造業北移的潮流,二千年後,陸續將生產線外判。「震歐做開出入口生意,有專業既採購團隊,所以到雞仔嘜生產工序開始外判時,好快搵到合拍既廠房,順利過渡。」譚健東指,內地工廠規模大,技術先進,反而提高了生產效率,亦有利產品多元化及降低成本。

時代在變,變的不單是品牌及工廠,還有舵手。譚健東有四個女兒,大女及二女於四年前加入公司,大女管數,二女睇市場,譚健東逐步退居幕後。陪同父親做訪問的二女譚天逸,和父親一樣健談開朗,在她眼中,父親是一個老實人,「就算係所謂美麗既謊言,佢都覺得唔可以,要講真話。」家教嚴格但開明,從不干預女兒選科打工,譚天逸笑指:「爸爸從來冇要求我地返來幫手,大學畢業後,家姐去左銀行,我就做品牌策劃,直至五、六年前,我地發現爸爸白頭髮多左,同家姐商量後,覺得我地都好鍾意呢個品牌,香港亦冇乜呢類老字號,決定一齊返來。」

同時間,市場亦在變,「以前客人好簡單,就係羊毛底衫,依家要俾好多資訊客人,推出唔同功能既底衫,如保暖得來又要排氣等。」譚天逸指,與時並進不代表盲跟潮流,「好像市面多左可調較溫度既衫,但雞仔嘜好多顧客係媽媽,所以我地會從媽媽角度去諗,安唔安全?係咪健康?」

雞仔嘜傳承至第四代,作為掌舵者,譚健東認為心態最重要。「貪勝不知輸,生意有起有跌,最緊要學識點輸,輸左要識企返起身,贏左唔好驕傲。守業、創業是一個循環,出新產品等同創業,每個產品都有個周期,又要學點守返轉頭。」身旁的譚天逸附和:「爸爸成日話,做品牌,處心積慮,跌低時唔好氣餒。」譚健東指著雞仔標誌的「彈弓」腳笑道:「我跳唔起啦,留返俾你地跳啦。」

撰文:黃菲菲

拍攝:梁正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