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卵巢癌治療新希望 口服藥抑制癌細胞修復︱謝耀昌醫生
  • 2019-03-13    

 

說卵巢癌是最為棘手的癌症之一,並不為過,原因是不少卵巢癌患者求診時,已屬第三或第四期,其時癌細胞已擴散到腹膜,即使以外科手術儘量清除組織,並在術後進行輔助化療,仍不足以殲滅癌細胞,因此腫瘤大多在化療療程後死灰復燃。對付這種「切不走、打不死」的癌症,醫學界近年提出以新一代口服標靶藥作持續治療,國際臨床研究發現,其有效延長患者的無惡化存活期。



就初發的第三和第四期卵巢癌個案而言,醫生會先以手術切除卵巢及其它受影響組織,再進行輔助化療。然而,腫瘤大多在化療期間有所反應,但在化療中止一段時間後便一而再,再而三地復發。



如患者初發時曾使用鉑類化療藥物,而腫瘤受控六個月或以上才復發,即屬鉑敏感型復發。針對這類復發個案,醫生會結合紫杉醇和鉑類化療藥,並加入針對腫瘤血管增生的標靶藥作治療,腫瘤一般反應良好。不過,化療始終毒性較強,長遠使用或會破壞肝、腎,以及骨髓功能,故患者在六至八個療程後便要停止化療。



在停止化療的空窗期期間,以往只能持續監察病情,一旦腫瘤復發,便要再度進行化療,惟每次復發之間的無惡化存活期會逐漸縮短,約為4.8個月。幸而,復發性卵巢癌近年有突破性發展,醫學界發現,在化療後使用PARP抑制劑作持續治療,有助延長患者的無惡化存活期,帶有BRCA基因突變的患者可延長約11.2個月,沒有BRCA基因突變者則約為7.4個月;根據較新醫學數據,BRCA基因突變人士使用PARP抑制劑後,無惡化存活期可達19.1個月,而盲性獨立中央評估委員會(BICR)的評估則顯示,這班患者的無惡化存活期高達30.2個月。



PARP是細胞中的蛋白,有修復基因的作用,若能在化療後使用PARP抑制劑,便可阻止PARP修復已受破壞的癌細胞基因,故此能加速癌細胞凋亡。此外,BRCA是另一種基因修復的蛋白,如患者本來已有BRCA基因突變,再使用PARP抑制劑,等於同時切斷癌細胞基因的兩個修復途徑,效果更為顯著。



PARP抑制劑是卵巢癌治療的一大突破,不過,談起持續治療,許多患者都擔心長期用藥的副作用,以及依從性不足。就副作用而言,PARP抑制劑的副作用較輕微,一般為疲倦、腸胃不適,亦有大型綜合研究顯示,其中一款PARP抑制劑奧拉帕尼(Olaparib)最少引致嚴重不良反應,即第三或第四級副作用。至於依從性方面,目前已獲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批准的三種PARP抑制劑均為口服藥物,便利患者用藥,例如以上提及的奧拉帕尼,面世時為膠囊藥物,最近則推出片劑,由於膠囊中的藥量相對較小,患者於是每次須服用數量較多的藥物,而片劑的劑量較高,因此患者即使服用較少藥丸,亦能得到相等藥效,免除每天吞服大量藥物的煩惱。

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

謝耀昌



探索驚奇精彩的 wONdEr 故事,請LIKE 我們的Facebook Page,並設定為「搶先看」: https://www.facebook.com/wondermedia.hk/

立即下載《壹週刊》Apps,隨時隨地睇盡時政專題、深度偵查、娛樂熱話!按此連結 http://bit.ly/next28app

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謝耀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