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香港被融合 就不用一國兩制了|朱幼麟
  • 2019-03-14    
馬上成為壹會員
會員專區 只限會員閱讀

 

「大灣區」第一篇-連接,流通是發展大灣區思維的靈魂,就是通過人和資源的「連接、流通」來產生「協同效應」就是,英文字「synergy」,就是 1+1=3。連接、流通所需要的硬件,是比較清楚、容易理解和建立,也可以説,主幹建設是通訊、大橋、高鐵、工路和運輸已基本上完成。現在主要問題是怎麼樣來疏通,各種有關一國兩制所需要的各種障礙物,譬如:邊防、海關、信息和金融管制。

今天,最大的問題是人、信息和金融的流動性。人的流動最大的問題是生活環境。生活環境的最大問題就是怎麼樣處理好我發明的名字「三治」,政治、管治和法治。下一階段我會對這個三治,同大家一起分析和提出建議。

大家知道建立大灣區的大道理就是,通過香港和珠江三角洲的連接、流通、交流、融合而產生,很可能是世界上,人類歷史上最大的「協同效應」!所以對我來說是一件非常重要的大好事,我們大家一定要一起做好的大好事!

先談談一個現在香港社會關心的問題,就是到底是香港給珠江三角洲融合,還是通過香港與珠江三角洲的互利互補,融合,來產生世界上最大的「協同效應」!我說必然是後者,因如果是前者,那麼我們今天根本不需要有一國兩制!這樣,國家就只是多了一個大城市,根本不需要做大灣區計劃。

現在先同大家談談最難的問題,就是「三治」的第一個治,政治。大灣區的政治架構和權力都來自中央。所以首先中央要決定和處理二大問題,1.大灣區的政治開放程度。2.大灣區和內地其他地方的界線和管理。當然1和2互相有關係,因為政治越開放,界線的問題越大。我的原則性的看法是,在政治上開荒的方向是向香港的方向,一步步開放。同內地的界線當然需要面對,管理,不過大原則應該不是一條清晰的界線,而是地域性的模糊界線,有點像特區和其他地方的界線。在這𥚃中央面對的是一個程度和速度掌握的問題,譬如:報紙、電視、互聯網、資訊訊息方面的開放,開放多少和多快。

結論,大灣區的政治架構、政策,基本上是中央的決定,我的看法是要儘量開放。開放的同時,要建立嚴格的管理和及時的調整,來避免過份政治化。我相信,在將來國家的政治改革、開放、發展方面,大灣區可以扮演一個重要試驗基地的角色。
筆者攝於三藩市灣區。
新造行李架,為今年夏天橫跨美國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