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萬變中的不變 ── 壹週刊創刊二十九周年 (麥景慶)
  • 2019-03-15     2,502

 

自從蘋果將手機帶入智能時代,讀者閱讀習慣的改變,令傳媒激烈變化,對於每周才出版一次的《壹週刊》而言,更是站在受到衝擊的第一線。

變化中,《壹週刊》過往的優勢迅速消失,大量的圖片和文字,深入調查所花的時間,嘔心瀝血的作品,原本可供讀者消閒一星期的閱讀習慣,忽然間全部消失。讀者由以往每周去閱讀一次周刊,變成失去耐性等待,反而習慣去每天看、甚至每天看幾次最新最快的資訊。

曾經,《壹週刊》的同事們都變得迷惘,我們向來是以做專題故事為主的傳媒,如何去跟做每日資訊推陳出新的報紙去競爭,如何能保持日日有故事成為難題。報紙可以被動地去每日報道社會各種突發和社會事件,週刊的故事,卻全部強調要主動去做「獨家」和「調查」,這都需要更多時間和功夫。

我們很艱苦地迎接數碼化,把自己「提速」,再「提速」去追趕資訊光速化的年代,甚至一度陷入去同報紙競爭即時新聞,突發新聞也去搶,以為比報紙更快一分鐘就是目標。

結果,發現那已經不是《壹週刊》,我們失去了自己,在一場不屬於我們的戰鬥中,去消耗體力和精力,贏得的也不屬於我們想要的結果,簡單一句,我們不是做報紙新聞,讀者想看的《壹週刊》也不是這些內容。

閱讀習慣的改變,像一場大洪流,受影響的不止我們,每一間傳媒都辛苦地在洪流中找尋可立足的位置。

改變的不止讀者習慣,而且新聞的處理工作,也不再限於以前的編輯部運作,更多依靠科技上和社交媒體的輔助,編輯和記者不單面對處理新聞時間上的「提速」,而且也要面對新聞如何吸引更多人觀看,各種科技方法上的「提速」,包括更多大數據使用,和各種社交平台的綜合使用。

一個打十個的運轉模式下,不斷學習不斷變化,走向數碼化過程中,我們並沒有被擊倒,而是練就出更強的適應能力,也逐漸摸到我們立足之處。

原來,我們的核心價值並沒有改變,《壹週刊》的內容仍在市場上獨一無二,包括了我們的各種擅長的踢爆專題、娛樂狗仔、財經專題,人物故事等,我們以「調查」和「爆料」的方式說故事,仍深受讀者歡迎,讀者並沒有離棄我們,而是在更廣闊的數碼平台等待我們。

我們每日的點擊收視現在可以高達六百萬以上,而讀者平均瀏覽時間,也在傳媒內排行前列位置,壹週刊上下數十名員工的日夜奮鬥,終於找到我們的立足位置,面對資訊即時化的挑戰,我們從一步一腳印中走出來,變得如今處理新媒體模式,逐步走向更得心應手。

《壹週刊》今年創刊二十九週年邁向三十年,三十而立,今年正是我們做好充足準備,於三十周年時能終極華麗轉身,在全新訂閱市場中成功立足。

幾年來的萬般變化中,不變的是《壹週刊》故事的核心精神,不變的是讀者對《壹週刊》的印象和喜愛,走向訂閱時代後,能吸引讀者繼續支持的,仍然是「內容」,有質素又叫好的故事就有讀者支持。

跟十年前一樣,好的封面和好的內容就有好的銷量,將來的《壹週刊》也會憑著這個核心精神,在數碼平台每日出版,吸引更多人訂閱,延續壹仔輝煌。



麥景慶

《壹週刊》副社長兼總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