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廟街的女人】唔驚嫖客道友古惑仔 三個在廟街謀生的女人
  • 2019-04-15    
馬上成為壹會員
會員專區 只限會員閱讀

 

說起廟街,你會想起甚麼?榕樹頭下的古廟和占卜睇相、充滿80年代風情的懷舊歌廳、流連街頭的古惑仔和企街,還是舉目盡是外國人的旅遊區?這貌似三教九流匯聚,龍蛇混雜之地,其實早已今非昔比。在這裏工作的女性,更覺得這是個和諧,有人情味的小社區。

常歡,人稱歡姐,是一位風水命理,塔羅占卜師傅。她自小在家人身上學習占卜星相,算命運程,以此為業廿多載,在榕樹頭下為人指點迷津亦已達17年之久。對於廟街的風風雨雨,歡姐強調這裏向來河水不犯井水,只要安份守己,別人也不會來打擾:「這裏甚麼人都有,但我一個人在這裏擺檔也沒甚麼困難。我們不煩別人,別人也不來搞我們。而且警察說如果有甚麼事,反黑組會給我們電話號碼。如果有甚麼事可以打給他們,他們馬上過來。」

歡姐是專業的睇相師傅,更是社區的心理治療師,幫了不少行將自殺之人:「之前我有一位客人,三十歲左右,父母離異的男生。他跟當時的女朋友認識了十幾年,已經同居。後來他失戀,來找我哭訴,但我哄不了他。後來他打電話給我說自己想從十四樓跳下去。我怕他想不通,馬上讓他給我他爸爸的電話。我打給他爸爸,讓他去開解他,帶他去旅行散心。後來他爸爸致電我,說他真的這樣做,兒子已經沒事了,要多謝我。又有一次,有位四、五十歲的客人,一來就說要跳樓,說自己老婆跑了。他說如果你那麼厲害,就算我過不過得到十二點。後來我開解他,跟他聊到12點多,他也就沒事了。」

傳統,老派是廟街去不掉的標籤。不過,於一眾中老年的攤販當中,卻有一位特別年輕的檔主,是萬綠叢中的一點紅。Karry,去年剛剛中學畢業,正值花樣年華。由九月將重投校園的她親自打理的檔攤落戶廟街約五個月,算是新來乍到:「當時我剛完成學業,中學畢業,我的爸爸有位朋友有一個空置的攤位介紹給他,爸爸覺得我剛讀完書,就給我一個機會學做生意。從去年十二月開始,賣化妝品、手工藝品,首飾等。在這裏擺檔都挺辛苦的,因為開檔收檔都需要自己動手,又要日曬雨淋。」

Karry的攤檔在街口的牌坊底下,每天人來人往,摩肩接踵,讓這位初出社會的少女大開眼界:「有些人也會過來騷擾我的,因為覺得我是『妹妹仔』,就過來跟我搭訕。他們不會很過分,但部份會有惡意,會問你住址,說有空過來探望你。有時會有吸了毒,呆呆滯滯的人。前幾天有一個,他來看戒指,然後拿走了,我都不好意思跟他要回來。」談及近在咫尺的企街和嫖客,Karry笑言:「不會有人來問我價的,看得出來妳是企街還是真的擺攤的嘛。我跟企街們也有接觸的,她們有時候會來跟我買東西,因為我是賣化妝品,假眼睫毛之類的。」

訪問期間,一位小女孩過來拉住Karry,對鏡頭十分好奇。一問之下,原來是隔壁人家的小孩。「這裏的人會帶小朋友來擺檔,這個小朋友經常到處走,都不怕的。」Karry直言以往對廟街並沒甚麼印象,覺得這根本不是自己的世界:「這裏全是上了年紀的嬸嬸,伯伯,我怎會適合?」現在的她卻感受到年輕的好處:「這裏周圍的人都很友善和健談,會像照顧小妹妹一樣照顧我、包容我,幫我解決問題。這裏還有很多非華人,尼泊爾、菲律賓、印尼,巴基斯坦的都有。有幾個餐廳老闆會來跟我聊天,還會教我做生意。」

本土情懷和懷舊氣氛是廟街的一大賣點,但愈販賣本土的形象,愈吸引不同背景的人。來自菲律賓,現年43歲的Xery在菲律賓的大學畢業後隨家人來港,至今已有24年:「我在菲律賓的生活很精彩,當我年輕的時候,過著簡單的學生生活。我來香港的理由既是因為家庭,也因為在香港工作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可以為我帶來美好的將來。現在我依舊每六個月或一年回菲律賓一次探望家人和度假,因為我的家人還在菲律賓,而且在香港的生活經常很忙碌。」

Xery一直以來都從事飲食業,多年來流連於香港各區的高級餐廳,如今則在一家新開張,由尼泊爾人主理的酒吧工作。這是Xery第一次來到九龍區工作:「我在廟街工作的原因是,一位認識很久了的尼泊爾朋友開設了廟街第一家酒吧。廟街這裏很多尼泊爾人,我們的客人多是遊客、僑民和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對於廟街的環境,初來乍到的Xery表示:「我沒有見過甚麼騷擾,周邊有甚麼麻煩。這裏周遭的環境很友善,我想這也是廟街的環境優勢的。」

採訪、撰文:梁浩維

攝影:林頌華
歡姐在榕樹頭下為人指點迷津亦已達17年之久。
Karry去年剛中學畢業便在廟街擺檔。
來自菲律賓的Xery在一家由尼泊爾人主理的酒吧工作。

「壹起出手,撐新聞自由!」
立即免費訂閱《壹週刊》

登記成為壹會員,睇盡獨家內容,會員活動!

http://bit.ly/NextSubscrition30

【逐步教學】立即登記訂閱《壹週刊》! 免費無阻睇盡全部精彩內容

http://bit.ly/2UWG7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