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來自江湖|毒。業】販毒操控妓女 進出監獄十三次 優秀社企員工:慶幸報應早
  • 2019-04-14    
馬上成為壹會員
會員專區 只限會員閱讀

 

吸毒、販毒、打架、操控妓女賣淫,二十歲出頭,梁雲峰已做了無數壞事,進出監獄十三次,「我在江湖打滾、賺錢的日子不過是兩三年,但之後十年真的很慘。」他慶幸報應來得早,醒悟早,出獄後創辦社企,幫助更生人士做正行工作。

但現實不是童話,社企不敵經濟轉變,去年結業,他轉做運輸賺取生計,甘之如飴,「每一個經歷都有深意,可能上天要讓我有第一身的感受,將來有更大的說服力,感染年輕人向善。」

梁雲峰一直很擔心,記者會把他的故事拍成江湖片,「結局,大家都看到是不好,但多數年青人只看上半段,很容易迷上似是而非的浪漫感覺。」

因為他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八十年代,江湖電影興起,他看了《天若有情》、《旺角卡門》,覺得劉德華在電影中的角色很有型,能夠吸型到異性,加上當時做工程判頭,十九歲已賺到點錢,自以為了不起,經常流連夜總會和賭場,認識到一些江湖人,羡慕他們賺錢容易,二十多歲時,就加入了黑社會。

「見到他們身光頸靚,以為賺錢很容易,加上自己掛著玩,白天沒有心思工作,漸漸跟他們撈偏門,之後就是惡夢的開始。」

他自言,做古惑仔的日子,除了殺人放火不敢做,所有「可以偷呃拐騙的事」都做了。

「起初做黃色事業,叫一些少女做私鐘妹,本來收入不錯,一天收入有數千元,後來因為掃黃行動頻密,生意一落千丈,古惑仔沒有積蓄,習慣大花筒,餐搵餐食餐餐清,怎麼辦,於是做更高風險的勾當,例如販毒。」

本來,梁雲峰向妓女售賣毒品,是為了有多些收入,也方便控制妓女,但接觸毒品多了,自己也吸毒起來,「以為自己很強,不會上癮。」後來,他亦成了癮君子,記憶力下降,才二十多歲就成為海洛英、冰毒奴隸,一日不吸毒,就生不如死。

「毒品蠶蝕生命,那種痛苦,非筆墨形容。每一天都過得很痛苦,試過對著鏡子,責罵自己「你看自己像甚麼」,清醒時,會怨恨自己,本來好好地,年青力壯,為甚麼會搞成人不像人。」

眼看其他毒販都沒有好下場,不是有併發症暴斃,就是淪為階下囚,他不想再販毒,但敵不過毒癮發作的煎熬,不得不犯險。

「已沒有選擇的餘地,真正身不由己。」

最痛莫於成為過街老鼠,眾叛親離,被至親趕出家門,「很記得,媽媽跟我說,路是你自己選擇,既然選擇走這條路,所有後果,你自己承擔,不要被捕後,要家人為你請律師,搞擔保,一來家人沒有這能力,二來,絕不會幫你這樣做,我做媽媽,一定不會這樣縱容兒子。」

江湖人從事各樣勾當搵食,但販毒卻不是人人願意沾手,原因之一是禍害大,太陰騭,怕有報應,梁雲峰形容,十年不斷坐監,就是報應,「所犯的事,不是直接因為毒品被捕,就是因為吸毒而做錯事,打人,搶地盤、搶生意。」

「回想十三次坐牢,真是百般滋味在心頭。」

「第一、二次坐牢,已經覺得很不對路,但沒法子,重投社會,重新認識一班朋友,是需要時間,稍為正經的人,自己不敢走近,於是又跟以前的兄弟走在一起,結果就是重蹈覆轍。」

「不想改過嗎?真的沒有良心嗎?不是,我也想做好人,但奈何離不開這個群體。」

「有時候 不是別人不包容,而是自己內心有障礙,坐監會令一個人的自卑心愈來愈重。」

坐監最痛,是失去了一段歷史,「當有十年時間,在社會上真空了,你知道,想翻身,是非常困難,很難遇到機會。」

最後一次坐牢,梁雲峰認識了一名福音機構牧師,他到監獄探訪,加以鼓勵,當梁雲峰知道,對方數十年前也是過來人,彷彿看到一絲曙光。

「我問他,我真的可以翻身嗎?可以重新做人嗎?他說可以。」

這一年,梁雲峰三十歲。

二〇〇八年,他出獄後,沒有再找昔日的兄弟,下決心戒毒,到福音機構學習。二〇一三年,他看到飲食業鬧洗碗工人荒,於是向政府申請創業資助,為機構學員開辦一個洗碗工場,在離開戒毒村,重投社會之前,有一個緩衝期,鍛練韌力,也掌握一些基本的正行工作能力,打好根基,將來遇到挫折,不會那麼容易放棄,走老路。

「還有一個寓意,就是入來時污穢不堪,出去時清清白白。」

他說奇難雜症多不勝數,半途放棄的學員不少,但當中也不乏真正能改邪歸正,這些成功例子,成了他排除萬難的動力。

「有一個學員,以前做夜總會大班,只會飲酒招呼客人,其他技能一竅不通。初時,我心想,三十多歲男人甚麼都不會做,重投社會做正行,怎做到,他雖有心,但好像無力,怎麼辦。」

「我見他有駕駛執照,於是安排他做工場的司機,運送碗碟,不料讓我發掘到他對客戶有承擔,原來他做正行,也能發揮到過往的優勢。」

後來,梁雲峰又與一些外展社工合作,輔導濫藥青年,因為他是過來人,能夠跟他們傾心事,輔導起來,事半功倍,「預防勝於治療,對未學壞的年青人,要早些給他訊息,毒品是一次也不能碰。」

好景不常,隨著訪港自由行減少,經濟走下坡,食肆生意下跌,對洗碗服務的需求減退,洗碗工場無法經營下去,去年中,社企結業,多年心血付諸流水,馬死落地行,梁雲峰於是買了一部客貨車,靠運送貨物,賺取生計。

「起初也不習慣,有些人好像看不起送貨的人,但做人要能屈能伸,要懂得轉化自己的心態,把逆境當作磨練,每一個經歷總有深意,今次的挫折,可能要讓我有第一身的感受,將來有更多的說服力,感染年輕人。」

「現在雖然我要為生活而去工作,但我也不放棄理想,將來要再接再厲,開一間社企幫助有過去的年輕人。」

他告誡年青人,燈紅酒綠的地方不要去,因為多數是罪惡溫床,「大多數古惑仔的結局都是悲慘。」

「一將功成萬骨枯,你知不知道,那一千九百多個古惑仔,他們的下場是怎樣,一生人都是出入監房,或者早就橫屍街頭,就算是上位的數個古惑仔,只是表面風光,家庭肢離破碎,就算有個女人願意跟你一起,但人會成長,會想到沒有安全感。」

「風光的時候,同樣會招來很多敵人,每走一步都提心吊膽,因為一輸,不是損失金錢這樣簡單,可能會禍及家人生命。」

採訪:蕭瑩盈

攝錄:Sunny Lau、海江田

「壹起出手,撐新聞自由!」
立即免費訂閱《壹週刊》

登記成為壹會員,睇盡獨家內容,會員活動!

http://bit.ly/NextSubscrition30

【逐步教學】立即登記訂閱《壹週刊》! 免費無阻睇盡全部精彩內容

http://bit.ly/2UWG7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