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畢打街閒人】泛民建制插政助是好味花生(渾水)
  • 2019-04-15    
馬上成為壹會員
會員專區 只限會員閱讀

 

睇香港政治新聞有時幾令人乏力,逃犯條例、醫委改革和佔中九子等新聞夾擊,實在令人吃不消。近期最好笑的新聞是泛民建制一起夾擊一班(相對)年輕的政助和副局長,被點名和暗諷的是發展局政助馮英倫,財經及庫務局副局長陳浩濂和政治助理楊寶蓮,以及經商局的副局陳百里。

我在社交場合認識一些政助,熟的不多,只有一位比較啱嘴形,會出來飲幾杯,甚至我會介紹一些業界的朋友給她認識。之前我被智庫邀請商討一些證券市場話題,chatham rule based,話題算是我本業強項,搞手跟我說同邀的還有David Webb和楊寶蓮,結果楊寶蓮甩了底,沒緣相見。

泛民建制鮮有共同目標。能夠逼到他們在立會點名、專欄點名和媒體集體攻擊,我相信政工作者們的忍耐力一定去到極限才有此一著。根據容海恩和葉劉的講法,她們「沒收過副局長陳浩濂和政助楊寶蓮電話或短訊,交代政策或公共行政開支建議」,譚文豪則話約見面被拒,麥美娟就話副局只顧跑活動和自拍。平心而論,議員們的批評都不是什麼大是大非大錯漏,而是一些「存在感」問題,議員的要求都不算過份。政助人工不低,八萬至十一萬都有,如果持分者(即係議員)的要求都只係send send短訊,傾下計交流同埋公關式約人,咁真係幾抵做。

高人工但技術低的工種,自然吸引不少人,最可悲的是做政助不乏傳統精英,CV幾靚仔架,甚至很多都是考試機器。做政助一定是為了錢途和前途,如果說是為了理想,真係人唔笑狗都吠。計翻政助人工,約三十歲多左右的傳統考試機器兼讀書精英要搵八萬至十一萬或更高,都不算太難。一個肯博少少,有點腦的人已經做到,仲有埋靚仔CV喎。我話的,這個月工唔難搵,我以非傳統精英身份去講,歡迎插我。傳統精英之墮落比較適合朋友林作去講,我還是不好去開發這個戰場。

精英無啦啦加入政府,不排除本身是被行業排擠出來,有很多東西CV是看不出來。這沒有貶義,朋友羅永聰是一例。媒體難做天下知,然後他中途出家做政助,此人之叻相信全香港有目共睹吧。

我不敢說政助是垃圾工種,但架構上政助發揮的確有限。牌面上的工作不複雜,但牌面下是另類考牌歷練,目的是幫新血練兵,讓他們見多點人,跟多點人混熟,累積人脈資本,順便培養年青政工作者。Hea做都要有個款,上面班操盤手會計數嘛。反正都係約人、短訊、寫網誌和管理社交媒體為主,政助看似真的適合有媒體訓練的人去做,其他人的確做得一般。

立即下載《壹週刊》Apps,隨時隨地睇盡時政專題、深度偵查、娛樂熱話!按此連結: http://bit.ly/next28app

「壹起出手,撐新聞自由!」
立即免費訂閱《壹週刊》

登記成為壹會員,睇盡獨家內容,會員活動!

http://bit.ly/NextSubscrition30

【逐步教學】立即登記訂閱《壹週刊》! 免費無阻睇盡全部精彩內容

http://bit.ly/2UWG7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