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作麥明詩都轉行】表面風光 律師費縮水 80後大狀:新入行月入萬幾蚊
  • 2019-04-18    

 

律師一向與醫生、會計師等齊名貴為上流職業,不過原來這行大不如前,如大律師出身的林作、「十優港姐」麥明詩等都情願轉行不做大狀。早前討論區出現「勸世文」,有法律系學生大呻讀法律系「讀得耐同辛苦過人」、「人工低過人」、「搵工爭崩頭」等,叫人千萬不要選讀法律系。律師行創辦人姚文鑫 (Roy)坦言,人工智能 (AI)取代部分律師工序,加租壓力又大,大狀薪金正逐步下調。

律師樓難捱中環租金


80年代初期,做「新仔」律師,薪金已經是數萬元一個月,因當時樓宇買賣十分蓬勃,律師可以依靠地產商的生意。隔了三十多年,「新仔」依然只有數萬元月薪,換言之,數十年間的律師工資,没有跟隨通脹而大幅度調整,但租金是過十倍以上地加幅。「有大律師行係中環新地方租咗三年,裝埋修。三年後完租約,打算再續租啦,點知要再加租,仲要加50%,咁既情況好難仲係中環繼續做。」去年已有四、五間中型的外資律師行,先後搬離中環、搬到港島東一帶,「租金成本愈來愈高,人工就愈來愈低,唔單只香港,美國都係咁,世界大趨勢黎。」

律師都是按鐘收費,金額按年資而定。「年資淺, 一兩年年資既,可能每小時收一兩千;如果係高年資,高過十年既,就收三千到五千;如果係十多廿年,收五六千都有。因為我地提供既係時間既服務,只能以時間收費。」

雖然在一般人印象中律師收入極佳,但原來實習律師之間的收入亦非常懸殊,「剛出來既萬零蚊又有,高至七八萬都有,薪金係同工時掛勾」。Roy說,律師壓力大工時長,有苦自己知,強調大多數律師不會像電視劇中夜夜笙歌,「收工都冇車搭啦,就算有車都返屋企先啦,有啲大狀做到凌晨三點先走人,第二朝八點半上庭。」

從前的律師或自覺是專業人士, 滿口專業名詞 ,不理會客人明白與否 ,也懶得解釋。Roy說,今時不同往日,普遍社會素質比以往高,市民可透過網上自行研究法律案例,分分鐘醒過律師。「以前跟我師傅個陣,佢會鬧客,鬧完之後對方會好乖咁繼續聽,邊夠膽駁嘴。依家佢地好醒,聽得明你講咩,知道你講錯會即刻challenge你。」

AI當道 律師崗位危危乎


實習和初級律師最常做的工作之一,就是幫客戶蒐集、過濾與整理判決,Roy認為這些工作,在未來變成由AI處理,「例如合約有一百條條款,AI可以草擬八、九十條,有十條係初級律師,或者經驗淺既律師,都未必知道點處理。」

目前,AI在記憶法律條文方面,當然比人類強數十倍,但是在法律上的判斷能力仍然有限。「雖然話AI唔可以代替律師上庭,但依家科技真係發展得好快,會唔會真係有個機械人幫我地打官司,呢啲十年後話唔埋。」

連律師都難逃被科技取締的厄運,有律師行索性將計就計,與Microsoft合作,推出Whatsapp版法律諮詢,讓客戶透過手機平台即時取得法律意見。業務發展總監葉國興(Jimmy)指,一切都要由三年前某個夜晚說起。「個陣英文台播緊套戲,講美國有間律師樓三十位律師,佢地每人坐係電腦面前。部電腦會通過大數據和AI分析,挑選三個最高質既問題,然後即時傳送給庭上律師,挑戰對方律師。我覺得好犀利,究竟法律係咪要傳統,一定要面對面徵詢律師意見呢?」

Jimmy透露,律師行花了兩年,以六位數的成本研發程式,單在尋找適合的數據庫,已經花了大量時間,因為即便本地有企業研發Chatbot(聊天機器人),但多數的伺服器不是連接本地雲端,「香港律師樓規定所有客戶文件必須擺係香港,咁我就去搵香港有咩server預設係本地,發覺原來坊間預設既server都唔係香港,最終要去Microsoft求救。」

撰文:張怡

攝錄:胡智堅、林頌華

「壹起出手,撐新聞自由!」
立即免費訂閱《壹週刊》

登記成為壹會員,睇盡獨家內容,會員活動!

http://bit.ly/NextSubscrition30

【逐步教學】立即登記訂閱《壹週刊》! 免費無阻睇盡全部精彩內容

http://bit.ly/2UWG7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