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名醫鄺國熙感悟:做人最緊要自己話事 被人照顧失尊嚴寧願安樂死
  • 2019-05-30    

 

人愈來愈長壽,活到百二歲,不再是天方夜譚,但究竟是福還是禍?

看上去只有60,但實質已經85歲、住杏花邨複式單位的養和醫院前副院長鄺國熙醫生,説話鏗鏘有力,風趣幽默又抵死,有愛妻相伴,他養生有術,堅持每天在家上上落落當做運動,更説這是當年老友包玉剛的健康秘訣。

他近年開始有小毛病,做過白內障、植牙等小手術,視力衰退,打高爾夫球已失去以前的快感,每朝起身都會周身痛,不得不認老,精力始終不及從前。

有人話,人生似水流年,但鄺醫生覺得人生最緊要有自主權,可以自己話事,坦言有朝一日如果連大小二便也要人照顧,失去自主能力,即使可以靠機器活命,也寧願選擇安樂死。

他曾經寫過一本愛情小說《夕陽天使》,主角患上癌症,最後以安樂死告終。他希望自己晚年,可以帶着尊嚴而不是痛苦而活,退休生活,最緊要保持做運動,他又分享投資經驗,對瑞士醫藥股情有獨鍾,煙草和博彩股都甚有心得。

記者認識鄺醫生多年,差不多每年都會探訪他,由他舊山頂道的錦園,到近年的杏花邨,每次到訪他都是親切款待,多年前曾與他去澳門走訪基督教墳場,那裏安葬了著名傳教士馬禮遜和前港大校長Sir Lindsay Ride,鄺醫生憑弔思古,對歷史對人情對生死自有一番感觸體會。

安樂死多一個選擇

鄺醫生行醫60年,身為心臟科名醫,他在瑪麗醫院、葛量洪醫院和養和醫院替無數病人做心臟手術,但病人無論是富或貧,都要面對死亡這關口。退休後,他每天都留意世界各地新聞,對安樂死特別關注,因為他見過很多病人捱住等死好痛苦。

「好多病人,尤其是癌症,中風不能走動要人協助,肺氣腫出現氣促,不能呼吸要開喉呼吸,不能進食要插喉,我就不能忍受。」

「醫生第一件事當然要救人,解決病人的痛苦,這是很重要。但在外國有多一個選擇,在美國某些州分,當醫生覺得你的生命只有六個月,就贊成由醫生替你安樂死,醫生不一定要醫到最後,也要理會病人的痛苦和感受。」

小題:同情生不如死的病人

他認為病人的選擇亦很重要。多年前住筲箕灣耀東邨的八旬老翁黃伯因為長期獨力照顧76歲中風妻子,心力交瘁,擔心自己先行離世,病妻乏人照料,結果用竹枝殺死妻子,判監兩年,剛於今年初出獄。鄺醫生一直有留意這新聞,更剪報留存,黃伯希望香港有安樂死,好叫像他太太般遭遇的病人及家屬可以選擇死得好一點,不用在生受盡折磨。

鄺醫生很同情黃伯的苦況,更認同安樂死可以令人去得更有尊嚴。事實上,目前有部份歐美國家,包括有全球最佳養老國之稱的瑞士,都准許安樂死或者輔助自殺行為,有人更特別走去瑞士安樂死,結束人生。「香港暫時未有,但全世界很多地方都贊成安樂死。」

「其實在外國尋求安樂死的人,通常不是窮人,美國政府發現尋求安樂死的人,知識水平很高,生活水準完全唔差,他們尋求安樂死,最大的原因是不能享受他最需要的生活,喪失了尊嚴和主權,如果去廁所大小二便要穿尿布,要人幫助,食飯又要人餵,還有甚麼尊嚴和享受呢?」

澳洲早前有一對老夫婦,男的92,女的90並患有認知障礙症,在子女同意下選擇在護老院手拖手一同安樂死。鄺醫生是愛妻號,二人在記者面前也一樣攬頭攬頸打情罵俏,記者問他想跟老婆一齊安樂死嗎?以為他答想,點知他很大反應,說:一定唔會!

感激太太同行開解

「我唔受得痛苦,唔代表我太太都係一樣,無理由影響佢,其實我到呢個年紀咁快樂因為有個好嘅老伴,亦都有好好既仔(兒子在美國行醫生活),點可以因為我同個仔分離呢,所以唔會選擇同家人安樂死,一定唔會。」

鄺太是香港首位在紅十字會做輸血工作的華人護士,退休後熱愛陶藝,平日經常在藝術中心做陶藝,每年又舉行展覽,比老公更活躍,又講得笑,鄺醫生退休後有段時間心情鬱悶,都是多得鄺太開解,所以他常説女人比男人更容易控制情緒。

「通常男人死咗,女人能夠生存更長日子,但如果太太死先,男人多數在很短的日子就死埋。這好可能是女人照顧自己的能力比男人好,所以我一定唔會叫我太太安樂死。」

事實上,不少安樂死的人都是癌症患者,當中又以男士居多,例如在瑞士去年便有七千多人申請安樂死,七成是癌症病人,而根據最新的醫學研究,癌症病人的自殺率,是一般自殺率的二點五倍,「如果有安樂死,他們是否可以多個選擇唔需要自殺呢?而家自殺事件在香港愈來愈多,癌症和老人又愈來愈多,所以值得考慮。我不是鼓吹安樂死,也不是勸人安樂死,但有安樂死這個法律的保障,令人有多個選擇。」

包玉剛的運動智慧

說生道死,鄺醫生雖然口口聲聲説支持安樂死,但其實生存態度十分積極,他少時捱過苦,日本仔打香港時同家人走過難,明白生存奮鬥的重要,「我幾歲已經發生日本仔打香港,香港淪陷後跟住家人走難去大陸,帶住五個兄弟姊妹,父母給我一個責任去照顧細佬妹,所以我好細已建立了責任心,自细有運動,經常勞碌來幫助屋企。」

身為醫生,他當然很明白人為甚麼會病,總結60年的經驗,認為健康之道最重要的不是買醫療保健,而是做運動,船王包玉剛生前的一句話令他印象深刻,「有人問包玉剛,你成日坐飛機去旅行做生意,點樣做運動呢?他就答,帶條繩喺酒店房間跳咪得囉!我好贊成,我都喺屋企跑步周圍走,只有懶人唔運動,好細地方都可以做,就算住板間房都可以落公園跳繩。」

他和鄺太沒有買醫療保險,以前車保也只買第三保,「我揸咁多年車,都只是買第三保險,我好小心揸車,從未賠過,到我75歳,所有保險公司唔受保,我先買全保,最好的保險就係你規規矩矩運動、食嘢、瞓覺、工作、開心。」飲食也要有節制,「唔好食咁飽,動物實驗已經證實,餓的馬騮比經常吃飽的活得更長命。」

鍾情瑞士醫藥股

退休日子悠悠長,鄺醫生除了做運動,最大嗜好就是研究股票,特別是醫藥股,「股票投資,我覺得不熟不做,做醫生多數是投資醫藥股,投資生產先進藥物和醫療器材的公司,我投資的醫藥股通常都是瑞士和美國公司,英國少少,因為人愈來愈老,白內障用的晶片、換關節的配件、植牙要用的物料,大部份都是來自歐美的醫藥公司,我咪做少少功夫,睇下甚麼公司生產這些藥物器材,是否值得投資。」

鄺醫生不願意公開公司名稱,免得有人指他賣廣告或者偏幫。不過,記者上網查一查,就不難發現專們研製抗癌藥的羅氏藥廠(Roche),在全球癌症藥物佔領導地位,公司生產的標靶抗癌藥三大皇牌Herceptin、MabThera和Avastin,每年營收超過500億美元,比全瑞士鐘錶業的收益更多。

世上最多煙民賭民

除了醫藥股,鄺醫生亦投資煙草和博彩股,笑說世界上沒有甚麼多,煙民和賭民最多,「有兩様東西好難戒的,第一是煙,我都買好多煙草公司的股票,知道食煙戒唔到,我亦買好多日本煙草公司的股票,因為日本人個個都揸煙仔。」美國的Philip Morris、日本的JT都是全球大規模的煙草商,甚至連加拿大大麻生產商Canopy Growth,近年亦成為煙草股民新貴。

「咁現在係咪好投資時機呢?又未必,因為戒煙風氣愈來愈緊要,好多國家控制愈來愈嚴,警告性的廣告愈來愈多,所以要跟時世,不過我都賺咗十幾廿年,而家我就唔敢介紹你買煙股。」

除了煙股,他亦看好賭股,「另外一樣好難戒就是賭,你買賭股,都唔會輸得好多,澳門仲係好自由,但國家開始禁網上賭博,利潤開始低,所以投資除咗熟個行,亦要知道是否受到政治及趨勢所改變。」

這些歐美的醫藥煙草股大部份在紐約證交所都有上市,鄺醫生是滙豐忠實客戶,透過銀行的二十四小時美股買賣服務就買得到,不用上證券行,每天他都上網看看股價,有賺當然亦有蝕,當考眼光。

買樓投資要講運氣

但有時運氣亦很重要,鄺醫生對買磚頭就講起都怕,因為曾經頭頭碰着黑,「我最初投資巴丙頓道,買咗間屋預備拆來起,點知山泥傾瀉,成個港島半山區,般咸道、堅道全部封晒,間屋唔准起,又要付銀行利息,卒之蝕本賣咗。」他指的是七二年發生在旭龢道寶珊道的那場洪水暴雨,是本港開埠以來的最嚴重的山泥傾瀉事故。

「我試過在外國買屋收租,遇到惡租客,半年唔交租,法庭要對方搬,搬走時留低好多雜物,又要申請法庭令要佢搬走,又要租個倉比佢放雜物,卒之年幾先收回,這些經驗令我唔敢買樓投資,自住無問題。」

替養和重出江湖

現時鄺醫生住的杏花邨單位靠山,就算颱風山竹吹襲也沒有受到影響,而且近商場地鐵站,比以前住的半山錦園更方便,真的優哉悠哉,近年他更返回工作老家養和醫院,替他們發展在亞公岩道的癌症醫療中心,預計今年七月開幕啟用。他說今次是應養和院長兼老朋友李維達醫生邀請,為中心的服務做籌備策劃等行政工作,笑說記憶和學習能力已不比從前,幫得幾多得幾多,最緊要是保持快樂過每天,「年紀大不能避免有衰退,生活有值得的事去做,就沒有甚麼好愁了。」

撰文:黎明輝

攝影:鄭樹清



探索驚奇精彩的 wONdEr 故事,請LIKE 我們的Facebook Page,並設定為「搶先看」: https://www.facebook.com/wondermedia.hk/

立即下載《壹週刊》Apps,隨時隨地睇盡時政專題、深度偵查、娛樂熱話!按此連結 http://bit.ly/next28app

立即下載《壹週刊》APP,精彩內容壹手掌握

下載連結: http://bit.ly/Next29App

如對會員訂閱制遇到任何問題或意見,你可以致電 2623 9985,或電郵聯絡客戶服務主任 cs@nextdigital.com.hk,我們定當盡力協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