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件糗事令人害怕發言 童年回憶如何影響個人性格?| 郭倩衡
  • 2019-06-04    

 

果作為家長的,能夠從自己的童年經歷、點憶中剝繭抽絲,相信也會對於跟孩子相處與管教時的情緒與方法,大有啟示。

前陣子,筆者跟輔導心理學系的學生,到了台灣某大學的「諮商心理學系」作學術交流(這科目在香港叫「輔導心理學」Counselling Psychology) 。閒時逛逛台灣的書店,不難發現「心理勵志書籍」一欄,放滿了各種阿德勒(Alfred Adler)學派的書籍,也就是在過去幾集《衡心指數》中,我們一起探討「貼地輔導心理學」常常提到的一位大師。

近年阿德勒學派的書籍在香港、台灣都很暢銷,其中最「吸睛」的字眼,莫過於有關自卑感、被討厭的勇氣等等,還有很多關於童年創傷、童年陰影、情感忽視、早期童年回憶影響個人成長、導至各種性格及生活風格(Life Style)等等⋯⋯

「試講出你最、最、最早的童年回憶片段?」

當筆者這樣問身邊的朋友、甚至案主時,大家也會有點意外。同時,大家所回答得到的,往往也會令自己更為意外!是的,我們的童年回憶,往往比我們所認知的深刻。最早期童年回憶 (Early Childhood Recollection)能讓我們面對自己最真實的歷史,還會找到一些重要的線索,讓我們多了解自己的生活風格與性格特質,並漸漸改進現在的自己。

在此分享兩個真實的成年個案,讓讀者多理解有關早期童年回憶在心理輔導過程的應用。

第一位案主跟筆者分享到:她最早的童年回憶,是在祖母的家食西瓜。雖然說不出很具體的情節、場景,但筆者慢慢邀請她描繪多一點、回憶當時環境、情緒、主題?也許大家聽到「在祖母家,吃著西瓜」,必定是愉快的童年片段吧?然而,這位女士頓然想到:「我感覺很孤獨、很悲涼的⋯⋯」原來,她的父母都要工作,因而在童年很長時間,也唯有將她獨留在祖母的家,而祖母除了起居飲食上的照顧,情感上沒太多關注,只是讓她自己吃、自己玩。

當聽到案主分享時,筆者絕不會立即加添主觀的解釋和引導。因為,最重要的,是案主自身的頓悟與體會。過了一會,她再說:「我是一個很怕孤獨的人。」

的確,她再想到,在自己的感情路上,往往利用了對方作為一種填補。每段關係完了,都很快要找下一個,結果也不怎快樂。當了解到遙遠的童年經歷,她竟明白多了自己處理感情、面對兩性關係的背後原委。

另一例子,也是一位成年男士。他分享到:「我最記得,就是幼稚園時,自己在課堂中彈了起來,大大聲答問題!」怎料⋯⋯ 竟惹來哄堂大笑,尷尬之極。原來他聽錯了,老師根本沒有問問題。當時他只有4歲吧?30年後,這尷尬之感,還是歷歷在目。他再分享到:要我在陌生人面前、公開場合公開說話⋯⋯ 我有時會躲起來、不願面對,我覺得很羞恥。

已過去的、發生過的、就像30年前發生的童年片段一樣,的確不想回憶,卻未敢忘記。有些人會因創傷太深而作抑壓、有些人會刻意否認「有過去的」、有些人則覺得時時想起「舊時」對展望將來沒有任何實際作用⋯⋯唯阿德勒的學說卻認為,協助人們重塑最早期童年回憶(Early Childhood Recollection),面對自己最真實的歷史,的確可找到一些重要的線索,讓我們多了解自己的生活風格與性格特質。

當我們為案主「重塑童年回憶」,並不是要改變歷史、也不是要跟過去的什麼傷害作出反擊。我們深信,當我們有了發現、認知,知道有什麼原因與情緒在拉扯時,同時也多歷了一份驚歎:「怪不得!我明多了一點⋯⋯」那一剎的覺悟,就是情感、行為與生活風格改變的開始。

]基於筆者為輔導心理學家,必須依從行業操守規定之保密原則,本欄目所提出的具體案例已作一定程度的修改,當中沒有涉及任何個案的個人資料被提及或披露,特此聲明。

衡心指數|作者:郭倩衡, 香港心理學會註冊輔導心理學家,現於大學輔導中心從事心理輔導、評估及教學等工作;擅長處理兒童、青年及特殊學習需要學童之個案。

探索驚奇精彩的 wONdEr 故事,請LIKE 我們的Facebook Page,並設定為「搶先看」: https://www.facebook.com/wondermedia.hk/

立即下載《壹週刊》APP,精彩內容壹手掌握

下載連結: http://bit.ly/Next29App

如對會員訂閱制遇到任何問題或意見,你可以致電 2623 9985,或電郵聯絡客戶服務主任 cs@nextdigital.com.hk,我們定當盡力協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