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離婚坦白講】被前夫拖欠贍養費 兩子之母經濟拮据:離婚係社會問題
  • 2019-06-05    

 

離婚婦女被拖欠贍養費,其實並不罕見。根據政府統計處2016年的數字,約四成曾經離婚/分居人士未能全數收取贍養費款項。香港婦女中心協會於日前舉辦「千言萬語|離婚婦女藝術展」,望喚起政府及社會對她們的關注。Jess是當日的義工之一,同時亦是被拖欠贍養費的過來人。Jess與前夫結婚十多年,生活上有磨擦在所難免,卻未想過會有離婚的一天。然而,這段婚姻卻突然被一紙傳票宣佈終結。「結了婚十幾年,突然有一日被通知離婚。」她帶著兩個只有幾歲的孩子,成為了單親媽媽。

離婚涉及很多程序,單是申請法律援助一環便令Jess難以應付。除了審批過程需時,申請文件上的專有名詞亦讓她難以理解。「其實我也不是沒讀過書,自問學歷不是太差,但原來我不理解很多文件該如何處理。自己也不是不懂中英文,但看完那份表格,全部(字)都明白,但不懂得填、不懂得寫,還有不懂得甚麼文件是符合要求。」

本來收入不俗的Jess因為離婚而經濟拮据,生活質素大跌。為了照顧孩子及應付離婚官司,她無法做全職工作,兼職也換了好幾份,而前夫更是拖欠孩子的生活費,使她百上加斤。「離婚那幾年,我真是窮到燶。我最差的時候,社工叫我申請綜援。」她直言會因而對小朋友心存歉疚,但她亦是逼於無奈、沒有選擇的餘地。「因為我是被離婚,不是提出離婚(的人)。」

她的前夫會使用不同的手段以逃避支付贍養費的責任,例如是要求Jess簽下不知名的文件、把錢交給小朋友再拿回,又或是在她家門前放下一個裝滿食物的手推車,再附上幾百元,便稱已給了贍養費。「每次見面也會有很多古靈精怪的行為。」

Jess亦因而愈來愈害怕看到前夫。在離婚之初,她仍樂意與前夫面談,後來則會通過律師、信件等方法間接追討贍養費。在必須見面的場合下,地點亦只會選在社會福利署。「社署有個保護兒童課,其實我要在裡面見(前夫)。因為我覺得要有第三者在場,以及一個政府的環境,加上這個科是叫『保護兒童』,我才有信心去見他,否則我會很害怕。」

Jess憶述一次上庭的經歷指,前夫在法官面前亦不願意承擔自己為人父親的責任。當時已被拖欠贍養費一年多的她,呈交了最近兩個月的開支單據,法官問她的前夫,是否同意這筆開支是用在小朋友身上。「他也說:『我認同。』然後法官問:『你願不願意支付這筆費用?』然後他說他不願意。」

她續指,很多協會裡的姐妹也遇過這個情況,即前夫並非沒有能力支付,只是不願意給錢。她對此感到不解,因支付贍養費是法庭的判決,「為甚麼可以有幾百個藉口、有幾百個不同形式說你不肯去給?」

Jess指,香港社會以至政府仍對離婚存有不少誤解,認為離婚只是家庭問題、是夫妻之間的事,但其實它亦是社會問題。「離婚涉及了很多政府部門、涉及了很多公共資源。」她認為政府有需要設立一個專責部門代為處理、追收贍養費,以減輕拖欠的問題。

立即下載《壹週刊》APP,精彩內容壹手掌握

下載連結: http://bit.ly/Next29App

如對會員訂閱制遇到任何問題或意見,你可以致電 2623 9985,或電郵聯絡客戶服務主任 cs@nextdigital.com.hk,我們定當盡力協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