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堆填區獨白】保皇黨分豬肉(楊懷康)
  • 2019-06-13    

 


月前在台灣桃園機場入境,給長長的人龍嚇了一跳。朋友告知,是非洲豬瘟之過——台灣跟澳洲、日本、以至美加同一陣綫對付瘟疫,檢疫人員驗屍咁驗每件行李,防止豬肉製品入侵;檢驗需時由是形成人龍。為收阻嚇之效,搜出違禁品則予重罰。其他地區採取類似措施,不在話下。印象所及,台灣至今倖免於難。

香港與大陸毗鄰,每日有數以千計大陸生豬供港。豬瘟越境來犯看似無可避免。上水屠房確又一再淪陷。不管有病冇病,為求徹底消除病毒,當局格殺勿論;先後有過萬隻豬葬身堆填區。不管是為了保障香港人的健康或本地43個豬場,宜於仿效台灣及其他地區的做法,嚴為防範,殆無異議。即使礙於每天海陸空往返兩地的人流眾多,難以細為檢驗每件行李以至隨身物品,亦不應直接、間接鼓勵輸送病豬來港吧?

按常理確是如此,然而大家都知道了,打從過渡那一刻起,特區政府做事往往不按常理出牌,逃犯條例不過是較為猖狂的案例而已。即以非洲豬瘟而言,一發現有大陸病豬來犯,當局撲殺上水屠房儲存的六千頭生豬、停止大陸生豬人口、清洗消毒屠房;做足指定動作,堪稱無懈可擊。然而政府隨而按市價賠償豬隻入口商,則教人摸不着頭腦了。當局真的要像台灣般拒病豬於門外嗎?

試想想,賠償之舉豈非等同桃園機場搜出違禁品,沒收銷毀的同時,按市價作賠償?果是這樣做又能收到多大的阻嚇作用?果不其然,撲殺六千頭生豬後不出兩個星期,上水屠房又告淪陷,以致堆填區再添四千多豬隻亡魂。責在防疫的陳肇始局長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據報撲殺每頭豬,政府賠償約4,000元之譜。兩趟殺豬,未計殺豬的額外人手、裝備開支,單是賠償,庫房付出4,000萬元。此外,全面撲殺,豬肉供應驟跌,肉價盈倍飈升,消費者多所支出,不在話下。供應中斷,若干肉檔被迫休息。整體而言,豬瘟帶來的損失不難比庫房的賠償開支多兩、三倍。

當然,縱使不賠償豬隻入口商並不表示便不會有病豬來犯。依台灣的做法,重罰入口病豬,入口商安能不格外留神,做好檢疫措施?當局反其道而行,非但不罰還作補償,輸入病豬的入口商會否做好檢疫功夫,雖三尺孩童亦知之矣。

然而納稅人的支出又不只4,000萬元而已。當局已向立法會申請撥款3.3億元以應付日後再有病豬來犯,政府估計有7萬頭之數用作賠償所需。有保皇黨的鐡票在,名之為申請,那3.3億元實已撥出矣。庫房有過萬億元財政儲備,政府大有條件扮其黃大仙醻庸自己友——過百萬人上街反送中,漁農界維港扒龍舟獨撐林鄭,又豈巧合哉;大陸病豬陸續有來,怠無懸念。

這般分豬肉——literally!——保皇黨是否對公帑心存虔敬,無須多說。我讀過戰後每一份財政預算演辭,為求其理念思維得以入腦,郭伯偉的演辭更是捧讀再三。可以這樣說,港英為大眾管錢,其虔敬之心貫穿所有預算。未見過像陳肇始般肆無忌憚分豬肉。港英治下,非但一分一毫的公帑都細經思量,每項開支的支持理據、代價為何,一一開誠佈公,細作鋪陳。戰後香港經濟迅即復原、高速起飛,待公帑以虔敬之心,務求用得其所,是個關鍵。

鄧小平不是說主權過渡,換換旗,其餘一切不變嗎?過渡後的預算演辭可面目全非,淪為不堪入目的公關宣傳,看不出執權者憑何準則衡量使用公帑的利弊。賠償病豬固然令人莫名其妙,陳茂波那不派、不派還須派的4,000蚊同樣莫測其高深。曾俊華派6,000蚊時,財政儲備約為6,000億元;到陳茂波派4,000蚊,儲備漲升至過萬億元。派錢銀碼不加反而縮水,其理安在?派6,000蚊有個現成機制不用,偏偏要花兩億元公帑另起爐灶,以致一年多後猶派不出來。阿茂整餅,背後又有何考量?陳茂波的IQ縱使不到160亦不致蠢到刻意掟錢落鹹水海吧。

賠償病豬、花兩億元公帑派4,000蚊,以至拿萬億元儲備填海,製造土地供未來二十年每日150單程證人口的居住所需,這一切看似荒謬,背後不無分豬肉的計量。對公帑無絲毫虔敬之心,施政惟分豬肉是視,社會紛爭不息以致撕裂,孰令致之?

立即下載《壹週刊》APP,精彩內容壹手掌握

下載連結: http://bit.ly/Next29App

如對會員訂閱制有遇到任何問題或意見,你可以致電 2623 9985,或電郵聯絡客戶服務主任 cs@nextdigital.com.hk,我們定當盡力協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