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末代Roller女王】沒有教練隊友場地 連續34次香港第一 蔡穎怡: 沒有溜冰我甚麼都不是
  • 2019-06-11    
馬上成為壹會員
會員專區 只限會員閱讀

 

34次香港花式滾軸溜冰公開賽冠軍。34次香港第一。

驀然回首,她感受到的,不是高處不勝寒,而是月照千峰僅一人。是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的孤獨。是香港第一,當仁不讓的壓力。

在香港,滾軸溜冰從不是主流。放棄,才是主流。放棄吧。她思忖。教練和隊友一個又一個退出,比賽的費用都要由母親資助,放棄吧。

然後,最終,她走了下去。在那空無一人的溜冰場上,她拒絕擔當孤獨的女王。當仁不讓,吾何辭哉,為不負香港第一之名,堅持推廣滾軸溜冰,讓這空曠的場所,再次充滿下一代。還有,最重要的,「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事物,可以像花式滾軸溜冰一樣代表到我。」

她,是香港花式滾軸溜冰運動員,蔡穎怡。

那年,蔡穎怡自承體弱多病,「爸爸就覺得我應該做多點運動,所以甚麼運動他都會帶我去玩。」湊巧,她家附近就有溜冰場。在芸芸運動之中,蔡穎怡之所以選擇了滾軸溜冰,不是類似「上帝叫我參選」的玄念,而是,一個女孩子的舞台渴望:「揀選這項運動,是因為我可以穿漂亮的衣服,可以化妝……我會好想有人注視我。」然而,華麗舞台背後,是實而不華的汗水。「我由一兩日興趣班,去到跟朋友參加正式練習,星期六日都要訓練,在夏天 (練習時)中暑是平常事。」

然而,因現實而放棄散水,也許,是部分香港人的天性。何況,滾軸溜冰從來不是主流運動:「其實一直以來都不算多人(玩滾軸溜冰),十個左右吧……當其他運動有更好的出路,他們就會放棄。」加上,於2012年,維園的滾軸溜冰場暫停開放:「我都見過教練們很努力,想找其他地方繼續教花式滾軸溜冰,但真的太難了……所以好多教練就慢慢退下來。」

隊友離開,教練退下來。天地之悠悠,場上卻是獨愴然:「港隊只剩下4人,我試過有一年只有我自己一個去比賽……為甚麼我這麼努力,但是我身邊連教練都沒有?」終於,她坐在地鐵,認真地思考,是否是時候放棄?是否由明天開始,她不再玩滾軸溜冰?

理性思考的結果,是感性的淚水。「因為一講到花式滾軸溜冰,人們就會想起我。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事物,可以像花式滾軸溜冰一樣代表到我。」

「如果沒有花式滾軸溜冰,我就甚麼都不是。」是以,她走了下去。

當然,革命不可靠一人成事,蔡穎怡的路,亦少不了有旁人的支持。沒有教練,尚幸,她有疼她的母親。「通常我練習時,媽媽都一定會出現,她會錄影我所有的動作,讓我可以回看,我有甚麼做得好與不好。」甚或,那年她母親抱恙需要住院,父親與弟弟亦願意承擔拍攝之責。

但是,在反抗之前,人人都是孤獨的。而在溜冰場上,縱有家人在旁,在蔡穎怡的心中,孤獨依是揮之不去:「我會期望場上會有人,任何人我都會覺得很開心。

如果場上沒有人,都會輕輕地嘆一口氣,好啦,今日自己練習啦。」還有,香港第一的壓力。富責任感的她,總是擔心,她的冠軍,或只是缺乏競爭的果:「如果我現在同人講,我是香港第一。人家看到我技術這麼差,我覺得配不上香港第一這個名號。」

最終,蔡穎怡發現,吾道不孤。同道者,不一定只在香港。感謝外國勢力發明的Facebook與互聯網,蔡穎怡可以感受到來自外國,其他滾軸溜冰運動員的支持。那天,她的思維,從獨守空城的女王,變為開彊摒土的君王:「我同自己講,如果我沒有隊友,我就自己創造一個環境……從那時開始,我就很努力想去推動這項運動,令到下一代的小朋友都可以上來。」知其不可為而為之,雖千萬人吾往矣,只因,「香港第一,就要負責任。即使溜冰場上只剩下我一個,我都會繼續下去,我不會放棄花式滾軸溜冰。」

採訪:梁越

攝影:傅俊偉、林志謙

立即下載《壹週刊》APP,精彩內容壹手掌握

下載連結: http://bit.ly/Next29App

如對會員訂閱制遇到任何問題或意見,你可以致電 2623 9985,或電郵聯絡客戶服務主任 cs@nextdigital.com.hk,我們定當盡力協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