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畢打街閒人】說移民,但移民之後?(渾水)
  • 2019-06-12    
馬上成為壹會員
會員專區 只限會員閱讀

 


「想好移民去哪未?」朋友摸著酒杯底問。我心想,天啊,可否放我一馬?

「有想過台灣吧,或者歐洲,我都有少少投資,也許找到門路吧」這個答案算幾標準,如果預上話不投機的人,可能我會說「無」,但又怕被再追問為什麼不走,然後話題就繼續講落去。

「那麼移民後想做什麼?」朋友追問。

「也許是賺夠錢才過去做廢人吧,反正我齋睇書可以睇一輩子,打發到日子。」

最近每一次happy hour或飯局,我是說每一次,都離不開要講移民。好像我這一輩二十尾在講,三十多歲再講。連五十歲都還在講,唔死都大半世人吧,還忙著舟車勞動。我不敢說,香港發什麼事相信大家都有一定覺悟,因為我都怕自己在社交媒體迴音谷效應下,過度被自己同溫層同化。

原來,只要細心睇,好多人覺得無問題,就算去到團結埋淺藍絲的條訂《逃犯條例》都覺得無問題。這些人真好,就好像電影Matrix世界母體內的人,只要有精神麻醉,出面世界大戰,你本人被抽乾做人肉電池都無問題。舞照跳,馬照跑,股樓繼續炒。

以前的思潮講本土,但最本土的人都出了國進修或等機會。中出羊子小姐去了讀書,Billy Fung也是,德國收留了本民前兩位難民,Glacier Kwong在德國之聲用流利英文道出香港狀況......以前有就不珍惜,現在物以罕為貴,我們跟國際間的聯繫反而成為彌足珍貴的資源,這班人都在外國找自己崗位發揮。就算連曾偉雄被提名去聯合國,建制派都覺得跟國際拉上邊好威威。喂,你地咁愛國,不是應該鼓勵專才發展大灣區和貢獻國家的嗎?很奇怪吧。

我們常說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那是「我們常說」,但如果要數香港還剩下什麼可以物化的東西是跟國際接上軌,可能會想破頭。如果你在海外讀書,可能什麼校友會、舊生會等就是一些國際的人脈資源,前提是你沒有跟華人群在一起玩。另一個我想到的是專業資格,例如會計、精算、醫生和測量等,尤幸這些專業資格還是得到國際認可和相對容易就可以互通。社會科學訓練的我以前我不覺得專業資格有「國際」的溢價,現在要重新審視了這些價值。

有一位我不怎麼喜歡的作家Thomas Friedman寫過一本書叫《世界是平的》,提倡左翼最討壓的新自由主義和Global Supply Chain理念。現在打工的地域限制已經無以前那麼多,functional units or back office都置於海外。例如Facebook的(部分)IT在新加坡,香港(有時)出問題都是新加坡解決,Economist的CS在偷敦但覆蓋全球市場等。比起「香港賺錢,他國洗錢」、「香港收租,外國享受」或者到外國做藍領等,其實生存模式都可以好多元,如果有專業資格,那可能競爭力又更大一點。

立即下載《壹週刊》APP,精彩內容壹手掌握

下載連結: http://bit.ly/Next29App

如對會員訂閱制遇到任何問題或意見,你可以致電 2623 9985,或電郵聯絡客戶服務主任 cs@nextdigital.com.hk,我們定當盡力協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