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怪獸家長」侵犯私隱事件簿:扮子女回覆同學 WhatsApp|趙麗如
  • 2019-06-20    

 

我自小已經見過同學冒充家長簽名,隱瞞欠交功課或測驗低分,然後東窗事發、人贓並獲後被處罰。至於家長扮子女,在WhatsApp 群組中與子女的同學討論功課、聊天等,我孤陋寡聞,還是第一次聽聞;甚至有家長,知道子女手機密碼,利用子女是群組開設者(group administrator )身份,把自己的電話號碼加進子女和同學的群組,確保對子女的一舉一動瞭如指掌。

小時候,我當然沒有手提電話,更沒有WhatsApp group 等。父母喜歡偷聽我「煲電話粥」,特別是男生來電時。又曾在我唸中學時,未經我同意打開我的信件查看內容,令我十分憤怒,和父母吵起架來。父母向來傳統,加上當時是八、九十年代,家長一般也沒有丁點兒「私隱」概念,只認為要保護我,要知道所有關於我的事才安心。

長大後我拍拖,在男友的書房/睡房聊天,心如鹿撞的「伯母」沒有敲門突然闖入,儼如警方根據線報 (線人是「伯母」自己) 展開代號「犁庭掃穴」的反罪惡行動:似乎是幻想我會光著身子躺在床上,要立即警誡及拘捕我似的。豈料只發現兩小口子正襟危坐在聊天,失望的「伯母」唯有「變陣」、嚷著要更換床單,檢查「物證」,並無發現下匆匆「收隊」離場,戲劇味道相當濃烈!

時移世易,現在學校、社會也不斷討論私隱或個人資料的私隱。我以為現代家長想法會較為開明。誰知好友「爆料」,部份家長在手提電話內扮成子女:

(一)
扮子女與同學談功課

有家長知道子女手機的密碼,以子女的名義,在手機群組內和子女的同學討論功課例如group project,又建議工作分配,指示同學甲負責什麼、乙找什麼資料。但因為那家長語文基礎深厚,與子女之前的遣詞用字大相逕庭, 同學們很快識破,不再回覆。最後那家長索性不理會其他同學,「落手落腳」參與了很多project的工作,自得其樂。

(二)
扮女兒回覆傾慕小男生

就讀小六的女孩使用手提電話時間過長,媽媽責駡兼被沒收電話。母親查看WhatsApp訊息,發現班上一男生與女兒漸生情愫。媽媽大為緊張,每條訊息逐一細閱後,對男孩印象相當不俗,竟然假扮女兒回覆:「You will make a very good son-in-law!」,指男孩長大後必定成為一名好女婿。 兩小無猜相當「老尶」(「老尶」是潮流用語,即非常尶尬) ,只是媽媽以為很sweet!

(三)
把父母的電話加入子女的WhatsApp group

另一個案: 子女是WhatsApp group中的 群組開設者(administrator), 家長知道子女手機密碼,明目張膽地把自己加入group內,然後興奮地發放訊息:「大家好,Hihi,我是誰誰的媽媽……」。此類家長閱讀group內所有訊息之餘,還不時發表意見,令子女私隱盡失的同時,更被同學私下取笑。

(四)
扮兒子提供輔導資料安慰同學

一名小五男生,他的媽媽是一位專業人士,專責處理年青人情緒輔導。她也經常窺探兒子和同學對話的手機訊息。有一次,臨近學期尾的考試,發現不少同學在群組中表示有考試壓力,這位媽媽用心良苦地假扮兒子,把自己和一些其他相關專業人士的聯絡電話及地址等放在群組內,然後以兒子的身份呼籲情緒不穩的同學:找「我媽媽」或專業人士求助。當然,也「露出馬腳」被揭穿,同學們感到被「出賣」,怪責那小五男生的同時,以後甚少在群組內抒發感受。

我雖然明白家長們的苦心及擔心,但知道以上事件後還是蠻驚訝的,因為一來不尊重子女私隱,容易破壞關係;二來大人扮小孩,很難不被識破的;三來要這樣扮及監視才知道子女的事及想法,十分疲累,亦顯示家長和子女關係並不密切。我不肯定子女有沒有一些不想我知道的事,大抵是有的,人之常情呀!我絕非專家,純粹分享我和朋友們過去面對子女私隱問題的一些經驗:

(1)
應該留一點空間、私隱及尊重給子女, 不要事事追問、或未經他們同意下查看訊息或電郵;

(2)
溝通是雙向的,家長想知道子女的心情、感受等,可以「拋磚引玉」,先談談自己的近況,例如工作如何、有什麼開心或不快樂等,以讓子女感受到您願意和他/她分享,除了是「身教」,更是尊重他/她的一種表現;

(3)
可以從日常和子女對話中, 鼓勵他們說出心事;例如我會說:「媽媽有點擔心您,可以跟我分享一下嗎?」、「現在不想說的話,不要緊;想說的時候跟我說吧!」反正不要老羞成怒,把溝通大門關上;

(4)
特別是正值青春期的子女,讓他們覺得私隱被尊重,是十分重要的,否則關係很易轉瞬變差;

(5)
早一點認識子女的朋友/同學,及那些朋友/同學的父母,以便在需要時向子女身邊的人打聽;及

(6)
如果子女真的不肯說或不想您查看,我會用行動,提醒他們我關心他們,例如寫一張卡或紙條、送小禮物或者做一碟子女最愛的菜式等,然後說:「遇上難題要告訴爸爸、媽媽,無論如何, 我們一定幫助您的!」,這對溝通或許有點幫助。

插圖: Hui Madeline

如見|作者:趙麗如,Bonnie,曾任職記者超過十年,現從事傳媒教育,育有一女及一對孖生兒子,感恩當上媽媽,努力享受育兒過程,希望做個充滿正能量的母親。

探索驚奇精彩的 wONdEr 故事,請LIKE 我們的Facebook Page,並設定為「搶先看」:

https://www.facebook.com/wondermedia.hk/

立即下載《壹週刊》APP,精彩內容壹手掌握

下載連結: http://bit.ly/Next29App

如對會員訂閱制有遇到任何問題或意見,你可以致電 2623 9985,或電郵聯絡客戶服務主任 cs@nextdigital.com.hk,我們定當盡力協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