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港首位女骨醫】舉重領悟手術技巧助癱瘓病人 葉永玉:舉重係我第二事業
  • 2019-06-27    

 

人到中年,甚麼危機都會出現,最明顯的,是身體機能開始退化!

瑪麗醫院骨科醫生葉永玉,因為手術工作繁重,去到中年四十幾歲發現頸椎、手臂經常勞損,體力開始下滑,漸漸出現健康危機,希望做運動鍛煉身體,無心插柳,竟愛上舉重,每晚放工就去舉鐵,一舉十多年。

由於工作關係,她對骨格肌肉結構甚有研究,發現原來舉重不是一般人想像般危險,更將心得指導其他學員,齊齊提升進境,她曾經做出亞洲女子臥推舉紀錄,更擔任香港舉重健力總會首位女主席,在社區推廣舉重運動,訓練精英運動員出外參賽。

這位大力醫生,不但有一班精英運動員兼契仔愛錫支持,而透過舉重,她還參透做手術的玄機,造福癱瘓病人,難怪她說舉重已成為人生第二個重要事業。

今年四月,香港在伊館舉行亞洲健力錦標賽2019,有 273 名選手參加,東道主香港接受來自其他 12 個國家隊伍挑戰,包括上屆主辦國印度、哈薩克、台北、印尼、日本、伊朗、阿聯酋、土庫曼、菲律賓、伊拉克、烏茲別克及蒙古等,香港隊奪得73面獎牌,成績驕人。

與契仔同行創造佳績


錦標賽策劃人、身經百戰的葉永玉醫生在63公斤級別(元老二組)因為無其他參加者競爭,順利奪得四項金牌(蹲舉、臥舉、硬舉、總成績),說話謹慎、但又帶點幽默的她坦言自己比賽是搭單,最重要是隊員爭取到好成績,「我慢慢年紀大咗,比賽多數都係陪年青運動員、契仔去出賽,我比賽叫做搭單,運動員去公開賽,我就去元老組,唔好嘥,好似今次都自己落場。」

她愛用契仔稱呼投緣聽教的運動員,今次錦標賽,契仔方齊智(大智)便在男子120公斤以上(公開組)摘下銀牌,雖然敗給台北宿敵,但葉醫生對她的表現已感滿意,又讚他肯接受批評和指導,這幾年進步得很快,「佢在好多方面都有好高嘅個人能力,例如EQ好高啦,鬧佢都唔嬲,而家我地成日話年青人唔容易接受人批評,佢就無㗎,所以佢嘅進步係快嘅。」

記者問她帶隊多年有甚麼有趣經歷,也是與契仔有關,「有次帶大智去比賽,佢比賽年資唔係咁多,所以好緊張,個次參加亞洲賽(2016年),無諗住要攞咩獎牌,點知對手見佢新人,無諗住佢勁,同埋佢第一次試舉失敗,佢初初都係咁,一出場就騰雞,舉唔起,個對手以為佢唔得,睇小佢,唔知佢實力有幾多,我做教練就知道,其實個位運動員實力高他一綫,但因為輕敵就比佢攞咗金牌,佢好難忘,我亦好難忘。」

母親節花心思送禮

37歲、做物業管理的大智,六年前開始玩舉重,一放工就揸電單車由黃大仙去灣仔場館練習(他強調是安全駕駛),不要看他身形碩大,對契媽卻十分細心,母親節更送特別禮物,「葉醫生食方面無特別要求,物質方面又唔係太注重,她帶我地出去比賽,照顧咗我好多,我諗咗好耐,想搵一件禮物送比佢,最後係外國唔同網站搵咗件power lifting mama嘅衫,特登買比佢,葉醫生收到好開心,到我出外比賽就攞出來着,令我好感動。」

看見契仔突破極限,能夠在比賽中鍛煉堅毅精神,令葉醫生樂在其中,「佢地好多一開始係參加基層訓練班,由政府康文署協辦,比全港市民參加,學費很低,總會就做推廣,任何年齡組別,小朋友至成年人,只要沒有特別健康問題,都歡迎參加,如果表現優秀,就會挑選出來做精英訓練。」

十多年前,葉醫生也是這樣踏入舉重的行列,當初只是想找個適合自己的運動,鍛煉身體,完全無想過有今日的成就和景像,「舉重係無心嘅,我唔係話有心要做一個運動員,或者做教練,要在運動總會擔任咩角色,好多時係隨遇而安。」

中年健康危機舉重打救

1986年港大醫學院畢業的葉永玉,在瑪麗醫院擔任骨科醫生,外科醫生做手術時由於經常要站立和保持同一個姿勢,脊椎和手最容易勞損,加上人到中年,體力開始下跌,葉醫生意識到再落去健康會出現危機,「大問題就無,體力耐力會差咗,如果工作時間長,維持住同一個姿勢,重覆性動作,會有重覆性的勞損,主要係手、上肢同脊椎,情況唔係好嚴重,但間中會頸痛、手踭痛、手腕痛。」

她試過玩跑步機,但不能持續,最後選上舉重,雖然這運動對於女性較為冷門,葉醫生最初也有點猶豫,只抱着嘗試心態試玩,「對於力量性運動其實有啲擔心,有啲驚,初初唔敢去做,要搵人教,有人陪住會放膽啲,基本上我係鍾意試新嘢。」她由做臥推舉開始,最初連最基本一條槓也舉不起,但跟住教練指示,學了兩三個月便成功,之後再慢慢增磅,發覺只要循序漸進,不是想像般困難,成功那刻很有滿足感,又可以加化關節和耐力。

最緊要循序漸進姿勢正確

身為骨醫,不擔心舉重會傷骨?「其實樣樣運動除咗有好處之餘,亦都有機會創傷,力量性訓練如舉重,其實風險係低,因為無碰撞性,速度又唔會好快,你只要循序漸進,量力而為,如果姿勢正確,就唔會對某部份嘅骨格關節或者肌肉有重覆性勞損,唔有有好大受傷風險。」

「學員受傷嘅原因好多時係重量太重啦,你身體根本應付唔到,就走去試,或者訓練計劃唔適合自己,量太多,重量太重,都會導致肌肉肌健或者骨格會有勞損;急性肌肉撕裂其實唔常見,如果發生通常會係比賽,因為運動員會搏一個自己從來未試過的重量。」葉醫生經常替病人做手術,熟悉人體結構,知道肌健如何可以發揮最大力量,有助提升舉重表現,後來受到總會賞識,邀請她做教練,向運員動講解人體結構,在醫院教醫科生的葉醫生,教人當然無難度,自己後來亦考取裁判員資格,集運動員、教練與裁判於一身,現時她每年均代表總會出席國際會議,並帶隊出外比賽,「而家玩舉重健力成為我生活的一部份,我教導運動員同教導年資比我低嘅醫生一樣,好多嘢有共通性,兩方面我都發揮到,唔會放棄任何一樣。」

她說比賽最緊要抱平常心,因為很多時會遇到意料之外的事,「最挫折係練來練去,日日都練,到比賽都唔得嘅,平時行埋去都舉到,點解比賽發揮唔到咁差,會有呢啲感覺,有時唔係你好搏命去做就會中,要循序漸進,有方法,或者如果有嘢卡住解決唔到,你無論練幾多都解決唔到。」但有時又無心插柳創造紀錄,「有次我帶精英運動員出賽,自己唔係有心要做出成績,反而做到個人最佳,對我都有啟發,咩時候先可以做到個人最佳呢,有時做好多訓練都未必得,點解今次得呢,做好多反省。」

領悟癱瘓重建手術之道

得失總會過去,像葉醫生保持多年的臥推舉紀錄,上年便遭人打破,她提起也帶點感慨,不過,她從舉重中領悟到做手術的新技術,可以造福病人,就真是喜出望外,「我由大概20年前開始做四肢癱瘓重建手術,病人因為頸椎受傷,上肢喪失功能,手完全無活動功能,我花咗好多心機希望呢班病人可以有好啲生活質素,可以上班、運動、旅行,如果手功能缺損,好多嘢都做唔到。」

「我最初向外國學習,學手部重建、上肢重建,將病人唔同嘅肌肉,或者僅有嘅肌肉做重建,點樣令轉移後發揮得最好,這要對肌肉槓桿原理有一定理解,透過玩舉重會理解得好啲,好多時我做舉重,會諗緊手術點做,令我有好多啟發。做醫生係我年輕時嘅願望,覺得幫到人,令到人開心,自己都開心,我鍾意手藝,所以揀咗骨科。」難怪她說舉重行醫兩樣都愛,家人包括丈夫和三個仔也完全支持,「我地成家人思維都好開放,好多新事都可以接受得到,每個人都有不同嘅追求,我追求在運動方面嘅進境,佢地好接受。」

坊間流傳女人舉重身材會走樣,家人會介意嗎?她笑說:「這是個謬誤,有人話女性如果玩力量性運動會變成好肌肉型,其實唔會,因為女性身上嘅男性荷爾蒙好低,肌肉分佈唔同男性,無論你點訓練,做到好高水平都好,都是女性嘅分佈。如果你玩開力量性運動,肌肉比例會上升,脂肪比例會減少,反會令你體形更加女性化。」

撰文:黎明輝

攝影:于港民、廖健昌

立即下載《壹週刊》APP,精彩內容壹手掌握

下載連結: http://bit.ly/Next29App

如對會員訂閱制遇到任何問題或意見,你可以致電 2623 9985,或電郵聯絡客戶服務主任 cs@nextdigital.com.hk,我們定當盡力協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