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壹週哲學HI之一】由傘運到反送中 政治本質就是壓迫?該如何抗爭?
  • 2019-07-08    

 


哲學與社運,有著甚麼因果關係?《壹週刊》一連三集為你們解答。

社會大眾總以為哲學人離地,對社會時事漠不關心,而鹽叔、泉及豬文3位哲學人將會分享多年來在「夢中」參與社運的心路歷程。

泉﹕這次我們將分享作為哲學人參與社運的心路歷程。先旨聲明我們其實沒有參與社運,只是發夢,以下的內容只是我們三人的夢境,從來沒有發生過。常常說可以各有各做,作為哲學人在夢境中有什麼崗位?我們的夢有點長,已經發了5年。那時候我還在念碩士,碰巧發了一個叫佔中的夢。很記得那時候最後失敗收場,很多人很灰心

而且整個環境變得四分五裂,很多指控,互相指責。甚至很多不信任,互相指責對方是「鬼」,那場夢發完後我覺得是惡夢。我認為當然有它的意義,那次的夢境令我們的抗爭想像闊了很多。而且我們可見一直以來均有香港人的意識,遠至六七暴動甚至更早,雨傘革命再一次很明確地展示一種香港人的意識,是這場夢的另一個意義。但對我而言是失敗居多,最後感到很無力,好像根本不會成功。最令失望的不是對政府,而是香港人。社會上有人很努力付出,原來沒有人在意。

豬文︰恍如隔世的感覺在於,那些夢境都發生在這裡(金鐘)附近,有一種香港金融中心扮文明社會那種極致。我很記得發夢食催淚彈那天,在中環看見人們如常穿著西裝,好像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這種感覺很奇怪。香港到底發生什麼事,令人啞口無言,感到很迷失。另一種感覺是很卑微,上一集也有提過我一向以為我們香港人是人,但沒料到會卑微得像狗一樣被趕,爭取很基本的東西,但很暴力地被壓迫。在夢境中深深體會到無力感,以前的無力感只是透過轉述知道。像六四有人會覺得對中國無力,民主沒有希望,我認為那當然要爭取,民主是你的理想,沒有理由因一次失敗就放棄。

但當我發過這場夢後,便深深地感受到那種無力感。

鹽叔︰在某程度上,令大家了解到香港在扮文明是一件好事。事實上我覺得即使有民主,國家機器也只會以另一方式運作。當你覺醒後無力感是必然有的。因為那是國家機器,如果很容易解決就不是體制。世界各地的所有社會運動,不論體制內外絕大多數,都失敗收場。所以有無力感就是認識這個現實的第一步。這是一個契機,好像你面對中年危機,不知道人生如何是好,可以找回自我比一輩子沒有迷失過好。

豬文︰從哲學角度而言,其實那裡有權力那裡就有壓迫。因為沒有政治烏托邦,政治的本質就是壓迫,永遠人類就要不斷抗爭,沒有一個理想、完美的社會。不論那個年代都會面對問題,都要抗爭,是永恆的革命。不會因實視共產烏托邦、民主烏托邦,社會便完美。

鹽叔︰

豬文所指的是權力本身必然會伴隨著壓迫,而不論會否使人腐敗。只要人會群體居住,便會有其他人對你的壓迫,永遠不會是完全自由的世界。

有很多香港人說追求民主,像美國也會不斷有抗爭,這是政治、制度的本質。

豬文︰如果要堂堂正正做人,不是卑微的動物,就要反抗。

鹽叔(楊俊賢)柏林洪堡大學/倫敦國王學院博士生

白水(關灝泉)中大哲學系博士生

豬文 (鄺雋文)牛津大學博士生

立即下載《壹週刊》APP,精彩內容壹手掌握

下載連結: http://bit.ly/Next29App

如對會員訂閱制遇到任何問題或意見,你可以致電 2623 9985,或電郵聯絡客戶服務主任 cs@nextdigital.com.hk,我們定當盡力協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