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環海濱的前世今生】由94年填海計劃說起 廿五年後割讓成解放軍禁區
  • 2019-07-12    

 


6月29日零時,一條法例,在反送中的硝煙中生效。 中環海濱一片150乘20米的用地,正式割讓給中國解放軍,成為軍事禁區,市民未經許可不得進入,否則​一經循《簡易程序》定罪,可處第2級罰款(即5,000元)及監禁2年。

「海濱送中」​的故事,要由1994年說起。

當時,中英雙方需在「駐港英軍的軍事用地」的議題上,安排97年回歸後的情況,哪些地須移交解放軍、哪些地作民用、哪些地要重建予解放軍⋯⋯雙方簽署文件《召會》,英國必須:第一,​移交解放軍5項軍事建築物(包括軍用碼頭);第二,幫解放軍​建立新海軍基地,因添馬艦英軍基地前的舊海軍碼頭,填海變成現時政府總部,故須以一換一​;第三 ,​在中環碼頭海濱預留150米​海岸綫​作解放軍碼頭。

政府聲明指出,特區政府有責任按照《照會》盡快將碼頭交予駐軍用作防務目的,又指過去多次向公眾說明軍用碼頭的背景,事實是否如此?

然而,在2013年之前,解放軍碼頭所在的位置,一直是規劃作「休憩用地」,​2006年規劃署發表《中環新海濱城市設計研究》指出,只要解放軍不作軍事用途,就會開放予公眾。但是,2013年政府突然變招,​把中環海濱地段永久劃作「軍事用地」。

「軍事用地」意味甚麼? 根據《駐軍法》,土地一旦劃作軍事用途,該地便由駐軍負責執法​,任何人未得許可不能

進入,香港​沒有自主權及管轄權,名副其實的送中。 由一開始,在中環海濱預留150米,讓解放軍在有需要時停泊軍艦;到現在,整個空間劃

成​軍事禁區,市民不得進入。差異之大,令人咋舌。《召會》只要求英國一方責任​,中國如要追溯,只能追到英國頭上去,港府無責任履行協議。

為何政府仍要力排眾議,一意孤行?

立法會議員朱凱迪表示:「英國人有的,北京都要有,中央沒有信心到一個地步。97前 的港督就算坐飛機來,都要特地乘船在皇后碼頭上岸,到大會堂宣誓,以碼頭作為宣示殖 民的主權,北京的想法是一樣的。遲些可以想像,軍艦停泊岸邊,八一建軍節、十一國慶 的軍演,就是來宣示對香港的主權,我肯定今年十一國慶,搞場大龍鳳。」

2014年,社會服務機構「創建香港」曾提出司法覆核,但後來退出​訴訟。​「創建香港」 行政總裁司馬文指:「我們只是小型社會服務機構,我們已即時通知法庭資金有限,只有 約50萬元,我們申請了訟費保護令 。」法庭要求司馬文與兩名董事申報個人財政狀況,司馬文拒絕,法庭假定他們有財力卻故意選擇不承擔,司馬文決定如訟費保護令不獲批准,便退出​訴訟。 「​我們無法阻止中環海濱法例通過,所以我要向公眾道歉​。」​司馬文認為,從法律角度而言,現在所有行動都太遲了。

由2013年到現在,解放軍碼頭討論多時,公眾的關注度漸漸磨蝕,直到6月尾,法例即將通過,才再次引起迴響。司馬文指:「這個議題在法庭上已議論很久了,過程太漫長,無法令公眾記住,我覺得是合理的,因為香港人需要思慮孩子、工作,不能預期市民關注這 種技術性議題。」

保安局於5月28日,​採用先訂立後審議方式,​向立法會​提出解放軍碼頭附屬法例,在​先訂 立後審議的框架下,​除非民主派的決議案有足夠票數通過,否則​法例​一定於6月29日生 效。

6月26日,​區諾軒及朱凱廸在會議上分別提出廢除附屬法例,及延長有關法例生效日期至 2047年,若有足夠票數通過,便能阻止海濱送中。

然而,​建制派議員張華峰,在展開討論前提出休會辯論,​獲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批准,​令民 主派沒有作為,所以這條法例在未經討論下突然生效。

要通過一條極具爭議的議案,是如此簡單。

未來,香港的土地會一塊一塊被中國割讓嗎?

朱凱迪指:「解放軍的機會是輕微的,但是整體來看,例如一地兩檢,亦是先例,將來蓮塘口岸、其他新口岸,亦會行一地兩檢,當北京打破了缺口,會打蛇隨棍上,取去香港人

更多土地。」

朱凱迪呼籲,市民應留意十月國歌法二讀,「​我都沒有說要侮辱國歌,你強行提出法例,判我三年監,我不能同意,香港市民應該出聲。」

採訪:鄧詠瑤

攝影:蔡福生

7月15日起 《壹週刊》只限升級壹會員閱覽
期待你繼續支持,讓我們與香港人一起撐下去!

詳情: http://bit.ly/2YBCug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