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懼藍絲暴力】建制地頭擺街站為抗爭者打氣 九十後OL:留翻條命先可以睇到未來
  • 2019-07-08    

 


時值七月,炎夏將至,反送中運動亦踏入了第二個月。香港人遊行過、佔領過、衝擊過,立法會大樓亦攻陷過。然而,政權不為所動,無視抗爭者每一個訴求之餘,亦加緊清算,製造白色恐怖。抗爭行動走到樽頸,民心疲憊,甚至出現四位以死相諫的抗爭者。當東方之珠染上血紅,年輕人的未來被陰霾籠罩之時,一群大無畏的九十後OL就在素來是建制派天下的北區,設立為抗爭者打氣的街站,聲援前線之餘,亦為阻止下一位以死明志者的出現。

Zara(化名)是典型的打工仔,朝九晚六,在忙碌的工作中度日。但這天晚上,她與友人相約好,甫下班就趕回北區,為在粉嶺火車站天橋上的街站做準備:「我們站出來的原因很單純,就是為學生打氣,傳送一些正面的訊息出去。」選在粉嶺的原因除了自己是當區區民以外,亦因為其中一位輕生的義士,生前亦住在此區。

自發組織的她們沒有甚麼物資,街站的設備亦簡樸非常:一張放置物資的摺疊桌、數塊權充「連儂牆」的紙皮,在文具店俯拾即是的便條紙。Zara表示記者採訪當日,物資已經「豐富」了一點:「星期三(7月3日)擺這個街站的時候,我們只有紙張和紙皮。」

在倚在欄杆上的「連儂牆」留下打氣字句的大多是年輕人,但在街站前駐足圍觀的人群中亦不乏其他年齡層的身影:「來這個站的人不一定是我們這種年紀的人,當媽媽的有、叔叔有,小朋友也有,其實支持學生的,不同階層和年齡的人都有。」

建制派支持者使用暴力襲擊異己、示威者,甚至記者的事件屢有聽聞。昨日(7月6日)下午,粉嶺的街站就被一名疑似建制派支持者襲擊,該惡男被街坊包圍,亦被見義勇為的途人制服。

同為街站義工的Jasmine(化名)身材嬌小,在這個充斥建制派、老人和新移民的區份擺街站,她亦明言會感到害怕:「一開始只有我們四、五個女生出來,每一個都是OL ,還都穿著裙子。前一陣子派傳單的時候,有一位叔叔走到離我非常近的距離向我舉中指。我以為他要打我,但他舉完中指,罵一句髒話,很快就走了。」

不少建制支持者對自己所支持的事物不求甚解,言行往往流於情緒的宣洩。Jasmine則認為,街站的目的不是讓他們支持學生,而是鼓勵他們知道先了解事實,再下判斷的重要性:「睜開你們的眼晴,看清楚事實,不要只看『幫港出聲』。」

在建制支持者無理的謾罵以外,亦偶有教人莞薾的溫馨場面:「有些一看就覺得是電視畫面中會打人的藍絲大叔很兇地走過來,搶去我的傳單,然後跟我說『可以了,不用看傳單我也會出去,明天見吧!』」

街站中另一位OL Momo(化名)不斷在「連儂牆」前來回,拍下街坊所寫的字句放到網上。任職公關的她負責在社交媒體上宣傳街站:「天水圍和屯門都有學生自發的街站,他們已經付出了那麼多,為何還要自己為自己打氣?我們這些在工作的人保護不了他們,為何連付出一點時間,可能只是一兩個小時,出來表達支持他們都做不到?」

參與過雨傘運動的她認為,自五年前的清場起,香港社會就彌漫著一股絕望的氣息。不論是一地兩檢,還是明日大嶼這種引起極大爭議的議題,都不能引發大規模的抗爭行動。但反送中運動卻使得香港人五年來的沉寂爆發了:「我們已經睡了五年的覺,我們不可以再睡下去了。」

個子高佻瘦削的她雖未在抗爭行動中走到最前,卻完全理解採取激烈抗爭手段的義士:「五年前的我會是現在指責那群年輕人的人。你這個行動錯了,不應該衝。但原來我們做了那麼多事,政府都不會管。這個政府的暴力我們已經不能阻止,但是誰給了我們希望?我很感謝前線的抗爭者們。若不是他們,我們不會有希望。」

反送中運動持續至今,已出現多名選擇以死明志的義士。Jasmine寄語對未來感到絕望的年輕人:「我堅信未來是我們的,我們還年輕。我們一個都不能少。只有保存性命,才可以看到未來。」

採訪、撰文:梁浩維

攝錄:林金展

據Zara的觀察,到街站表達支持的人除了年輕人,也有各年齡層的市民
九十後OL Jasmine相信即使街站受到騷擾,亦會有市民見義勇為,出手相助
Momo認為雨傘運動後社會變得絕望,香港人睡了一場五年的覺,是時候醒來了
建制派支持者襲擊異己,甚至記者的事時有所聞
7月6日下午,有疑似藍絲在粉嶺襲擊擺街站的市民

【你爆料,我課金】爆相500!爆片1000!有料爆?即Send嚟《壹週刊》,壹齊踢爆社會黑幕!

爆料熱線:95572778

詳情: http://bit.ly/2NfDLrI

*如有任何爭議,以《壹週刊》決定為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