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時差過自行投資】供款額少 行政費貴 關焯照批強積金兩弊病:市民最終或要靠自己
  • 2019-07-08    

 


香港落實強積金制度至今十九年,作為市民退休保障「三條支柱」之一,其實際運作屢遭詬病。經濟學家關焯照在今集《政經焯見》節目中,直指目前強積金供款比率偏低,加上管理費用高昂不合理,令單靠供款難以做到有效的退休保障。

現時法例規定,所有受僱人士均須開設強積金供款戶口,僱主及僱員每月須強制供款月薪百分之五,上限為一千五百元。即使計及僱主供款部分,打工仔每年強積金供款只有三萬六千元,工作四十年後淨供款額僅約一百四十四萬元。

「這筆錢相對於其他地方有些需百分之十、十五供款為低。」

事實上,鄰近國家的退保計劃,供款額均較香港為高。例如新加坡的「中央公積金計劃」,五十歲以下僱員每月須扣減兩成收入作供款;僱主須將員工薪金百分之十六供款;在日本「年金計劃」的「厚生年金」部分,僱員及僱主須分別供款月薪百分之九點一五。

在扣除通脹後,強積金是否足夠讓打工仔安心退休,成為疑問。關焯照認為強積金作為強制儲蓄,在供款少的情況下,預料最終回報不會高,或不足以讓市民應付未來生活,須依靠「個人儲蓄」及「社會福利」另兩條支柱。但「個人儲蓄」保障程度因人而異:「那很在乎個人規律,有時候人們到退休前數年才開始儲蓄,就太遲了。」

至於「社會保障」則涉及資產審查,早已在社會引發不少爭議,儘管有需要的長者可申領綜援,但發放金額不多:「若只靠這兩條支柱,並不足以應付退休、安享生活。」

「最終可能需要靠很基礎的個人儲蓄、資產,甚至可能需要『第四條支柱』,即家庭支援。」

除供款額偏低,管理費高昂為強積金被詬病多年問題。獨立股評人David Webb日前炮轟強積金投資回報當中,有三分一人被管理人蠶食,主張廢除制度。關焯照同樣認為,政府應正視問題。

他舉例說,投資者自行買入盈富基金儲蓄,與強積金基金經理選擇投資盈富基金,即使每年結算收益或只相差百分之零點一,滾存多年後將會變成極大差距。

「百分之零點一的成本差距會慢慢積聚,變成很容易將回報蠶食。」

關焯照認為高行政費並不合理,因為強積金涉及帳戶數量多、金額大,參與買賣基金等投資成本,理應較個人進行要低得多:「現在強積金規模大,亦可有相當競爭力,為何成本沒有回落呢?這與個人投資盈富基金,成本上有很大分別。」

根據積金局今年三月發表的統計摘要,截至今年三月底已登記參加強積金計劃僱員總數達二百六十三萬二千人,帳戶達九百八十二萬五千個。另截至今年第一季已收取供款總額達一百九十一億八千八百萬元。

針對強積金制度兩大問題,關焯照認為首要改善措施,是提升供款百分比,即使提高上限,也可讓人們選擇供款更多。

同時,政府或積金局把關,要求受托人、基金經理等控制行政費用在合理水平,降底成本,令投資者可享受更多回報:「如果食水深,政府應否加以規管呢?」

「強積金規模不斷增大,理論上我們的談判本錢也高。因為規模愈大,降低成本空間愈大。」

對於積金局擬推出中央平台,簡化基金公司行政工作,長遠降低其成本,關焯照認為這是改善強積金制度的正確方向,但實際能減低多少行政費用,還是未知。

「理論上若有中央平台成本會降低,但降低多少,在乎於基金公司如何做。」

採訪:忻肇康

攝錄:林志謙

以上內容為嘉賓個人意見,與本平台立場無關

立即下載《壹週刊》APP,精彩內容壹手掌握

下載連結: http://bit.ly/Next29App

如對會員訂閱制有遇到任何問題或意見,你可以致電 2623 9985,或電郵聯絡客戶服務主任 cs@nextdigital.com.hk,我們定當盡力協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