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事實與偏見】年輕人,我們與你們同行!(黎智英)
  • 2019-07-08    

 

是的,譴責他們吧!謾罵他們吧!你們擁有絕對的權威,卻沒有理直氣壯的理由。林鄭煞有介事深夜四點鐘出來見記者,以為有甚麼石破天驚,原來只是想把責任推給年輕人,譴責他們闖入立法會,說這毀壞物件事件是嚴重破壞了香港法治。真笑話!就是因為你林鄭推行送中惡法,徹底破壞香港法治,才激發這些年輕人出來抗爭,你卻把撞破玻璃塗鴉牆壁,說成是破壞了法治。官字兩個口,這是最無恥顛倒是非的兩個口。算了吧!林鄭,破壞香港法治始作俑者是你。你的破壞是要整個香港七百多萬人的法治和自由,給你的諂媚狡詐邀功陪葬,年輕人的損耗比起來連九牛一毛也不如。林鄭,閉嘴!不要再假惺惺騙人了。除了奴才,沒有人再信你的謊言。

是的,很可惜,年輕人魯莽地破門闖進立法會大樓,進入議會大廳寫上標語塗鴉了牆壁,和塗污了一些前主席的照片。是的,他們的行為造成了破壞,違背了非暴力和平抗爭的道德原則。他們明知這樣做會被捕會坐牢,有幾位甚至輕生了,抗議政府的野蠻,為自由和正義訴求死諫。是的,這些行為表面上違背了,抗議這無良政府送中惡法迫害的初心,削弱了我們整個抗爭運動的力量和支持。

好,成年人,你就用你一向力求安穩和諧的心態,譴責這些年輕人,謾罵這些年輕人吧!但是,你明白嗎?自由和公義一日一日被蠶食,雨傘運動捱過79日一事無成,最後九子被控訴,年輕從政者被DQ,被拉去坐牢,這次反送中惡法一百萬人二百萬人遊行抗議,6.12包圍政府總部被催淚彈、胡椒噴霧和橡膠子彈襲擊,受盡委屈和凌辱,最後換來是「暴徒」的定性,血氣方剛的年輕人一時衝動魯莽行事,是錯了,但何罪有之?

年輕人被送中惡法殺到埋身,移民無錢無資格,毫無選擇走投無路已忍無可忍,還要被這冷血的政府一次又一次漠視他們的聲音。他們無時無刻還感受到這吃人政權的迫害,赤子之心不斷被噬嚙和殘虐,年輕人的無奈和抑鬱是多痛苦,你們明白嗎?

是的,我們成年人長年累月掙扎賺來的安穩,出來抗議也是為了持續安穩的自由,卻不明白我們提供的安穩生活,讓這些年輕人不用再擔心生活,令他們對自由、法治和公義有了比我們更大的訴求。他們寧願付出生命,犧牲自由去坐牢,就是不甘苟且偷生過安穩而無意義的無聊生活。他們看到的是生命無盡的將來,我們看到的是無災無難到公卿的盡頭。我們為了生活幸福的體現,他們感受到的是生命潛藏無窮無盡的力量、意義和理想。趁年輕,今天不挺身抗爭更待何時!我們譴責他們因為我們再不年輕了,再沒有年輕人訴求和理想的情操,又怎能設身處地為他們設想?

或許我們比他們懂得更多,但是我們要明白他們,需要的不是那份優越感,而是安穩生活令我們已失去的謙卑。我們沒有謙卑不會明白,對於年輕人,我們舊有的抗爭方式,沒有給大家帶來甚麼成果,這想法對錯都好不重要,對他們卻是多無奈的無聊。是的,抗爭是漫長的路,年輕人不是這樣想。我們年輕過,但現在已沒有了年輕人的思想和心態,漫長的路對他們太漫長了,年輕人只爭朝夕,一蹴而就的衝動心態我們已不理解,只是因為我們忘了我們年輕過,不再明白了。年輕人感覺這次抗爭是為前途的生死戰,將來是年輕人的,他們當仁不讓「捨我其誰!」

「暴徒」是個掌握絕對權力的政府污衊他們的刺青烙印。撕開涼薄的定性,讓一位一直陪他們闖進立法會的記者告訴你吧。晚上九時多,年輕人撬開立法會正門,和記者沿電梯登上一樓會議廳。有些年輕人在牆上塗鴉,並塗污一些前主席的畫像。在一旁的櫃子放了擺設,有人想觸摸裏面的藝術擺設,有人高叫:「真係唔好搞啦!」另一人從樓梯邊走下來邊說:「我哋係攻佔,唔係破壞!」被罵的人語帶無辜,「我見呢啲好似爛咗咋!」然後再被罵,「就係有人整爛囉!我哋真係唔好整呢啲啦!」之後有人在櫃子上貼上四張紙,寫上「切勿破壞」。櫃子上的擺設始終完好無缺。在餐廳拿雪櫃內飲品的人都留下鈔票。有人弄跌了一塊鐵,噹一聲,隨即被人提醒,「唔好亂整爛呀!」

年輕人還是害怕的,當有人喊「有警察」,全部人驚恐亂作一團。發現沒事了,有人叫「冷靜」和「唔好放流料」。然後去留討論激烈,始終難以有定案,最後訂下十二點是撤離死線。除了堅持留下的幾個年輕人外,其他人會在死線前撤離。

討論仍未休止,有幾個人要留下,有人提出「一齊走一齊留」,「唔可以留低佢哋俾人拉。」有人說「就算你當我係鬼,我都會話,點解要等住俾人拉,點解唔走」。不止一名年輕人痛哭問,「點解要咁樣」。同時有人進來通報,警察已經準備好,呼籲大家離去。一批一批人離去,會議廳只剩下準備留下來被捕的幾人。十二點死線前,突然十多名年輕人衝入會議廳,大叫「一齊走,一齊走」,把留下的人捉住,半推半就帶離會議廳。立場新聞捕捉到這一刻。記者問其中幾位女生,「十二點死線將近,不害怕嗎?」「我哋全部人都好驚,但係四個義士一定要救,驚都要去做,更加驚嘅係,聽日見唔到佢哋。」記者聽了忍不住也哽咽起來。

他們之前互不相識,現在關懷互助,肝膽相照,沒有肆意破壞。是的,他們使用了武力,破壞了玻璃門進入到大樓,塗鴉了牆壁和塗污了畫像,展示的是對世道,對制度,對政權漠視他們聲音的不滿。有人說不應該這樣做,但是,這個政府為年輕人還留下了甚麼出路?而他們都知道,之後的路只會是更凶險。他們闖入立法會大樓,不是為了好玩,也不是受人煽動,聽過他們的討論,就會明白他們真的思考過,也許粗糙,但完全是出自爭取自由赤子之心。這樣的年輕人算是暴徒嗎?

責怪他們之前,是不是該先看看,為甚麼一個富裕先進文明城市,把一代的年輕人逼到快要瘋了?甚至逼得他們走投無路?他們已經看不到希望,由和平示威,到不合作運動,到武力衝擊,甚至以身明志。這些我們的孩子,幾乎做盡了一切,大人不會做不敢做的事情,他們挺身而為。他們還要面對一個毫無憐惜而奸邪的政府啊!是,他們是魯莽了,犯了法,但面對這政府無情冷漠壓力下,逼得喘不過氣,他們還可以怎樣!

暴徒?一個企圖以瞞天過海,用詭計輕輕帶過,想把我們七百多萬巿民,送到中共「司法」黑獄中的林鄭月娥和她的政府才是暴徒!不,他們不僅是暴徒,更是邪惡的魔鬼化身!面對這樣的政府,希望被幻滅了,前途被埋沒了,年輕人還可以做甚麼?束手待斃嗎?是的,你曾年輕過,還記得你的單車被人偷去了,你是多衝動和憤怒。今日他們被「偷」去的是自由、法治和前途啊!他們不發癲才怪呢!難道你期望今天年輕人,眼瞪瞪看著自由快要被剝奪,前途快要被埋沒,希望幻滅了,卻還要冷靜和沈默,束手待斃?!可能你從未真的年輕過,可能你只是良知麻木,喪失了感慟的本能!你們這些不認同年輕人做法的人,保持沈默,默默地為他們祈禱吧。我們這些同情和支持他們的人,會繼續支援他們保護他們,陪伴在他們左右,以平靜與體諒舒緩他們的衝動,與他們並肩同行,走在狹窄而崎嶇的路上,共同承受和承擔,任由風吹雨打,風雨如晦,我們就是不怕,陪伴在左右。

立即下載《壹週刊》APP,精彩內容壹手掌握

下載連結: http://bit.ly/Next29App

如對會員訂閱制有遇到任何問題或意見,你可以致電 2623 9985,或電郵聯絡客戶服務主任 cs@nextdigital.com.hk,我們定當盡力協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