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專訪92歲高耀潔 孤身英雄|李禾德
  • 2019-07-11    

 

踏進紐約曼克頓高耀潔流亡美國的小公寓,家居陳設簡陋,大㕔只有兩張小床,一張是護理用的,另一張是為妹妹高明鳳準備,她不時會從芝加哥來探望姐姐。

來到時正是中午,高耀潔在房中用膳,房內一牀、一桌及兩個書櫃,加個小藥櫃。還以為高耀潔要臥牀,卻精神奕奕地坐在牀上喝著湯,不需護理幫忙。見有客人來,她忙不迭地推開喝了一半的湯,叫我們坐下。

護理員說高醫生的聽力差不多完全消失了,還是可以講,可以寫,所以我們就以筆交談。

十多年前經常以電話訪問高耀潔,當時她還在河南。有任何關於中國愛滋病的種種,或是因輸血或賣血感染愛滋的問題,總是找她分析;其後她受到中國政府,尤其河南地方官員的迫害,不滿她揭露國內因輸血等問題而感染愛滋病的大災難。

當時高耀潔被監控得厲害,覺得留下來這場「血禍」便不能公諸於世,便匆匆拿著滿載大陸愛滋病資料的電腦硬盤,一個血壓器,貼牆而行避開監控攝錄鏡頭,躺在出租車後座掩人耳目到機場,南下到廣州再輾轉到美國,最後落腳紐約。

當時高耀潔是82歲,老人家獨自一人,不懂英文,隻身到異邦。筆者每想及此,總是心酸。這時與她見面,她卻豪爽樂觀,不顧影自憐,還關心起我的生活。她說:「我28歲結婚,生了三個小孩。」高醫生總是先關心別人,忘卻自己,她用了畢生積蓄去關懷大陸愛滋病人,特別愛滋孤兒,亦因此高醫生的家人亦連帶受政府迫害。

問他兒子現在還有埋怨嗎?她直率的說:「有。」談起兒子,還有孫女,她眼裏仍是閃着光芒:「他(兒子)現時是大學教授兼院長了。孫女亦36歲,現在是少校軍官教師。」兒子及孫女曾經到紐約探望她。

護理說,兩年前高醫生病重,差點救不過來,但近幾個月精神轉好。

現時92歲的高耀潔,雖然行動不便,但頭腦清𥇦,説話非常有活力。她説:「我還要寫書,現在計劃寫有關於毛澤東的書。要寫毛澤東搞政治運動害人。」

高醫生經歷過中國大饑荒及文化大革命,被紅衛兵毆打,傷痕累累,多次被關在醫院太平間,先後有八個多月,曾經服毒自盡獲救。這些苦她都經歷過,這是為什麼她要寫毛澤東。

她流亡美國10年,至今已寫了八本書,大多都是關注及揭露大陸愛滋病的禍害及官員的腐敗導致情況加劇。

談及香港二百萬人上街遊行,她說:「我知道有這麼多人示威,但我不了解情況,不好說。」不了解便是不了解,不會盲目支持,盲目反對。不像一些「九唔搭八」、肚滿腸肥的「校長」,已擁有很多,還貪心想要更多,捂住良心「盲撐」。

高耀潔非常知足常樂,表示現時居住公寓由基金會負責,政府每月給生活費500多美元,加上有護理照顧,已經很足夠。

高耀潔有她的堅持與固執,她在大陸生活了82年,從來沒有入黨。要知道,在大陸入黨後,做事會諸多方便。即使到了美國,高醫生說美國也有很多騙子,亦有拉幫結黨的,想利用她的名字搵錢的,她都拒絕,所以近年她不怎接受探訪。

在兩個小時訪談中,高醫生最關心的是愛滋孤兒,她不時在她所寫的書上翻揭,指著說:「你看,這些愛滋病的孤兒,遭到遺棄是多麼的慘!」,「這父母為了躲避兒子患愛滋的歧視, 一家2003年移居新疆,但兒子不久便死亡。」

中國官方,對愛滋病訊息一直隠瞞,導致不少大陸人對這病有誤解。即使在1996年,官方向外宣傳,都只說愛滋病的傳播途徑,只會透過吸毒及性交。高耀潔卻在鄭州一次會診,發現了一名女病人是透過輸血感染愛滋,繼而揭發河南以至全國不少農民工賣血感染,血庫已被污染,再揭發血頭及背後地方政府的利益輸送。當時河南的一把手,便是前政治局常委屬於江派的李長春,繼任是陳奎元,打擊高耀潔最厲害,陳奎元其後更升至國家副主席,在李長春包庇下壓制這場「血禍」,而時任省長的李克強雖抓經濟,再升為省委書記,亦難辭其咎,但卻步步高升,成為現任總理。高耀潔晚年的愛滋病抗爭,可說是「大衛與巨人哥利亞」之爭,直到92歲,還未言放棄。

「想回國嗎?」筆者問。高醫生說:「現在回不去了,我現在24小時要靠氧氣呼吸,氧氣樽每4小時便要換一次,不能長途旅行,回不去了!」即使想,政治氛圍也容不下她。
高耀潔說,即使現時,在國內的農村內,仍然有很多因輸血感染愛滋的人。圖為在河南設立「台灣關愛之家」所收養的愛滋病棄兒。(李禾德提供)
李禾德提供

臨走時,她顧盼兩邊找膠袋,巍顫顫用她曾纏腳的雙腿,扶著床邊及椅背去找,找到了,還以為她有什麼用,她將幾本書塞入膠袋中,托我送書。

一月份剛出版的口述新書《煙雨任平生》,囑咐送給國會及華盛頓兩間圖書館,還有壹週刊。習慣還是改不了,就用單薄的膠袋將重重的書放在裡面交托我。筆者拿著膠袋內幾本厚厚的書説道別,心酸之餘,對她的佩服敬重又添了幾分。
今年初出版了口述的《煙雨任平生:高耀潔晚年口述》一書,高耀潔雖年屆92歲,說不會停下來,她還要寫書,寫毛澤東搞政治運動害人。

悠然自「德」|作者簡介

李禾德

資深政治記者,曾任職亞洲電視、香港電台、壹週刊及美國自由亞洲電台。現長居美國首府華盛頓附近的海邊小鎮,過著簡樸的鄉村生活。對新聞工作仍有團火的她,眼見中美貿易戰開炮,鋒煙四起,稿癮發作下再重拾筆杆,與壹週刊讀者隔岸相聚。

7月15日起 《壹週刊》只限升級壹會員閱覽
期待你繼續支持,讓我們與香港人一起撐下去!

詳情 http://bit.ly/2YBCug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