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回應學生會】林鄭青年事務與40歲以上富二代同行 會議紀錄揭不信年輕人:青年人唔專業
  • 2019-07-10    

 

七一回歸酒會上,林鄭月娥指要透過不同的途經主動接觸不同背景的年輕人聆聽他們的心聲,但轉個頭就變臉。而事實上,示威者衝擊立法會後,凌晨四時林鄭以「長輩」姿態作出嚴厲譴責。

自林鄭上任,已多次提出要與年輕人Connect,先後設立青年發展委員會以督導政府的青年發展工作,惟委員會形同虛設,充斥「離地」成員,淪為富二代「分餅仔」的空殼。

富、官二代為委員 改組換湯不換藥

林鄭月娥於2017年的施政報告中強調要與青年同行,政府便於去年成立青年發展委員會,納入由1990年起沿用至今的青年事務委員會。以往由商、政二代主導的青年事務委員會被嘲「離地」,平均年齡亦偏高,所以不少人關心新的青年發展委員會可否改善這些問題。然而,34位非官方委員中,有超過4成的委員來自以往的青年事務委員會,似是換湯不換藥。

新的委員會在成立時強調有超過一半的委員是35歲或以下,非官方委員平均年齡為35歲。不過本刊發現,34位委員中最少只有12個為35歲以下,而保守估計年過40歲的委員人數超過10個。當中有新加入的立法會主席梁君彥之子梁宏正,前立法會議員楊孝華幼子、中西區(山頂)區議員的自由黨楊哲安及西貢區(富藍)區議員的民建聯陳博智等等,普遍為親政府的黨派新星。

委員會繼續向富二代「派餅仔」,被網民戲謔為「投胎界KOL」,大劉劉鑾雄兒子劉鳴煒繼續被委任為副主席,而其他富二代有霍英東孫兒霍啟剛,船王許愛周家族的後人、許晉亨姪仔郭永亮等等,郭永亮同時身兼香港青年聯會主席及廣東省政協委員。

四叔李兆基幼子李家誠,為青年事務委員會時任委員之一,但本刊發現去年三次委員會會議中,李家誠缺席兩次,而在唯一一次出席時亦未有發言。劉鳴煒過去的上車論,叫年輕人不要去日本被轟離地,相信對年輕人來說,這一班富二代能幫到的,就是傳授「投胎」的心得。

事實上,「90後」的成員只有4位,其中年齡最小的是今年19歲,於香港科技大學就讀環球中國研究的鄭康煥。他雖然沒有任何政黨背景,亦由青年委員自薦計劃中入選,不過早前有媒體爆出他在14年雨傘運動時經常在社交平台發佈「反佔中」言論。

封鎖會議紀錄 政府拒納委員會建議

委員會成立一年,至今舉行四次會議,頻率與以往青年事務委員會相近,但未如其他委員會公開上載任何會議紀錄,而以往的青年事務委員會會議紀錄則被鎖起。本刊取得舊委員會的會議紀錄,發現青年事務委員會最後上載的會議紀錄為18年1月,欠缺最後一次的會議紀錄。縱觀三次會議上,委員會主要討論各種交流團的撥款及回顧16年青年高峰會議。

會議紀錄顯示,委員曾經向發展局建議邀請年青人就《香港2030+:跨越2030年的規劃遠景與策略》參與諮詢,甚至希望引入青年參加有關的法定組織,但局方卻以諮詢委員會需要較具專業知識和相關經驗的人來擔任委員,表示對委任青年人就有一定的難度。而有青年代表受邀到會上發言,建議政府設立青年議會,但政府亦未有正面回應,可見委員會的影響力不大,只淪為不同交流團、活動批錢的工具,未實際有效地監督政府引入青年聲音。

另一邊廂,政府亦以所謂慣例,斷定18至35歲的皆為「青年委員」,認為他們可為青年發聲。儘管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對青年的年齡定義為15至24歲,香港人口普查中界定的「青年」年齡定義亦一樣,不過在青委會的報告中就指出,「青年定義按不同政策改變,青年是指從具有依賴性的童年過渡至獨立成年人的時期,是非固定的年齡組別。」

在去年六月的青年發展委員會第二次會議中透露,由林鄭親自主持的「青年發展委員會高峰會」將會在今年內舉行,會議將會檢視過去工作成效。在近日的反送中風波,青發會副主席劉鳴煒未對年青人的行為作出任何反應及意見,而林鄭於風波後再重啟青年工作,打頭陣約見科大學生會閉門會面便遭到公開拒絕,面子掃地。行政會議成員葉劉淑儀更於報章撰文直斥政府的青年政策失敗,是笑話一則。林鄭有多大誠意同年青人Connect,大家心中有數。

撰文:鍾欣諺

剪接:曾淑怡

7月15日起 《壹週刊》只限升級壹會員閱覽
期待你繼續支持,讓我們與香港人一起撐下去!

詳情 http://bit.ly/2YBCug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