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14歲我反送中】心痛同路人以死明志 中二名校生:最少我們爭取過
  • 2019-07-11    

 


6月30日,數萬名市民聚集添馬公園參加「6.30撐警察,保法治,護安寧」集會,其間有撐警人士於立法會一帶大肆破壞,拆毀連儂牆和祭壇,現場一片狼藉。公眾悼念活動其後舉行,有一名青年人穿梭於人群中默默打掃,而他只有14歲。

「掃帚是我在連儂牆附近找到,我取了一把幫手掃。為什麼要清潔工人這麼辛苦去幫我們,而不是我們自己清理?」

於是,家中僱有工人,日常不必做家事的他,在立會一帶空地打掃起來。

3月生日,14歲的Thomas正就讀中西區傳統男校,中學二年級。6月7月以來忙於參加大大小小的遊行集會。6月17日,市民自行發起三罷,Thomas僅帶著一個外科口罩,就衝到特首辦外。不想缺席遊行的他,七一遊行特意走過波斯富街、軒尼詩道和軍器廠街的天橋,去「點名」。

五年前的雨傘運動,可謂Thomas的政治啟蒙。「那時我大概小學三年級左右,當在電視上見到928時,施放了87枚催淚彈,好震驚!很想知為何要行到這地步,而非坐下談判。」在Thomas眼中和平的社會,從那時起了變化,關係破碎撕裂,世代出現隔閡,政治取態從此分了黃藍。

年初,Thomas從新聞報道得知政府將修定逃犯條例,驅使他反對修定的原因源自擔心和不信任。他認為條例一旦通過,中央政府隨時可以不同罪名押巿民返大陸受審,「上到去受一些不公平的審訊,或者可能被迫去自首,這不是一個樂觀的情況,淨係想像已經覺得很恐佈。」他擔心沒有言論自由,香港不再是香港。「與其不斷指我們被煽動,有否想過我們為何會走出來?」

14歲固然年輕,但14歲也有他參與社會運動的方法。在Thomas的背包內,有示威人士常備的護目鏡、生理鹽水和哮喘藥。「我通常都是自己一個的,如果有很多人行,我就跟著大隊一起行。」六、七月正值中學試後活動月份,難怪在遊行示威的現場總能見到中學生。「我有些同學之前並非很關心政治,現在經過這一次反逃犯條例,開始站出來慢慢了解更多事實。」

問到Thomas平日有什麼興趣,答案不令人意外,「放假通常也是和朋友外出,玩樂一下,沒什麼特別。打PS4、Minecraft、PUG-G......」他更表示自己是個電影迷,一星期看一電影,《淪落人》、《十年》是他近年很喜歡的港產片。「我也想回復平靜,我也有我的生活,本來去玩的時間,現在都用來遊行。」

Thomas手握八級演奏單簧管的資歷,最近快將參加演奏級考試。「但直至這件事完結前,我都會盡量出來。我不會話自己很投入,不會特意放棄原有的生活,我會在原有的生活抽出時間去做這件事,參與一下。」在這場社會運動,他也有自己的角色和定位,「我會說我是一個相對後援、補給的角色。」

為什麼走出來?「其實我是鍾意香港,說真的。看著香港慢慢走下坡,其實會感到很不開心。」

如最後真的什麼都爭取不了,你還會做什麼?「 最少我們爭取過。」

其實這份成熟和世故與年輕的面孔,格格不入。

生於中產小康之家,父母分別在銀行和醫院工作,Thomas強調參與社會運動與背景無關,「無論住劏房還是住半山也好,也可出來發聲。」Thomas父母亦支持他參與遊行,「他們大致上是支持這一件事,我很幸運 其實不用特別地和他們很多爭拗,只是有些時候要協商一下。他們也有底線,有些衝突如612、71他們不想我去。我會在大家都能接受的情況下,盡量參與這場運動。」

香港的年青人就是香港的未來。說到自己的未來,Thomas說自己「有打算但沒計劃」。

就讀初中的Thomas表示,「我有啲緊張成績,都想讀大學。」

「如果真的要思考前景的話,18歲預先抽公屋吧!」他笑著補充,「公屋和骨灰龕位看看哪一個抽得較快。」關於自己的未來,Thomas「說真的沒什麼好想了,打算其實有的,至於計劃不要想得太好就可以了。」

撰文:文倩儀

攝影:時事組

7月15日起 《壹週刊》只限升級壹會員閱覽
期待你繼續支持,讓我們與香港人一起撐下去!

詳情 http://bit.ly/2YBCug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