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誰明阿伯心】當大媽係AKB48女團否認係老淫蟲 伯伯慨嘆:唔去公園就好快去醫院
  • 2019-07-12    

 


多年來屯門公園被大媽歌舞團入侵的亂象都困擾區內居民。這些大媽每天勁歌艷舞,製造極大噪音。其衣著日益暴露,甚至從老人手上非法賺取打賞的情況,都使區內居民對此瀰漫著黃土高原風塵味的公園避之則吉,更讓屯公成為不少網民心中亟待「光復」的地點。上星期六(七月六日)下午,有網民就發起「光復屯門公園」行動,促請政府正視亂象。三天後的七月九日,屯門區議會一致通過關閉屯門公園自娛區的要求。

不消數天,大媽敗走屯公,公園回復平靜,但區內伯伯卻鬱結於心,對當日示威期間受到的對待忿忿不平。一位接受訪問時依然非常氣憤的伯伯向記者控訴:「老人家沒有地方去,只是玩得過火一點而已。他們(遊行人士)一來就罵『老淫蟲』,全部一起圍上來。有甚麼好說的?好像你在執法一樣。一點口德都沒有。年青人、讀書人,大學生,甚麼大學生?老人家逛公園不可以嗎?」

另一位「雄辯滔滔」的歐陽伯伯同樣對年輕人的指控感到反感:「那些歌手只是來唱歌跳舞而已。我不會以『大媽』稱呼他們,我查過了,大媽的原意是偉大的媽媽。但那天示威,那些年青人連玩二胡自娛的人也指責,說他收利是。我們幾個長者在聊天,他們就說我們全都是『老衿』(衿兄弟,與同一女性有性行為的男人),這樣是不是侮辱了我們這些長者?」

除了對當日示威者的不滿以外,歐陽先生又反駁外間對大媽歌舞團的指控:「音量太大,讓他設立音量上限;歌手穿得太性感,讓他穿檢點一點的服裝,AKB48那些穿著短裙和打底褲,一樣可以跳舞;收錢的問題,讓他們設立一個籌款箱,願者就給一封利是,等同我們去教會捐獻。」這位伯伯指,屯門公園的大媽現象是「約定俗成」的,又認為大媽的服裝,所有人在外國的沙灘都如此打扮。惟記者指出公園與沙灘之場合有別,他一時語塞,亦沒有正面回應。

對於不少區內伯伯而言,到公園觀賞大媽歌舞儼然已成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更是他們唯一的娛樂。退休人士霍先生向記者表示:「想去旅行又沒有錢,又沒有力氣到處走,只好來這裏玩。我沒有耐性下象棋,也沒有文化看報紙,或去圖書館看書。但我們也要消磨時間,要有精神寄托。」在公園內結交了不少朋友的他更認為,讓大媽撤離屯公,是在迫公園內的老人「賭博或光顧黃色事業」。

除了娛樂和社交,避免家庭糾紛亦是部份伯伯長期流連於此的原因。另一位伯伯江先生就向記者表示自己與兒子和媳婦同居,平日關係不算親密,他們亦對他長期留在家中感到反感:「媳婦兒子對著你都覺得煩,在家中會多吵架。出來了,少了接觸反而沒事。準時回去吃飯,他們對你更好。」

街坊朱小姐認為政府和社會應正視這群伯伯的需要:「撤銷自娛區的決定真的太快了,旺角殺街的時候也有給人一段準備的時間。其實是不是應該劃一塊地方,讓他們一樣可以聽歌,又不會吵到別人?」她又指出,其實公園內有不少真正自娛的人士受到連累:「這裏有些伯伯是聽著別人的音樂跳舞的,有一檔是幾個伯伯自己彈琴,自己玩的。但有幾個(大媽)真的愈穿愈少,今年才搞成這樣。」

另一位常到公園內的自娛區跳社交舞的女士對「光復屯公」殃及池魚亦感到無奈:「這裏有很多是正當的,我們那邊沒有利是,我們要自己給錢別人唱歌。我們都是老街坊,你一刀切取消,我們完全失去了娛樂,只好『戇居居』在這裏餵蚊。你知道,年輕人都不喜歡跟我們同住,孫子上中學了,兒女又要上班,你說我們可以做甚麼?」

以行政方式讓屯門公園回復平靜的效果自是立竿見影,但要真正解決大媽歌舞團滋擾居民,滿足老人生活各種需要等問題,皆非可一蹴而就之事。要真正平定「屯公之亂」,恐怕還有好一段路要走。

採訪、撰文:賀維

攝錄:善也、田俊

屯門公園大媽娜娜近月聲名大噪,不少參與「光復行動」的示威者都認識她。
有經常出沒於屯門公園的伯伯對上星期的示威行動極度不滿。
區議會火速通過撤銷屯門公園自娛區後,公園近日回復平靜。

7月15日起 《壹週刊》只限升級壹會員閱覽
期待你繼續支持,讓我們與香港人一起撐下去!

詳情: http://bit.ly/2YBCug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