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英國脱歐有助大學國際化 | 陳思銘
  • 2019-07-20    

 

最近,英國多間傳統精英大學在美國QS的全球排名中下跌,QS指出有三份二的英國大學排名輕微下跌。

英國大學排名下跌和脱歐並非完全無關,但美國、歐盟和亞洲的大學 (特別是新加坡) 近年排名急升的其中一大原因是他們致力開拓國際市場,在國際化上投放更多資源。英國傳統大學亦明白加強國際化有助大學爭取更多資源去提升教學和研究質素,從而減低脱歐的影響,挽回大學原先的軟實力。

雖然英國脱歐仍然存在不少未知之數:國會一直未能對脱歐議案達致共識,加上文翠珊即將卸任,現在又正值保守黨黨內選舉,倘若疑歐派的Boris Johnson成功登上首相寶座,他有機會在萬聖節之前進行硬脱歐,為英國國內經濟帶來不穩定因素。

根據安永最新的分析,目前倫敦已經有至少一成的投資銀行把其員工及業務遷移至比利時、法國和德國等歐盟國家,務求把英國硬脱歐的衝擊減至最低。

的確,英國脱歐對英國的政局、經濟發展和軟實力等方面帶來負面影響。但在教育方面,我認為脱歐為英國帶來拓展其海外和國際市場的契機。

QS排名相當重視一所大學的國際化,英國的大學正循兩大方面入手,以提升其國際化的程度和整體教學質素,此舉有助香港學生擴闊其國際視野。

首先,英國大學積極向國際生招手。近年英國的大學在脱歐後逐步走出歐洲,減低對歐盟學生的依賴,到亞洲和美洲等地招生。在國際化方面,倫敦政經學院和倫敦帝國學院擁有超過五成國際生,學生來自全球超過一百五十個國家。其他大學如蘭卡斯特大學和諾定咸大學亦分別有5950名及7645名來自世界各地的國際生,學校願意投放更多資源支持國際生。

香港的學生在這高度國際化的校園環境學習百利而無一害,能夠和不同國籍的同學進行文化交流,擴闊人際網絡,多學習歐亞國家的文化、歷史背景、政經格局,是二十一世紀全球化下不可或缺的技能。

此外,英國大學亦加強與國際間的學術交流。例如英國薩里大學展開人工智能和機械人研究 (The National Hub on Future AI & Robotics for Space),未來在太空科技上將會擴大其研究規模,有機會和美國的頂尖大學合作。利茲大學被評鑑為全英頭三間獲得最多研究資金的大學,大學在脱歐後加緊和歐盟區內的大學合作,例如德國歷史最悠久的理工大學,卡爾斯魯爾理工學院。香港的學生更有機會參與在大學的研究項目中,獲得寶貴的第一手科研經驗。

不過,若果英國大學加強國際化的同時,卻只向某些地區廣泛招生,如中國內地,恐怕只會適得其反。曼徹斯特大學便是其中一個例子,本身該城市已經有大量華人:唐人街、川菜、K房、打邊爐、點心、中超等等,應有盡有,有如小香港。加上大學招收大量內地學生,香港學生變相較少機會認識歐美國家的同學。有見及此,選校時應該考慮大學國際化的規模和國際生的背景。

總括而言,英國的大學雖然受脱歐影響,但未有因脱歐而大亂陣腳,反而正努力重整部署,積極開拓國際市場,為國際生提供更多元的學習環境、更全面的課程和更豐富的大學生活。

提早凖備,為實現夢想踏出一大步。

作者:Samuel Chan陳思銘,九歲負笈英國,十四年後畢業歸來,創辦英識教育;如今身在港,心也在港,但思想始終停留在彼邦。

7月15日起 《壹週刊》只限升級壹會員閱覽
期待你繼續支持,讓我們與香港人一起撐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