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子女畢業紀念冊的留言「灰到爆」?家長明白嗎?|趙麗如
  • 2019-07-25    

 

七月,是子女和同學們分離的月份:放暑假、轉校、出國唸書或畢業等。最近,我看過一些小六、中六畢業生的紀念冊或社交媒體的留言,表達他們對「別離」的看法。今次談談「Generation Z」,即「Z世代」的一些離別留言,希望為家長或教師帶來一點思潮衝擊及反思。

我是「七十後」,即所謂的「Generation X」,是出生於大約1965至1979 年間的「X世代」。我唸書的年代,小學或中學畢業時,學生也會填寫紀念冊。當時互聯網未流行,幾乎每個同學也會花錢買一本紀念冊;左挑右選,畢業前邀請同學或老師留言、填好地址、電話號碼等,方便日後聯絡。由於畢業後大家各散東西, 也不知何時會再遇上,好歹同學一場,會互相祝福。請誰「臨別贈言」是一件大事,贈言本身亦費盡心思、即使我們多數左抄右抄,無甚創意的,包括:

1.
「紀念冊中留紀念,願君常念冊中人」;

2.
「萬里長城長又長,我倆友誼比它長」;

3.
「To serve not to be served」;

4.
「忘記背後,努力面前,向著標竿直跑」。

總之,當時主要「四處抄」,還會把「友誼」、「共勉之」硬塞進去才完美似的。

紀念冊還會設定一些欄目, 包括「血型」、「最喜歡的顏色」、「最喜愛的食物」、「最愛的老師」、「興趣」, 似足「八卦雜誌」列出歌手、明星的個人資料。我曾經捧著紀念冊由頭看起, 多次細讀一字一句贈言。幾十年匆匆過去, 現在我連紀念冊放了在哪裡也不曉得了!

那麼「Z世代」,即生於大約1995至2015年間的人呢?我和朋友們看過部份小六及中六學生的紀念冊,發現以下特點:

(一)
太多途徑溝通,不太重視紀念冊或「yearbook」

小六剛畢業的女兒,連紀念冊也沒有寫。她說:「我們已經不停在IG (Instagram)及其他社交平台與同學聯系,還紀念什麼?」由於她讀「直升」中學, 升中後會再見同一班同學, 最後上課的那幾天,同學多互相祝福大家有一個愉快的暑假。反而是轉校、離開香港的同學會寫下:「希望以後能再見面! 」、「Call Me」、「Never forget each other」。至於朋友們就讀其他學校的子女, 他們的紀念冊,多以留下聯絡資料為主。

(二)
紀念冊的設計加入新欄目

我小時候的紀念冊多以簡單取勝;現在冊上的個人資料例如電話、地址、照片旁邊加入很多分欄,除了基本的「我最好的朋友」、「我喜愛的人」等,還包括「最常玩的App」(部份小女生會填上「Piano tiles 」或「Color Switch」)、「是否喜愛小動物」、「是否喜歡群體活動」等,完全反映現代不少孩子在手機中成長、非常喜歡寵物及部份比較「宅」、不太愛與人交往的性格。

(三)
留言轉趨個人化

部份國際學校的中六的yearbook, 會將同學間的感情生活放在短短幾行的留言內, 例如「請不要忘記某月某日及當天發生的事情」,好像也不太介意私事外揚似的。我那年代, 同學拍拖也多數不會承認的,更何況是寫在yearbook;他們這一代似乎更坦蕩蕩。

(四)
部份想法負面

有些家長好友反映, 部份留言「灰到爆」,例如不少年青人會以「廢青」自居,亦表達對前途的擔心或升學的憂慮等等,不似一群快將考入大學, 對前途充滿期盼的年輕人。有些年青人告訴我:「Z世代」比較真誠、隨意表達自己、「好Mean嫁喎」、黑色幽默的。「父母看後, 一定擔心,以為個個子女也有情緒問題的」他們續說。我明白他們的想法, 但作為父母或長輩,會留意子女或後輩的負面情緒,不會掉以輕心, 希望適時提供協助。

(五)
預期家長會翻閱

我小時候, 父母完全不會理會這些紀念冊的內容的。今時今日,無論小六或中六學生, 部份也知道或預期父母及老師們可能會看到留言的,也完全不介意了,因為他們已經有經驗,例如父母會檢查自己手機訊息的。

子女對紀念冊的看法,就像很多其他事物一樣, 和我們這一代的南轅北轍。看來,要與他們更好溝通, 大家還要更努力,嘗試深入了解他們。

插圖: Hui Madeline

作者:趙麗如,Bonnie,曾任職記者超過十年,現從事傳媒教育,育有一女及一對孖生兒子,感恩當上媽媽,努力享受育兒過程,希望做個充滿正能量的母親。

探索驚奇精彩的 wONdEr 故事,請LIKE 我們的Facebook Page,並設定為「搶先看」:

https://www.facebook.com/wondermedia.hk

7月15日起 《壹週刊》只限升級壹會員閱覽
期待你繼續支持,讓我們與香港人一起撐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