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21他們站在最前線】 催淚彈橡膠子彈主動來回進擊 示威者只因一句口號: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
  • 2019-07-25    

 


「香港人,加油!香港人,加油!林鄭,下台!林鄭,下台!」

這,是7月21日民陣遊行的口號。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這,是身穿黑衣的年青示威者,前往中聯辦時所喊的口號,亦是在上環催淚煙中集結時所喊的口號;以簡陋的自製盾牌在槍口前主動步向警方防線時所喊的口號。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分別?為什麼這次的示威者會如此不懼淚煙彈雨,主動進擊?

先回看那一天在港島發生了甚麼事。7月21日,民陣再次發起遊行,因應警方的要求,遊行的終點定為修頓球場旁的盧押道。同樣按照警方要求,民陣代表多次呼籲市民離去,然而,有為數不少的人並沒有停留,而是向金鐘方向進發。到達海富中心後,更突然佔領夏慤道。據一位在場的示威者表示,他們事前沒有決定佔領,甚至連網上討論區都沒有事先計劃:「連登沒有提過(佔領夏慤道),有人提過去金鐘,但沒有說去哪裡。Telegram有說去金鐘,但很少人這樣主張,更多人說去銅鑼灣或者灣仔。」

佔領之後,大批示威者進入煲底。本以為會再是一場傳統的包圍立法會行動,約15分鐘以後,突然有人大叫:「這裡沒有用啦!走啦,去中環啦!」語畢,大量示威者再次動身,離開煲底。起行約10分鐘,大家才知道,目的地不是 中環,而是西環的中聯辦。這些決定,全是臨場或網上有人提議,而現場亦近乎馬上執行。

由於事出突然,中聯辦外沒有水馬,亦沒有任何警力,示威者輕而易舉地包圍中聯辦,有人以噴漆遮擋監視器的鏡頭,亦有人於中聯辦的牆壁上塗上「支聯辦」等字眼。晚上約7時45分,示威者在中聯辦門前宣讀抗爭者宣言:重申五大訴求,更聲稱不排除會成立臨時立法會。然而,不少記者追問成立的手法時,示威者沒有具體回應。

宣讀完畢後,一羣示威者突然圍聚討論:「扔完即刻散場!扔完就散場!我們不可以……警察已經接近我們,拿起你手上的東西,扔完就散場!提醒你身邊的人,扔完就走!」語畢,示威者以漆彈及雞蛋扔向中國國徽。

扔完漆彈,示威者馬上撤退。然而,到達上環消防局附近時,示威者在討論這條前線是否應該等待西環的手足全部撤離,還是現在馬上撤退時,出現了一定的混亂:「重點是,我們是否等下去,我認為不用等,為甚麼……因為我們已斷絕了聯絡,我們沒可能帶他們走,他們怎樣也不肯走。」直至哨兵報告:「最新消息!現在最後一批人,全都已經走了,全部人都走了!」示威者終達成共識:「前面已經全撤了,最前面已經全撤,如果想守住這裡,可以守一守,但不要守太久,見到狗(警察)就要走了,因為中區警署都好多狗(警察)!」

然而,由於討論花費了太多時間,示威者並未撤退,警察已經到達,警方推進期間,多次以強光燈妨礙記者拍攝,一隊速龍小隊更突然衝擊記者。在警方進迫之下,示威者一度退卻。然而,約晚上10時,示威者竟一邊敲打自製的盾牌及頭盔,一邊主動步向警方防線,直至相距約80米時停下。約5分鐘之後,示威者再次前進,大有反擊之勢,亦向警方投擲雜物。警方發射多枚催淚彈,鋼頭可見催淚彈直擊示威者的雨傘及盾牌,其爆炸的火花更明顯波及示威者的頭部位置。

在以往的衝突中,警方使用催淚彈後,示威者會快速四散,但現場可見,有不少示威者於煙霧中集結,組成防線,更有全副裝備的示威者再次推進,即使警方動用橡膠子彈,更有示威者中槍倒地,示威者仍試圖以簡陋的自製盾牌和雨傘擋子彈,直至最後一刻,示威者依然手持盾牌,有序撤退。

為何這次示威者會如此主動?一名在場的示威者解釋,他們早已視今次的行動

是一場革命,「其實今天預了是會衝的,預了是會擋的,已經在很多討論區都見到…...」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最早由本土民主前線的梁天琦於2016年提出,即使梁天琦現時身陷囹圄,即使梁天琦不能完全代表示威者,但是,「他至少代表了我們的其中一個信念……為什麼要光復香港,是因為香港存在很多問題,一定要光復,一定要脫離中共的統治,這樣說吧,脫離中共統治很難,但最少特首要是我們選的。」既是光復革命,以往的對峙不再合於時宜,以往的武力不在具有威嚇力,「以前噴胡椒噴霧,我們已經覺得很恐怖,要逃走,但是現在已經習以為常……直到現在 (警方)施放這麼多催淚彈,以後不用催淚彈才是不正常。」

「我覺得是一場革命,因為我們是為了一個信念去做,我想不到什麼原因這不是一場革命。」

採訪:梁越

攝影:攝影組

7月15日起 《壹週刊》只限升級壹會員閱覽
期待你繼續支持,讓我們與香港人一起撐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