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堅拒噤聲】聖心老師怒罵「黑警」被投訴 辭公職負責任:最擔心通識殺科
  • 2019-08-02    

 

自反送中運動開始以來,警察多次在衝突中以武力鎮壓示威者,望著一幕幕直播的畫面,令人心碎。721當晚,元朗一場無差別打人事件,警察失蹤39分鍾,更有勾結、包庇黑社會之嫌,社交網站成為了大眾表態和抒發情緒的出口。教師也是凡人,亦難免有情緒想宣洩,話一出口卻要面對師生、家長甚至社會的批判,弄得教育界滿城風雨。

嘉諾撒聖心書院通識教師賴得鐘,說話不慍不火,但6月12日金鐘衝突後將Facebook個人頭像換成「黑警死全家」的相片。事情引起警察和建制派不滿,四警察協會去信教育局投訴,有團體到他任教的學校示威請願,要求校方將其辭退。

賴得鐘事後為自己的言論道歉,主動辭去考評局通識教育科目委員會主席、成員以及香港通識教育教師聯會外務副主席職務,失去了一些老朋友,也錯過了一場他珍重的謝師宴。不過,他堅持日後繼績說良心話,他當下的他最擔心的,是通識被殺科。

怒髮衝冠

6月12日金鐘衝突發生時,賴得鐘正在家觀看電視直播,畫面裡不論年輕人、老人抑或婦女,都被警方不住以催淚彈、布袋彈和橡膠子彈驅散,「那一刻是真的很氣憤,為什麼要這樣對一班相對攻擊力不是很強的市民?」

當晚他以Facebook頭像表達自己對警察的憤怒,兩三日後便除下頭像,當時他沒料到半個月後自己會成為新聞主角。「一個前警員,他自稱現在是一個法律學者,他截了一張圖,還有在Facebook找了一些我的背景,就寫了一封我的投訴信給教育局。」這封信讓「朋友間的情緒宣洩」演變成公眾事件,賴得鐘除了作出公開道歉,亦辭去所有公職以正視聽。「辭退那兩個公職並不是因為專業的問題,也不是我有任何的理虧,只是我不想他們受到無辜的牽連。」

為何道歉

一向在社交網站和公開發表的文章都敢於表達政見的賴得鐘,先後三次向公眾、學校的師生和家長發出道歉聲明。「其實出道歉聲明主要的原因是,有些事我覺得真的做錯了。」

賴得鐘解釋,當初換的頭像針對的是「黑警」,即是濫用公權力的警察。「但是我反過來想,我會不會有些同事、朋友甚至學生,他們的家人是警察,而當下他們覺得自己的親人是受到牽連,會覺得不開心呢?」他最介意的,不是引起藍絲、警察們不滿,是無意中傷害了身邊的師生和朋友。

得與失

賴得鐘坦言,所辭去的兩個公職後,反而無需顧及團體形象,能夠更暢所欲言,惟擔心風波過後,主流媒體會為了避免爭議而不再刊登他的文章。

對他而言,最遺憾的是一些曾經的老友與自己割席,還有錯過了一場重要的謝師宴。賴得鐘在舊校任教的學生適逢今年畢業,即使他轉職新學校,仍與他們保持緊密聯繫。事件在謝師宴前幾天爆發,「我當時會想,會不會被人狙擊呢?變了去了那個謝師宴會弄得很混亂或者失去了焦點?我自己會覺得很不好意思。所以沒能去他們的謝師宴是我自己在這件事裡面最大的遺憾。」

雖然被藍絲和親建制媒體不住狙擊,但賴得鐘同時也收到排山倒海的支持和鼓勵。「有很多我教過的學生、我現在的學生、甚至我沒教過的學生,我的朋友,或者有些素未謀面,或者只是某些場合見過一兩面的人都發了一些短訊和一些支持的訊息給我,這個是我覺得最感恩的一個地方。」

戰役未完

因為仇警言論被狙擊的教師除了賴得鐘,還有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真道書院助理校長戴健暉。教師面對的道德審判,比常人嚴苛得多。被問到此刻最擔心什麼,賴得鐘沈默半晌,「反而我的工作或者其他,其實事情過了那麼久,其實是不是很擔心?現在不是很擔心。」

此刻最令他擔心的,是通識面臨的殺科危機。前行政長官董建華上個月將矛頭直指通識科,稱通識令年輕人「出問題」,認為通識科令年輕人變得激進。不過香港教育大學社會學講座趙永佳教授在2016年完成的研究發現,通識科沒有促使學生上街和變得偏激,而是對學生理性持平思維及溝通能力有正面的果效,有助減少學生過於偏激的行為。

即使證據確鑿,建制派反對通識科的聲音依然不斷,教育局局長楊潤雄突然稱「不排除重新考慮通識科是否必修」,通識科的前路響起了警號。賴得鐘皺起眉頭,略帶激動地道,「向來在這件事上我都是比較願意去發聲的那個,現在在這樣的情況下,究竟我是否還可以發揮這個功能呢?都知道有其他通識老師都受到攻擊,會不會因此而噤聲呢?令這個對社會發展如此重要的科目被扼殺呢?這個反而是我現在最擔心的。」

後浪推前浪

「很多以前的學生或者朋友對我的慰問支持的訊息裡,他們都鼓勵我,以後賴sir你不要因此而噤聲,你一定以後繼續都要為社會時事發聲。」這些訊息,賴得鐘一一記在心上。他斷言這次事件過後,必定會繼續敢於表達立場和政見,「只不過一些情緒宣洩的言論可能要想清楚一些,但在政治立場上仍然是很堅定地要表達。」

面對連番狙擊依然敢於發聲,為的是守護香港的言論自由和下一代的社會環境。「我記得反國教的時候一開始去到後來雨傘運動的時候,在這裡,公民廣場那邊,我聽過黃之鋒的講法,就是當年你們上一代沒有守護香港,現在我們就出來。這句話對我是很大的觸動。」後浪推前浪,黃之鋒的一句話,給賴得鐘一個強而有力的原因為下一代去堅持。

「我們那代常常說「四仔主義」,只想著讀好大學、找份好工作、穩穩定定,去教書、做政府工。現在香港變成這樣,是不是我們這一代真的有些責任要負?」作為教師,賴sir覺得自己沒有不為年輕人發聲的理由,「我們要守護香港的未來,讓我們的學生都可以最低限度有一個美好的將來、或者一個不會繼續崩壞的未來香港社會,我覺得這是非常重要。」

撰文:官琳

攝影:廖健昌

7月15日起 《壹週刊》只限升級壹會員閱覽
期待你繼續支持,讓我們與香港人一起撐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