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媽媽的me time】全職媽媽做demo歌手、在職媽媽入龍舟隊:有小朋友後也別失去自己!
  • 2019-08-03    

 

教師媽媽:工作多出錯 情緒不穩

Annie是一個中學老師,兩個女兒分別四歲及五歲,年紀相差不遠,驟看還以為是雙生兒。同時照顧兩個年幼女兒對於Annie而言非常挑戰,「當時我都不覺得自己有自己的生活,全程就是為了她們。當時開始會有些身體的變化,掉很多頭髮,身體消瘦了很多。」

其實Annie做媽媽前是「甩繩馬騮」,活潑好動、興趣廣泛,「會潛水、滑浪,看我一身膚色其實也知道我很喜歡水上活動。玩得比較久的就是爬龍舟和化妝。」不過這些興趣在孩子出生後相繼放棄。

Annie形容,那段時間自己情緒不穩定,對家人欠缺耐性,也影響工作表現。「在工作上好像沒有帶腦上班,經常會做了一些小錯處。我記得有一次有份文件,我只看了一頁就沒看另外一頁。我的上司也不是責怪我,但就問:Annie為什麼你最近工作會這樣?為什麼你這麼多錯誤?然後我甚至很傷心,自己躲起來哭。」

「作為媽媽這份工作我也做得不好,因為自己心情很差,就算我在家,對她們耐性也很差,很容易就罵她們。」責任心重的Annie當時難以兼顧「教師」及「媽媽」兩個身分,「你工作的投入程度和做媽媽這個角色的投入程度如果你都給120%,其實24小時是真的不夠用,更遑論給時間自己、給時間老公。」

老公是「神隊友」

Annie的丈夫Tim不忍看見她的情況每況愈下,於是鼓勵她抽空做運動,保持自己的嗜好。Annie最初也放心不下,「媽媽比爸爸難有me time的原因是因為媽媽對於照顧小朋友的投入感很大,我以前也有這種感覺,照顧小朋友一定是我才做得最好,接送我一定接得比姐姐好。」

「爸爸的角色很重要,他不斷告訴我你可以的、沒問題,你去吧,我會在,他讓我相信我走了是不會影響小朋友。」在Tim的鼓勵下,Annie漸漸願意放手讓丈夫多參與照顧小朋友的過程,Tim亦由沒幫過女兒洗澡、換尿片的爸爸進化成「神隊友」,現在一個照顧兩個完全不成問題。「有很多爸爸都被譽為「豬隊友」,我覺得是一個惡性循環,媽媽可能不太敢讓爸爸參與,導致爸爸也不太敢。」

「我覺得me time就是一個時間你可以暫時忘記自己媽媽的身分,做一些自己享受、喜歡做的事,還有很重要就是用自己的心去主導。」在「神隊友」的幫助下,Annie開始回到龍舟隊、報讀進修課程、學習西洋書法,「我覺得有me time之後我兩方面(工作及家庭)的表現都改善了。」

不過對於在職媽媽而言,me time得來不易。Annie每逢星期四下班後都會先接送兩個女兒上興趣班,晚上再到西貢練龍舟。四小時內來回葵涌住處和九龍塘兩次,女兒們輪流上課的期間她捉緊時間邊教女兒做功課邊改簿,最後只吃了幾顆燒賣當晚餐,便直奔西貢。每星期的練習都會進行到九點多,梳洗完回到家都已經接近十二點。Annie坦言運動過後的確會累透,但汗水換來的是壓力的釋放,再辛苦也值得。

全職媽媽兼自由音樂人:無私隱、無時間、無人權

對於廿四小時在家對著孩子的全職媽媽,要有me time幾乎是不可能的事。Phoenix是全職媽媽兼自由音樂人,有一個兩歲半的女兒。她生下孩子後,一度懷疑自己有產後抑鬱。「為什麼我的世界好像只剩下小朋友,什麼都要以她為中心?總之就是覺得很累,因為隔一會又要泵奶,隔一會她睡醒又要餵奶,基本上每天重重複複就是做那幾件事,就會覺得......唉,為什麼會這樣,怎麼我現在的生活只是做這些事?」

全職媽媽不但不能「請假」、連打工仔最基本的「飯break」也沒有:「基本上沒有飯break,去廁所的時間也沒有,因為她會不斷叫媽媽、媽媽,在外面拍門,或者要我開著門。所以其實真的完全沒私隱,沒時間,沒人權。」

Phoenix是一個demo歌手,入行十多年,錄過數百首demo,但大家聽到的版本永遠也不是Phoenix的聲音,因此她稱自己為「隱形歌手」。「如果你說有哪首demo可能比較有名,就是鄭融的《紅綠燈》,或者周慧敏的《咖啡在等一個人》。」

Phoenix懷孕時曾經停止音樂工作,「她(女兒)大概滿了一百日之後,我就開始可以重新和音樂人們聯絡,跟他們說我坐完月了,如果你有歌要唱都可以找我,那時候就開始重新有me time。」

奶奶是「救兵」

「不用對著小朋友就已經是me time。」Phoenix對me time的定義簡單又直接,「只要有半個小時左右可以靜靜地做自己想做的事就是me time。」

Me time是Phoenix的一個出口,好讓自己的世界不只侷限於家中。但全職媽媽可以如何放下孩子、走出家門?Phoenix的奶奶是她的「救兵」,一星期至少會三次到她的家幫忙照顧女兒,好讓她可以抽空落街買菜,不時忙裡偷閒吃個下午茶、煲個劇,或者外出做音樂的工作。「其實做音樂的工作就相對比較flexible,我通常會和奶奶夾好時間,因為她老人家有時都要看醫生,她複診的時間我就盡量避開。」

不少人會擔心「四大長老」和自己的育兒理念不同,不放心讓他們照顧孩子。Phoenix直言,「其實就預了會寵孫兒,一定會這樣。但我奶奶都還好,她都不會太寵女兒,最多是女兒裝哭兩聲她就抱。」

放心把女兒交給奶奶,除了換來me time,也讓女兒習慣自己暫時的離開。「譬如她來照顧女兒,我就會告訴女兒,媽媽出去買菜或者出去工作了,她還小的時候已經習慣了我會不在,然後隔幾個小時忙完後就會回來,她就不會哭、鬧脾氣。」

Me time的時間雖然不長,但可以暫時放下小朋友,讓Phoenix感覺非常輕鬆。「有時常常對著她反而不好。會覺得她很頑皮,就會很煩躁,但有時反而離開一會,不再對著她,回家的時候你就會覺得其實她也挺可愛。」

現時Phoenix音樂方面的工作主要是唱demo和錄和音,「帶著女兒就不行,因為一定會收到她的聲音,她一定會說話,我就錄不了音。」

Phoenix從來沒有打算放棄自己堅持十多年的興趣,她認為不能因為有了小朋友便失去原本的自己:「照顧她是很重要的,但我都想有自己要追尋的事。」Phoenix對女兒也抱有同樣的期望,「我都很想她長大後可以找到自己興趣,然後去鑽研,怎樣都好,我覺得能否讀好書反而不是這麼重要,至少我現在的心態是這樣。」

Me time加we time 促進家庭關係

Annie曾經聽過一句話,「和先生良好的關係就是給小朋友最大的禮物」。因此她今年開始和丈夫努力創造「we time」,「就是星期六的早上請姐姐帶她們到樓下上課,那個早上可能我們只是去九龍城吃個早餐,一個新奇的地方吃個早餐、看個早場,但那個時間我覺得很珍貴。」

「因為我們有兩個女兒,每次出街就是一人牽一個,很久我老公也沒有牽過我的手了,那段時間我可以牽著老公。」兩夫婦專注在對方身上,暫時忘記父母的身分,「我們可以聊一些小孩子以外的事情,可能談談工作,一些八卦,就好像回復以前拍拖那種感覺。」

重拾興趣、找回自己的同時,Annie覺得me time也為親子關係帶來不少好處,「我覺得媽媽不要覺得有me time就是一個自私的媽媽,可能反而你去了me time之後,你對於小朋友的耐性會多了,或者你的心情好了,對著小朋友笑多了,對小朋友也是一個正面的影響。」

撰文:官琳

攝影:梁正平 廖健昌

7月15日起 《壹週刊》只限升級壹會員閱覽
期待你繼續支持,讓我們與香港人一起撐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