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勇武派心底話】為公義瞞父母出來抗極權 4個前線抗爭者細說內心顧慮
  • 2019-08-11    

 

反送中抗爭持續至今,政府一直沒有回應市民五大訴求。政權無賴,市民只好繼續抗爭。

而站在前線抗爭的,其實一點也不容易,他們也有自己各方面的的顧慮。

24歲Burns任職飲食業,由612金鐘大規模示威開始參與,他的裝備只頭盔和手套,背包內具備急救包、藥物和替換衣服等。他形容最驚險一幕是遇上速龍小隊,所以為了掩飾身份,他甚至帶備滾軸溜冰鞋,面對警方封路時,方便火速離開。

採訪期間,正值警方在黃大仙龍翔道進行清場,氣氛緊張,記者要跟他奔走離開,多次中斷訪問,他表情略帶緊張,細閱社交網的群組資訊,「我們有哨兵,會通知哪裡有警察,剛才就有報告話有衝鋒車和籠車。我們會好像打游擊,減低傷亡

看見有「狗」的時候便盡量逃走,然後留待明天、後天或者某日再聚,你亦可見到未來日程中,有很多不同地方和日子舉行活動。」

Burns與四兄弟妹、母親和婆婆同住,問到會否擔心被拘捕,他說:「媽媽知道我支持今次運動,但其實我都好驚被捕,我也不敢想像被捕後會有什麼後果。」

他不滿警察和政府形容示威者是暴徒,「其實「暴徒」二字包含暴力,而警方也有使用過度暴力,制服示威者時會拳打腳踢,我們對制度感到憤怒,為甚麼對這些警察不可作出相應制裁,明顯十分不公義。」被問到有什麼是不會效法別人做的,他不假思索地說:「我不會毆打警察,雖然警察是抵打。」

刻下局勢寸步難行之際,警方跟示威者的關係猶如誓不兩立,雙方衝突亦愈來愈多,「雙方的仇恨好強烈,互相指責使用暴力,其實也希望中間有一個緩衝區。」

有民眾認為示威者不愛國,才激起極大的對抗,他說:「其實我不喜歡「愛國」這個字,因為已被共產黨混淆成愛黨,即是愛國已等同愛黨,我只會待共產黨完全消失後才會愛國,我喜歡中國文化。」

面對當下看似無法修補的局面,他歸咎於林鄭衰口硬,「既然你話「壽終正寢」已代表完結、撤回的意思,但其實只要簡單說兩個字「撤回」,不用說四個字,我們只希望得到這個答案。」

雙方各不妥協,不少人擔心六四翻版重臨,Burns坦言也很擔心,「唯有靠自己生存,要靠香港人的智慧、力量。」

17 歲的Felix仍然是一臉稚氣,戴上眼罩和醫護口罩單薄裝備走上街頭,他不諱言是欺騙家人外出,未獲父母同意下參與示威,他語帶慚愧並對著鏡頭說:「如果家人看到,我很想說聲對不起,但我看到很多香港人付出,如在家中看電視,會覺得很對不起香港人。」

大學生Jason認為香港政治氣候愈來愈差,一些被視為比較激進的思想,較難在社會上進行討論,對於梁天琦和游蕙禎在立法會的選舉權都被剝奪,他感到很無奈及憤怒,希望透過今次運動,重新爭取應有的權利。「我們暑假都要走出來,但如果短時間的抗爭,可以換取往後幾十年的和平、自由,我覺得現在犧牲玩樂或工作時間,其實也值得的。」

採訪:艾馬、劉名

攝影:田俊、王晴

7月15日起 《壹週刊》只限升級壹會員閱覽
期待你繼續支持,讓我們與香港人一起撐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