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坐看雲起時】沒有你,地球一樣轉(陶傑)
  • 2019-08-11    

 

因為香港事變,年輕人得到台灣總統蔡英文支持,中國決定予以懲罰,除了九月一日起限制四十七個城市自由行旅客前往台灣,中國國家電影局又宣佈禁止中國電影報名今年金馬影展。

不但中國電影不參加金馬展,連所謂中港台三地導演的交流,由香港資深電影製作人吳思遠等早年發起,也一概叫停。中方並刻意選在金馬獎之日,另辦「金雞奨」,非馬即鷄,非中即台,迫台灣就選擇去哪邊,如此「大國風範」,橫蠻無聊。

香港年輕人抗爭提出罷課、罷工、罷市,針對的是林鄭月娥政府。中國方面對台灣發動「罷遊、罷影展、罷電影人交流」,這「三罷」完全是情緒的洩憤。

大陸導演朱延平跟隨主流發表評論,指出「沒有大陸電影參展的金馬獎,註定是不完整的」,但朱大導又同時呼籲:「希望盡快讓電影回歸電影。」

這兩句話帶有大陸電影人難言的悲哀。「阿媽係女人」,不應該將電影政治化人人皆知。但將體育政治化、將旅行政治化、電影政治化卻是中國本身的獨家強項。

所謂沒有大陸電影參展的金馬獎,「註定不完整」,相信這是朱延平導演的過慮。沒有中國電影參加,台灣的金馬獎可以面向整個亞洲,邀請電影近年也相當發達的越南、鬼片和喜劇漸見出色的泰國、新晉導演冒起的新加坡,這三個國家踴躍參與。

繼而還可以輻射到電影的社實主義直逼歐洲的伊朗。金馬獎只要面向真正的亞洲四個國家,邀請這些國家的電影人參賽,絕對可以彌邇缺席的「中國電影」綽綽有餘。只是蔡英文的民進黨政府,一向無此魄力。

中方懲罰台灣,這道氣忍了很久,因為去年的台獨傾向的紀錄片獲獎,導演在頒獎禮上發表宣言。當時中國影帝涂們、徐崢以「兩岸一家親」、「我們是一家人」進行「柔性回應」獲得現場掌聲。

共產黨講究鬥爭,熱衷鬥爭,更不會迴避鬥爭。既然台灣影展的台獨記錄片參與,中國也可以將新疆的城市建設拍成記錄片,將維吾爾下一代學習漢語之後擁護習主席、熱愛中國的教育成就,剪接成紀錄片,在台灣金馬獎報名。迴避就變成了龜縮,制裁也不見得是打擊。台灣的蔡英文向來擁台灣島自重,上台之後連對香港的交流也日益疏淡,金馬獎不來中國電影,蔡英文大姐恐怕樂不可支。

沒有中國電影參加的影展,世界上還有很多。奧斯卡的最佳外語候選電影,很多年都沒有了中國。威尼斯、柏林、康城,中國電影也日漸稀疏。不是歐洲影評人喜歡的賈彰柯在中國拍戲諸多遭到刁難,就是本來有一腔叛逆之火、曾拍過「大紅燈籠高高掛」的張藝謀,近年自我閹割,歐洲影評人逐漸失去興趣。

朱延平導演的言論,顯然有自我審查。他一定明白:這個世界,包括影展,中國不缺席,地球不會停止轉動。

一九七九年之前,世界沒有一個影展有中國電影,但許多影展建立了品牌信譽。一九七九年之前,中國封閉鎖國,英國、德國、日本和法國照樣有自己的經濟復甦和衰退。

甚至明清兩代歷朝皇帝實行不同的海禁,歐洲照樣出現文藝復興,一樣有工業革命。這一切,中國人一個也沒有參與。西方現代文明由牛頓到法國大革命,也是在中國人缺席之下創建起來的。

在商場有一句名言:Nobody is indispensable 。任何伙記打工仔都不可以為自己對公司貢獻至大,老闆不敢炒你的魷魚。

全人類七十億人,人類就是大老闆。地球是大公司,中國只是其中一個其他董事局成員,覺得不太對勁的股東,而中國人也只是無數伙記之一。

7月15日起 《壹週刊》只限升級壹會員閱覽
期待你繼續支持,讓我們與香港人一起撐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