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核彈都不割席】無懼恐怖鎮壓 勇武不死宣言:我們一定要勝利
  • 2019-08-13    

 

8月5日,逆權運動第57日,「3罷7區開花」,金鐘、旺角、沙田、大埔、屯門、 荃灣和黃大仙都有集會,要求政府回應反送中示威者的五大訴求,多區烽煙四起。

晚上7時半,天水圍警署對出的輕鐵天耀站淪為戰壕,面對警方「放題」般的連番催淚彈轟炸。大批勇武示威者坐在路軌上,利用輕鐵站的膠篷,月台的一呎多高石𡒊作掩護,商討對策。

「他們有多少催淚彈?」

「沒有喇,差不多射光。」

「要令他們射這邊,讓後排再進攻。」

「咚咚咚咚咚」一下又一下,節奏有序,不斷用棍敲打欄杆,振奮軍心,向敵方宣戰。

話未說完,另一枚催淚彈又射向月台的行人過路區。

被「勇武」迫入警署的防暴警,在房間暗角不時開槍,示威者用雷射筆指向開槍的窗口,以作標示,但仍然防不勝防。

濃煙殺到,但「仙境」並不淒美,很多示威者中招狂咳嗽。

「救火隊」迅速上前,用滅火筒、蒸魚盤,撲熄懷疑過期可能釋放山埃致癌物質的催淚彈及煙霧。

「慢慢後退,小心。」

「有沒有人要洗眼,或需要哮喘藥?」

「這邊需要急救員,有個女仔膊頭受傷。」

另一支「敢死隊」乘亂發動攻勢,一些人負責舉傘遮擋,一些人搬運裝滿石頭的垃圾筒,衝向警署,然後向閘門狂扔石頭還擊。

泳鏡、防毒面罩後面,是一張張稚氣未脫的面孔。

「剛才害怕嗎?」記者問其中一名少年。

「還可以。沒辦法,香港生病了。」他解嘲說。

「兔仔」今年19歲,6.9後,差不多每場集會都有出席,最難忘元朗反鄉黑集會。

「白衣人就在村口不斷挑釁我們,但我們沒有中計。」

雖然每到週末,就要吃催淚彈放題,他還是要站出來:「政府明知現在的狀況,但仍逃避問題,由得警察濫權濫捕,避而不談,互相推卸責任。」

戰友阿Fat首次上前線,自言看見警方濫暴後,更堅定了抗爭的決心:「每個人都不想走出來,害怕受傷,但為了未來著想,我一定要出來,真的不想下一代在這樣的社會生活。」

「家人知道你們出來抗爭嗎?」

「知道的,但不支持,所有父母都不想子女出去冒險,我理解她的心情,但這不會影響我的決定。」佈滿紅絲的眼睛,透出堅定的神情。

真的不怕死嗎?

「當然害怕,但為了香港,死不可怕。」24歲大學碩士畢業生Alpha說。

Alpha原本是一名典型的「書生」,跟很多畢業生一樣,忙著搵工,閒時看看書,但自6.12第一枚催淚彈發射,「香港變天」,他決定棄文從武,換上黑衣,戴起面罩做「勇武人」。

「你可以說我尚武,抗爭一定要通過武力手段達成。2014年,雨傘運動主張和平,和平是我們最大的武器,但結果如何?是失敗。過去20多年,歷史已證明這點,和平抗爭沒有效。」

「我們試過進入體制,透過投票進入議會,但2016年,政府強硬地DQ陳浩天、游蕙禎楨、梁頌恆,我們的聲音無法在體制內提出,更遑論改革,民主化訴求,既然我們不能在體制內做事,唯有跳出體制外,用勇武的手法,肢體抗爭,制止制度上的暴力,重新建立一套符合人性符合我們理想的體系。」

他說 ,「勇武」堀起有三個階段,最初時,「勇武」不被「和理非」接受,直至6.12和7.1衝擊立法會,「勇武」才開始抬頭。

「2003年50萬人迫使政府撤回廿三條的勝仗,港人以為和平遊行是真理神話,同時很害怕勇武抗爭的人。

「後來6.9告訴我們,和平遊行這神話已被證偽,由那刻開始,和理非接受勇武的抗爭手段,態度上明顯的轉變。

「到元朗無差別恐襲,中立派或不問世事的人,開始重新反思武力反抗,以武制暴,究竟是對與錯,這又是另一里程碑。」

「和理非」和「勇武」由排斥、對立,轉為互相配合,「和理非負責設定死線、搞遊行,提出民主訴求,不成功的話,就由勇武派出場,直接撼動,向政府施壓,將行動不斷升級,直至政府回應訴求。」

戰略上,「勇武」亦不斷進化,由街疊,打遊擊,到衝擊警署。

「要衝破某種心理關口,衝破某種束縛,就要接受更多的手段,這樣才能直接撼動政權,增加管治成本,政府最怕這種社會失序的狀況,逼使對方談判。」

「但我有底線,就是不造成傷亡,雖然警察是政權的機器,但制服下也是有血有肉的靈魂,有血有肉的肉體,當然,我們不想有人死亡,只是為下一代,更高的自由民主等精神價值去衝。」

他強調,衝擊只是其中一種手段,不是「勇武」的全部。勇是勇氣,這是境界修為的層面,「武是」外在的呈現,要有「勇」的根底,意識形態才能達成武,所以「勇武」是將勇敢呈現出來,變成武 ,影響某些事物。」

防暴警察荷槍實彈, 出手狠辣,部份示威者故意衝前挑釁,令觀者十分驚心,難道「勇武人」都視死於歸?那份勇氣從何而來?

Alpha說,這除了是一種戰略,頻繁如流水,如無定風聚散,游擊不同地區,令警隊疲於奔命,挫敗其士氣外,亦是一種減壓方法,從而持續抗爭。

「這是一種快樂抗爭模式,日本社運歷史教會我們,太認真太嚴肅地抗爭,會造成很大壓力,最後令運動潰散,在挑戰禁忌的過程中,衝擊者會有成功感,不會再覺得這政府很強大,很權威,是Father Figure父親形象,當衝破了禁忌,精神就會自由。」

90後、00後一代都是打online game電玩遊戲「出身」,喜歡「打怪獸」,Alpha承認這流行文化影響到他們參與這場運動中的部份思維和行為。

「我們常自嘲玩現實版香城online,我們的任務是爭取到五大訴求,而警察就是「怪獸」,我們要用盡所有方法,完成任務。」

隨之以來,警方的鎮壓力度亦不斷加強,單在8月5日「3罷7區集會」,警方就使用約20 發海綿彈、140發橡膠彈、800發催淚彈,拘捕148人,最年輕13歲。

打機輸了,可以重頭來過,但人生冇Take Two,輸了,會被捕,坐牢,失去寶貴自由和青春。

「不會想這麼多,故意不想這些問題,會假設自己沒有事。樂觀地做事才會有成效,想得太多反而有制肘。」

「尼采有句話,What doesn't kill you makes you stronger,凡不能殺死你的,必是令你更強大,這場運動是一種磨練,至少面對警察,我不會有恐懼,至少聽到催淚彈、爆炸,我不會再害怕,在心理上,這是一個很大的突破,在人生經歷上,是很重要的回憶。」

比起被捕,被黑幫份子斬傷,他更恐懼運動失敗後的大清算。

「這場反送中運動,比2014年更大規模,更加深入,如果這場運動輸了,我們會面臨更殘酷的大清算,所以,我們一定要勝利。」

不少人眼中,忘我付出是不可能,背後一定有金主或受到唆擺、被洗腦。

「內地人覺得示威者瘋了,為甚麼會燒國旗,但我們也理解不到,為甚麼他們不追求民主自由的價值?」

「我們面對的境況和時代不同,自然追求的東西也會不同,有飯食,有屋住之後,追求較高層次的精神價值,是社會發展的必然進程,希望外人會嘗試了解我們在做甚麼,而不是一味標籤我們被洗腦。」

時局急劇變化,「勇武」又處身另一個轉捩點。

過去一星期,部份「勇武人」的衝擊活動,引起示威同路人的不安,擔心這些行為會失民心,影響大局。

向集會人士捐贈食物的餐廳東主阿謙說:「破壞警署和一些設施的行為,我覺得意義不大,破壞警署,以示威者武力,傷害不到警察絲毫,維修不會由警察找數,其實不會消耗到他們。」

「示威者有時鑽了牛角尖,不接受其他人的批評,但有批評,不等於我們不支持他們,我們最擔心,現在一起去打怪獸,但在過程中,我們漸漸變成怪獸。」

8.5「3罷7區開花」後,政府沒有回應訴求,更變本加厲打壓示威者。8月6日,浸會大學學生會會長方仲賢在深水埗鴨寮街購買鐳射筆後,被5名休班O記警員,以涉嫌藏有攻擊性武器罪名拘捕,掀起白色恐怖。翌日,方獲無條件釋放。

到8月9日,去年11月退休,曾處理佔中及旺角騷亂的警務處「前二哥」劉業成短暫「回巢」,獲委任為臨時警務處副處長(特別職務),針對示威者的快閃戰略,轉打聲東擊西、包抄、放蛇誘敵和離間計。

如故意放一支少人的防暴隊,冷處理「勇武」的挑釁,然後暗中調派大量支援,封鎖其他出口或道路,再四方八面包抄。

8.11警方被揭發派出臥底混入示威者群中及收網拉人,加上示威者甫出太古站,就被防暴警察趕至伏擊,無論「和理非派」還是「勇武派」,均人心惶惶,猜忌誰是「內鬼」。

同日,警方向示威者辣手出擊,在港鐵葵芳站內發射催淚彈、太古站內近距離行刑式向人群射胡椒彈等,連場火拼,最少有54名示威者受傷,其中一名前線的少女急救員疑遭警布袋彈違規射爆右眼球,恐會失明,激起民憤,規模之大,前所未有。

反《逃犯條例》修訂引發的示威浪潮已逾兩個月,由6.12至8.11為止,示威者被捕人數約有700人,受傷人數至少550人。

「整場運動,去到這個地步,沒有人知道下一步該怎做,我們想去支援,但沒有大方向。」

他也有恐懼,擔心運動「輸」了, 香港會正式變成大陸,日後可能會被秋後算帳,但他說不會割席,要跟同路人走下去,「心理上我也是勇武,你看這麼多街坊出來聲援,他們也是勇敢的。」

製作:高捷

編劇:小強

剪接:Jason

9月2日起升級條件將更新 繼續每月撐壹仔 講真心話撐住我香港!

【會員公告】9月2日起升級條件將更新 繼續撐壹仔講真心話撐住我香港!

https://nextplus.nextmedia.com/article/2_686899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