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拆解示威者裝備】戴燒焊手套撲熄催淚彈 勇武派坦言:我會驚 但唔整熄後面啲人仲辛苦
  • 2019-08-13    

 

踏入8月,香港的情況,正在惡化。而示威者的裝備,則相應進化。有人本是急救人員,亦要穿上全副漆黑裝備走上最前線;有人使用新型武器,小至丫叉,大至汽油彈;亦有人戴上燒焊手套,於槍林彈雨下淋熄催淚彈。

在8月3日的旺角遊行中,難得看到,穿著全副裝備的示威者在人群中聚集。其中,更有一位示威者,在頭盔上貼上代表急救的紅十字貼紙。「你當我是救護兵,我不想只是穿著反光背心。」小明本來只是街頭常見的First Aid,但他認為,前線的勇武手足需要更迅速的醫護支援:「急救站可能遠在800米以外,我試過抬著兩個傷者,真的要走800米,才找到人幫手,我覺得我可以做多一點。」而且,當穿上反光衣的那一刻,身份就不再是抗爭者,必須保持中立:「所以如果我穿了反光衣,去做我現在想做的事(前線打爭),會連累到好多急救員,所以我決定穿黑色的裝備。」

小明身邊有不少示威者,身穿不少防具,有自家製作的盾牌,亦有戰術手套以及戰術背心,甚至是以竹蓆組成的盔甲。小明表示,購置這些裝備並不困難:「有一些(裝備)是自己製作的,例如浮板,有一些就是War Game的頭盔,面罩就在五金鋪買,亦有很多裝備是好心人捐給我們的......始終警方的武力升級,我們都要保護自己。」

記者跟隨小明以及其他示威者出發,當他們走進大街時,沿途市民都拍手歡呼。另一名勇武派的示威者X表示,這種夾道歡迎的場面,以往是難以想像:「2014年和2016年,勇武派會被割蓆,但現在不是了......其實由(7月21日)元朗事件之後,基本上大家看到所謂勇武派的弟兄,都會叫大家加油,亦會叫大家小心。」事實上,這個8月,除了常見的雨傘和行山杖之外,更可以見到示威者使用小型及大型的丫叉,有人於警署及防線上放火,甚至投擲汽油彈,但X認為,市民已普遍接受較為激烈的抗爭手法:「這麼多次和平遊行都沒有用,唯有以勇武方式去解決事件,所以我覺得越來越多市民,是接受了勇武的方式......我們都想沒有勇武派出現,但這是政府迫成的。」

除了進攻的裝備升級之外,亦有示威者專門負責澆熄催淚彈,甚至將催淚彈扔回去,T正是其中一名「滅火隊」的成員。「已經習慣催淚彈,個個星期都會食。」T認為,想澆熄催淚彈,必須要有全密式眼罩以及高質的防毒面具,「因為警察最近會使用過期催淚彈。」他亦透露,專責澆熄催淚彈的示威者,會事先調查催淚彈的資料,「一個催淚彈最多燃燒十五秒,一蓋住,當超過時間,物質困在那個位置。」除了澆熄之外,他們偶爾亦會將催淚彈直接扔回去:「通常看風向,如果風不大,就可以擲回去(警察方向)。燒焊手套通常只擋到十幾秒,厚一點的最多二十秒,便要放開催淚彈。再安全點便多戴一對手套,入面多戴普通勞工手套。但如果風向大就會澆滅,用附近的水澆滅,或者丟到去水渠。」T表示,即使已穿戴全副裝備,仍然會感到全身灼痛:「因為化學物質全黏到身上。」他亦坦承,即使已經歷無數次抗爭,他仍然會感到害怕:「一定會害怕的,但你不澆滅,後面的人會更辛苦,後排的裝備沒我們好......(希望)令其他示威者不辛苦,促進他們覺得『原來不太辛苦』、『不如我們下次叫多些人出來』,為我們勇武派爭取人數。」談到特首林鄭月娥以英文形容,示威者沒有參與建設香港社會,T表示,很多市民亦沒有享用所謂的經濟成果:「即使香港樓價高,甚麼都好好,整塊餅我們是連麵粉都得不到......全香港七百萬人,大部分基層都是連麵粉都得不到,「攬炒」便會是其中一個選擇。」

採訪:梁越

攝影:林頌華,王晴

9月2日起升級條件將更新 繼續每月撐壹仔 講真心話撐住我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