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催淚彈受害者 可告上美國法庭|李禾德
  • 2019-08-13    

 

6月9日以來,警方施放超過2,000多枚催淚彈,過去幾日更是瘋狂式進行,在太古城、黃埔、葵芳等區。有市民在彈殼上發現催淚彈或已過期,傳媒多番追問警方是否使用過期催淚彈,不認不認還需認,是過期了;至於過期催淚彈毒性是否會更強,警方表示,相關彈藥不會對公眾構成進一步危險。

香港警方發放催淚彈中,其中製造商是美國公司NonLethal Technologies,在賓夕凡尼亞州,筆者兩個星期前曾致電該製造商,表明來意及查問催淚彈過期是否能用,負責國際銷售的 Jim Oberdick隨即掛斷電話,再致電只有留言信箱,連續兩個星期致電也一樣。

事有蹺蹊,製造商是否怕斷了香港及中國的銷售財路,所以拒絕回答?筆者在做催淚彈資料蒐集的時候,原來美國有案例,有外國居民因美國製造的催淚彈死亡,入稟美國法院索取賠償,並且勝訴。

筆者訪問了當時其中一名受害人代表律師、現任賓夕凡尼亞大學法律系教授陸浦(Jules Lobel),告知香港的情況,說出香港暫時未有人因催淚彈死亡,但有多人因催淚彈影響出現各種不同症狀,受影響的包括懷孕婦女、小孩、老人家,警察濫用催涙彈,不少途人無故受影響。陸浦教授說,不一定要有死亡個案才可入稟索償,香港這樣的例子,有勝訴的機會。

陸浦教授道出,案例發生於1991年12月,以色列佔據的加沙地帶使用催淚彈對付巴勒斯坦人,導致有人死亡,其中8名死者的親人,入稟美國聯邦法庭,控告在賓夕凡尼亞州的催淚彈製造商TransTechnology 。國際特赦的報告指,當時有80人因催淚彈死亡,以色列的武裝人員在佔據的難民營,肆意向大廈及民宅發放催淚彈,醫生亦證明有婦女因此而流產。

其中一名男死者只有47歲,有8名子女,他只是行經受催淚彈煙霧籠罩的區域,醫生證明死因是因吸入催淚彈煙霧所致。

聯邦法官當時同意原告律師關於這方面的說法,但由於美國法例規定,索取賠償的必須是一個國家的公民,但巴勒斯坦因在美國法律上不被視為有國籍的人,所以法官駁回此案。

受害人律師立即將案件轉向州政府訴訟,結果勝訴,並且達成了賠償協議。
陸浦教授說,以香港的情況而言,催淚彈受害人可以狀告美國製造商,有機會勝訴。
香港警方瘋狂以催淚彈對付示威者或無辜市民,導致多人受傷及身體出現不同症狀,若美國製造商知情下仍然不作為或繼續出售催淚彈等武器予香港警方港,受害者可以將案件告上美國法庭,索取賠償。

案件中有兩點很重要,香港受害人提出訴訟,可以讓全球更多人知道香港的情況,有助於這場「逆權運動」。因巴勒斯坦人的披露及訴訟,更多公眾抗議以色列政府濫用催淚彈,迫使TransTechnology於1988年停止向以色列停售催淚彈,雖然四個月之後再重新銷售,但要以色列官員承諾保證適當使用催淚彈。

第二,香港人要向NonLethal Technologies 抗議,亦要入稟訴訟,迫使該公司停售催淚彈給香港;更可以迫使製造商出來說明,使用過期催淚彈是否恰當。

催淚彈製造商在產品中亦說明,其催淚彈會導致物件起火,所以不可以向屋頂或其他有火災危險的地方發射,亦不可以直接向人發射,否則可以導致嚴重受傷,甚至死亡。但香港警方卻將催淚彈射向密集的高樓大廈、地鐵範圍內、老人院、商場等地方,甚至與示威者距離甚遠的範圍,亦隨意發放催淚彈,

巴勒斯坦人的訴訟,亦令以色列於1989年發出聲明,對不恰當使用催淚彈的士兵作出紀律處分。

香港人目前希望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方是否有使用過份武力,是否有警黑勾結。在美國展開訴訟,希望有關訴訟能對香港政府有壓力。

如果勝訴,或多或少對香港受害人有點補償。

陸浦教授説,目前香港受害人第一步要做的,就是在賓夕法尼亞洲聘請一名律師,展開訴訟。所以香港的人權組織,如612人道支援基金,或泛民團體或律師議員,搜集一些有代表性的個案,到美國進行集體訴訟。

還有一件事情,香港警方在密集的環境下使用催淚彈,但事後並無對暴露於催淚彈下的周遭環境作出淨化,對人的健康有很大影響。在美國有一些化工公司,專門替個人或公司清除催淚彈殘留下來的有毒物質,並指有毒殘留物不會隨時間消退,或者很久才會消退。香港有關部門是否有跟進呢?老人院的老人家的肺部及賦給系統最容易受催淚彈所影響,香港政府何曾關注!
香港警察在記者會上多次被傳媒追問,是否有用過期催淚彈,以及過期催淚彈毒性是否更強等等,警方沒有回應。香港人透過向美國製造商展開訴訟,或可迫使製造商回答有關問題。

悠然自「德」|作者簡介


李禾德

資深政治記者,曾任職亞洲電視、香港電台、壹週刊及美國自由亞洲電台。現長居美國首府華盛頓附近的海邊小鎮,過著簡樸的鄉村生活。對新聞工作仍有團火的她,眼見中美貿易戰開炮,鋒煙四起,稿癮發作下再重拾筆杆,與壹週刊讀者隔岸相聚。

7月15日起 《壹週刊》只限升級壹會員閱覽
期待你繼續支持,讓我們與香港人一起撐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