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一三醫護集會】全港醫護控訴警察濫用暴力 護士怒吼:警察一邊打一邊開槍
  • 2019-08-14    

 


在剛過去的週日(8月11日),一名黑衣少女在尖沙咀被香港警察以布袋彈射穿眼罩,使其右眼球爆裂、下眼簾撕裂,傷口附近的鼻骨及眉骨等碎裂,或有右眼失明與毀容之虞。同時網上亦流傳自稱胞妹的帖文,指該少女已接受緊急手術,惟傷勢嚴重,勢必毀容。事件發生後,全港震怒,惟香港警察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高級警司李桂華,卻在記者會中矢口否認射中少女的是警方的布袋彈,又堅稱警方或非行兇者。經過一日統籌,昨日(8月13日)中午,醫護界在逾十間公立醫院發起集會,聲援被警察傷害和襲擊的抗爭者和香港市民,亦聲討警察濫用暴力鎮壓示威。

在伊利沙伯醫院,未到中午,D座地下大堂的樓梯間以及兩旁的位置已站滿了身穿制服,戴上黑色口罩,手持「香港警察企圖謀殺香港市民」標語的醫護人員。不少醫護人員均以眼罩蒙蔽右眼,象徵對少女被布袋彈射爆眼球的憤慨。集會以靜坐抗議為主,不時穿插著「殺人政府,殘害醫護」,「警暴為所欲為,政府無所作為」等口號。

物理治療師郭先生表示自己一直都有參與醫護界反修例的集會,而這次前來,是因為對警方在上星期日(8月11日)的濫暴行為看不過去:「示威者犯法,會受到法律的制裁。但警察使用過份武力,沒有人可以制裁他們。所以我們醫護界也應該發聲支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郭先生又指,雖然醫護人員也是香港人,也會有自己的立場和看法,「但我們醫護人員一定會用專業的態度,不論病人是示威者、警察,任何人也好,我們都會一視同仁地提供最好的醫療服務。」

醫生麥小姐也在集會的行列中,從醫四年的她是主要參與集會遊行的「和理非」,但一直有留意反修例運動中,警察在抗爭最前線的濫暴情況,更無法接受警方過份的作為和荒謬的解釋:「為甚麼警黑會合作,讓一些市民在元朗被毆打幾個小時,一直沒有執法人員前來,來到以後還解釋說是自己忘記看手錶?為甚麼很多片段都顯示警察瞄準示威者的頭部開槍?為甚麼在地鐵站室內施放催淚彈,都可以以地鐵站是『半開放式』為由推卸責任?」

警察的惡行罄竹難書,字字都沾滿香港人的血淚。但對於醫護人員來說,專業和中立是醫德之本,也是他們一直以來被教導的:「721(元朗恐襲)中受傷的懷疑黑社會人士心臓病發,醫護人員都很迅速地送他到醫院。對於黃藍、黑白,政見不相同的人,我們都會一視同仁。在工作上,醫護人員絕對會專業,但在一些個別的集會,以個人身份表達意見的話,我覺得絕對沒問題。」

已加入醫護界七、八年的註冊護士黎先生是走在「發夢」前線的急救員之一。邀請他訪問時,他從背包裏拿出貼有急救員字樣的頭盔,「豬嘴」等裝備,在記者面前逐一戴上。憶起早前的抗爭行動中,尤其是上週日在尖沙咀和深水埗的示威,他顯得猶有餘悸:「那天在尖沙咀,他們(警察)先施放二、三十個催淚彈,讓四處煙霧瀰漫,示威者不能逃生,再從後面打你,一邊打一邊開槍。示威者沒有人踩人,沒有全部跌到地上已是萬幸。」說著,他的雙手不住抖震。

黎先生續指,2014年雨傘運動期間,抗爭前線的醫護人員與醫察之間尚可溝通,很少醫護人員受傷,而急救員亦會協助有需要的警察。然而現在醫護人員屢成警察施襲目標,任何人皆可能被無故指控襲警。如此氣氛下,連醫護人員都擔心自己的人身安全:「現在警察受傷我們已經不敢幫了。我去幫他,會不會反控我襲警?」。

訪問尾聲,問及醫護人員如何在抗爭前線保持理性專業,黎護士一度感觸落淚:「傷者被打成怎樣也好,我們也沒有還過手。你也拍不到一張照片是一個醫護人員,去抗爭、扔磚頭,放火,你一定不會拍到,這個就是我們堅持的中立原則。很多時候我們都是邊哭邊救人,你問我當時有多理性?我真的答不了你。」

在另一邊廂的明愛醫院,一樣有數以百計的醫護人員集會,高呼「香港警察,知法犯法」的口號。看起來不過二十出頭的註冊護士譚小姐,對同為公僕,理應以專業態度服務市民的警察之惡行非常不齒:「我很記得有一次深水埗警署外有示威,一位女士聲淚俱下地質問警員,為何721元朗事件中警察沒有出現,讓市民足足呆等三十九分鐘。當時有一名黑衣的速龍警員不停揮動他的警棍,挑釁在場的示威者,疑似叫示威者上前『隻揪』,我非常震撼。」

對於將恪守專業精神與紀律的醫護人員而言,警察的濫權和視紀律如無物更讓人難以接受:「我們醫護人員即使面對病人無理的指控,都會緊守我們的專業去工作,但這些人卻選擇去挑釁示威者。」談及失去右眼的少女,譚小姐更顯得相當激動:「當警察常說示威者用雷射射他們的眼睛,令他們的眼睛難受,甚至使他們要作出無理拒捕的時候,這位示威者連眼睛都失去了。暴力的到底是哪一方?」

另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明愛醫院醫生,不諱言對警察所作所為的不滿:「我覺得事件發展到現在,很多警察根本完全失控,想找示威者報仇,用不合理的武力控制場面,而不是真正地管理秩序。」醫生表示,自己目睹香港人連月抗爭皆得不到政府正面回應,只感到痛心:「我相信大部分示威者都是和平的。我亦完全不同意林鄭月娥所說,我們的青少年對社會完全沒有貢獻。他們為甚麼至今仍會走出來?就是希望得到適當的回應。」

集會以「香港人加油」的口號作結,一眾醫護人員逐一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以專業知識和操守,以及更重要的,人之所以為人應有的良知服務香港社會。當一度榮獲英帝國「皇家」榮譽,如今聲名掃地,卻依然以手上的火器和暴政的首肯為倚傍,站在港人對面的所謂紀律部隊甘冒千夫所指,為虎作倀之時,沒有埋沒人性的醫護人員站出來發聲,更顯得彌足珍貴。

採訪:梁浩維、張柃

攝影:田俊、林頌華

近三百名醫護人員於伊利沙伯醫院D座地下大堂集會。
醫生手持「香港警察企圖謀殺香港市民」的標語。
有醫護人員於右眼戴上眼罩,為在警察槍口下失去右眼的女抗爭者發聲。
醫護人員形容香港人正在面臨一場人道災難。
明愛醫院同時間亦有醫護人員集會抗議警暴。

9月2日起升級條件將更新 繼續每月撐壹仔 講真心話撐住我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