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盡力支援抗爭者】六一二基金籲求助者申法援 何秀蘭:應先用盡公帑
  • 2019-08-14    

 

「反送中抗爭」踏入第三個月以來,衝突更趨激烈,更多人被捕或受重傷。民間相繼有自發組織,對風波中被拘控者、受傷者、情緒受困擾者提供支援。

其中,「六一二人道支援基金」信托人之一,前立法會議員何秀蘭表示,基金會希望盡可能幫助被拘控人士,度過司法程序,又指網上留言不乏誤會與不準確之處。

「如動輒檢控暴動,我們希望盡量支援。」

然而,早前網上討論區流傳消息,指控「基金」的法律支援部分,只會承擔被起訴者第一次提堂的律師費用,他們往後需使用「基金」推薦的律師,並支付二十萬元擔保金。網民提醒網民警惕,並於有需要時,尋求其他團體的義務法律支援。

何秀蘭回應說,網民的有關指控並不準確,解釋基金不資助私人聘請律師,並協助事主尋求當值律師及法援資助,是希望令更多被檢控者獲得支援。如基金全數資助個別被檢控者聘請私人律師,牽涉金額將非常龐大,可受助人數隨之大減。

「如部分朋友聘請私人律師,基金又百分百全數承擔,很可能基金只能幫助十多人。」

截至八月九日止,基金合計為四百一十一人提供協助,當中有五十八人為已被檢控者;被拘捕但仍未落案檢控者,則有一百二十人,他們皆會獲得法律支援。

何秀蘭進一步解釋,法援屬於公帑,理應先行盡可能使用,以騰出基金資源,讓更多人受惠。她指出包括駱應淦、李柱銘、吳靄儀、潘熙等資深大律師,都會處理法援案件,相信有需要人士能物色合適的法援律師,去跟進案件。

一旦求助者因不同原因未能申請法援,基金將會再提供協助:「如有些朋友無法申請法援需上訴,費用我們會支援。」

同時間,何秀蘭亦透露,基金會已與部分經常接觸社運案件的律師做好溝通,以便有被拘控人士主動接觸他們時,這些律師可再通知基金,以便提供協助。

雖然截至八月八日為止,基金已籌得四千多萬元款項,但何秀蘭稱那在於法律費用而言,為數不多。她以前特首曾蔭權涉公職人員行為失當一案為例,指當時曾蔭權聘用私人律師,最終律師費金額相當龐大:「他聘用私人律師,沒有收足全額,仍花二千萬元以上。」

「如不是法援,或律師只收取『友情價』,法律費用真的可以很龐大。」

何秀蘭承認,若要由「基金」直接資助全數被檢控人士打官司所費不菲。更何況預期往後被拘控人數只會有增無減,加上官司或會涉及上訴、甚至終審,基金難以獨力承擔所有費用。

「我可以說,希望支援大家直至訴訟程序完結,或基金款項耗盡為止。」

何秀蘭強調,基金在法律支援方面的最終目標,是希望協助被拘捕人士,度過全部司法程序。

「如基金耗盡,當然我們有信心香港人會繼續支持,但假如有此一天,那就是我們無法支援的一日。」

對於有保皇黨批評指,基金提供法律支援是「縱容犯法」,何秀蘭則反駁說,治援署為案件被告人提供支援:「政府的法援署又該如何計呢?是否政府帶頭犯法呢?」

「在普通法底下,所有被告人都可獲法律代表,走司法程序,我們正就是做這件事。」

除法律支援外,基金會亦提供醫療支援、心理支援等緊急支援服務。不過,對於近期開始有市民以提供餐券、食物等方式支持青少年,何秀蘭則直言若基金會直接介入這類支援,並不合適:

「我們知道很多市民很有心,希望向年輕朋友提供餐券等,社會上有其他朋友自發組織實行,所以基金不會牽涉在內。」

關於律師費用問題,本身是大律師的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解釋,提堂程序通常在裁判法院進行,由當值律師處理,未到法援資助範圍。至於個別大律師收費,則需乎其本身年資、案件性質等多個因素而定,不能一概而論。

另外,對於警察開始有濫捕市民傾向,陳淑莊提醒一旦不幸被捕,需留意以下各點,以保障自身利益:

1. 保持冷靜,盡可能記住被拘捕時間、地點、拘捕人員身分。

2. 確認拘捕人員有否作出警誡。

3. 警誡後可第一時間要求見律師,亦有權保持緘默。

4. 留意警員有否作出威嚇、武力行徑。

5. 被拘捕、扣留期間遇有不明白情況,應即向警員查問,並非「阻差辦公」。

6. 遇有不了解內容的文件,在獲得法律意見前,切勿簽署。

7. 遇有警員作出不當行為,盡可能記住涉事者編號、容貌等資料,以作跟進。

採訪:忻肇康

攝錄:林金展

9月2日起升級條件將更新 繼續每月撐壹仔 講真心話撐住我香港!